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六十八章 符医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仙师...

    穆丰双眼微眯,仔细打量着这两位道者。

    两位道者,一位中年,一位青年,灰色的道袍已经很是老旧,袖口磨损的厉害,衣襟胸口补丁叠着补丁,看着很是寒酸。

    可当他们走过来时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很多人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拘谨,一丝尊敬。

    中年道者率先走了过来,俯下身观察着挑夫受创颇深的脸。

    青年道者紧随其后,将木箱放下,打开。

    “忍着点...”

    中年道者伸手按在挑夫的左眼,然后不待挑夫回答,手就试探着按了按。

    “啊!”

    挑夫疼得向后一缩。

    “还好,眼睛问题不大!”

    中年道者有些庆幸的点点头。

    “清水,回春符!”

    道者头都没回,手向后一伸,要了两样东西。

    青年道者利落的从木箱中取出一只瓷碗,外头看了一眼。

    “有水,有水...”

    旁边一间店铺内老板急忙接过瓷碗,也不用旁人,亲自跑回店铺盛了一碗又小心翼翼的跑了回来。

    道者一手接过水碗,端正。一手接过纸符,摆在碗上。

    手在空中一展,抖手间,纸符‘呼’的一下燃起。

    瞬间,纸符燃尽,化为灰烬落在碗上。

    穆丰眉头一紧,符术啊...

    “要吃符吗?管不管用啊!”

    苏风凑了过来,贴着穆丰肩头把脑袋探了出去。

    “不知道,看看吧?”穆丰想了一下道:“他们有可能是苦行道人,符术还有点意思!”

    “是吗?”

    苏风眨了眨眼睛,苦行道与一般炼气士、金丹道不同,善于弄符,如果是真传还真有点道行。

    “黄天将死,苍天将生,混沌崩乱,苦行入世!”

    道者一声偈语,然后将符水淋在挑夫创口之上。

    “啊!”

    挑夫感觉脸上一凉,顿时吼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他的脸上飘起一层青烟。

    青烟带着浅浅的红色,传来一阵腥臭的血腥味道,飘散很远很远。

    然后,挑夫脸上的肿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抚平,直到跟正常肌肤一平才停了下来。

    道者把剩下半碗回春符水递给挑夫,让他将符水服下。

    这一次,效果更加明显。

    挑夫从地上爬起,咧咧嘴巴,拧拧鼻子,挤弄挤弄眼睛,发现无一不适时,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

    “哇!!!”

    全场震惊,因为展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张正常的脸,以及一双没有一线血丝,浑浊的眼。

    若不是刚才他那副凄惨模样还清晰的留在脑海里,真会以为这个人不过是跌了一跤而已。

    那平整的无一丝伤痕的的脸还有眼,那里是刚被人狠狠的差点抽成残废的人。

    群情激动,尽皆呼叫起来:“黄天将死,苍天将生,混沌崩乱,苦行入世!”

    “黄天将死,苍天将生,混沌崩乱,苦行入世!”

    场面极其热烈,声音传出半条街都轰动起来。

    苏风惊骇了,一把拉住穆丰的胳膊摇晃着追问:“了不得,了不得。苦行道的符术,这么厉害吗?”

    穆丰阴着脸点了点头:“这道者,修为高深,苦行道里最低也是祭师,羽士真人。”

    “祭师、羽士!”

    苏风有些惊讶的低呼一声。

    羽士真人是天罡境道人,祭师却不一样,他是职位,看的是道法高低。一般道家流派能占据这个位置的多事主持,掌门,基本都是太玄境。

    这位道者只是天罡境的羽士,却拥有祭师级别的道法,显然在苦行道里地位极高,不能不让苏风惊诧。

    而这位道者的确不凡,二楼上苏风一声低微的惊诧,他竟然清晰入耳,在全场轰鸣中扭过头,斜斜的向上一望,顿时看到穆丰微笑的脸。

    道者一呆,眼中闪过一抹惊异,连忙回头,轻轻扯了扯青年道者的衣袖,示意他将木箱收起。

    然后道者转过身,微笑着向周围人们示意,两人从人群自动分开的通道中离去。

    苏风望着道者的背影,开始有些狐疑,随后看着穆丰了然道:“穆大哥,他认得你?”

    穆丰向后退了一步,将窗户关上,才笑道:“顾及是张姒跟他们说过我。”

    “谁...”苏风骇然,失声叫道:“苦行道君张姒!!!”

    穆丰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点头道:“嗯,就是他。”

    苏风倏地一下靠着穆丰坐了下来,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了过来,热切的看着穆丰道:“穆大哥,认得张姒,还是...”

    穆丰道:“见过一次,动过手。”

    “什么?”苏风的声音瞬间拔高:“和张姒动过手,那可是五大道君之一,苦行道主啊!”

    穆丰笑道:“张姒能名列五大道君,是因为他道法高深,而不是武道修为。苦行道主是身份,同样不是比武道修为。”

    “额!”

    苏风有些晕,他只是知道苦行道君张姒,名扬九州数十年,一举一动天下无不侧目,至于原因,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他是老牌太玄大能。

    哪知,今天听穆丰解释才知道,其中因由。

    穆丰叹息一声,伸手指了指窗外道:“看到刚才那两位苦行道人了吗?仙师...”

    “仙师...”

    苏风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

    穆丰点头道:“天下五大道君,张姒名头最大,广为人知。可实际他应该列五,或者说因为苦行道声势太烈,没人敢挑战于他,他才站住的。”

    苏风眉头一蹙:“那个,穆大哥的意思是,张姒有些名不符其实。”

    穆丰颔首:“张姒显赫的背后,依靠的是苦行道。其实来说,他的心太杂,太野,也太大。身为道君,身为太玄大能,大部分的心力都用在杂事之上,可正是他兢兢业业几十年,才为苦行道营造如此庞大势力。”

    说着,穆丰又深深叹息一声,因为他从苦行道君张姒身上看到上一世,三国时期的大贤良师天公将军张角。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模式,借道行走,以符水、咒语,为人治病。并以此为掩护,广泛宣传《苦行道经》中关于反对剥削、敛财,主张平等互爱的学说、观点,深得黎民百姓的拥护。

    “这般模样遍布九州,谁人敢动苦行道君。而我到想问一句,苦行道到底想干什么?”

    穆丰呆呆的看着窗外,虽然这里是二楼,虽然窗户紧紧关闭,可楼下七嘴八舌的议论、称赞声还是传了进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