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五十九章 回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用过早餐,略作憩息,穆丰一行继续开始他们的行程。

    浮黎山百里隘道是他们面临的第一道关卡,全程四五百人的围追堵截,几乎是一州三府能调动的所有力量。

    想来下一段时间,他们能清闲一些。

    不过也不能太过放松,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两个独行客出现。穆丰对七彩魔域如何重视都感觉不为过,因为他们实在太强大了。

    现在只是打他们一个出乎意料,等七彩魔域反应过来时,能派出几个太玄大能都不好说。

    现在洗漱、用餐、憩息都是为了下面更好的赶路。毕竟,即便是马王,经过那番激烈的厮杀也会感到劳累。

    果然,经过短暂的休息,三匹战马恢复了精神,策马扬蹄速度倍增。

    山路难行指的是山路,等他们翻越浮黎山百里隘道后,一马平川的大平原,任凭三匹战马飞驰电擎般奔跑也无颠簸之感。

    荒凉的原野一片灰白,太阳升起,暖暖的阳光照射,薄薄的雪层开始融化露出下面灰绿的颜色。

    此去剑川郡,路途遥远,有山有水有城镇,也极有可能会有大军阻拦。

    “万羽山、枫叶森林、雁州途安府,双黎山、落迦河,然后踏过枷锁关才走进济州龙眠城,距离剑鸣山庄不到千里。”

    苏风在车辕上简单画了一下,他来的时候就是按照这个路线来的,回去自然也知道这一条路线。

    “当然,数万里路程,可以行走的路线有无数,这条路线恐怕早被老笔斋的人控制住了。”

    苏风的手在车辕上一抹,将指印抹去。

    穆丰眨了眨眼,笑了:“这是最快的路线吗?”

    苏风一愣,随即道:“应该是最快的路线。”

    “那就走他了。”

    穆丰手一拍,有了决断。

    “这条路...”祁墨哑然,道:“拦截的人最多吧?”

    穆丰一笑:“如果老笔斋人不掌握这条路线,他是最快的。如果掌握了,一开始也许拦截的人最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路极有可能是人最少的一条。”

    苏风、祁墨同时一愣,默默思索,随即恍然。

    穆丰这个选择针对的是人心。

    老笔斋如果知道苏风他们来时的路线,的确会针对着布兵。可随着穆丰他们的前进,就像苏风槊的那样,可选择的路线有无数条,谁能肯定穆丰就傻傻的按照那条线路去走。

    万一他,半途换道了呢?

    所以,越到后半程,他们越会多疑。

    疑神疑鬼的情况下只要穆丰他们稍一脱离掌控,就不知道向哪里分兵了。

    这条路,在这种情况下,相反是最佳选择。

    “穆大哥,你会把他们玩死...”

    祁墨憨憨的一笑。

    穆丰拢起大夏龙雀,静静的坐在车辕上,不再说话。

    “我去侍候二哥用药,你看看,准备点啥吃的。”

    苏风转身走进车厢,拎起药壶叫了祁墨一声。

    “哈,你这小身板不错呀,恢复得越来越好了。”

    祁墨跟在他身后,抬手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

    苏风得瑟的扭动腰肢笑道:“咋说也是跟二哥连过几天的人,小伤小病的没啥大不了。”

    “得瑟...”

    祁墨笑着翻了翻床底,左扒拉一下右扒拉一下,撇了撇嘴。

    “穆大哥,没啥吃的东西,下一个村子得补充点补给。”

    “嗯!”

    穆丰在外面闷闷的应了一声。

    下一个地方...

    穆丰缓缓抬起头向远处望去。

    一马平川的官道,逶迤蜿蜒望不到头,穆丰他们一气奔跑几十里,都不见有一处人烟。

    隆冬季节,幸亏有冬雪覆盖,要不然按照他们速度奔行,必然烟尘蔽日,尘土飞扬。

    这里说是官道,其实并不是官家修筑的青石大道,仅是因为人们行走多了,千百年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拓展成宽阔的道路。

    道路很宽,也很平,战马拉着车厢感觉不到太大的颠簸,甚至穆丰三个人在上面随着颠簸摆动,有种悠车的感觉。

    “幸好被褥铺的厚,要不然二哥有的罪受了!”

    苏风端着空碗从后车厢走出来,眼中带着点点红润,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调侃一句。

    祁墨把这悲伤看在眼里,不过他却转过身,抽出一条腊肉,状做随意道:“我到不担心二哥遭不遭罪,而是担心他的伤会不会受到影响。”

    说完,两人同时看向车辕。

    风,瑟瑟的打在车帘上,他们的话顺着车帘的缝隙传到穆丰耳中。

    穆丰没有回头,淡淡的道:“能有什么影响,不要把太玄大能看的那么脆弱,你们不适应,他也会适应。”

    苏风眼眸一亮:“二哥的伤,没有影响?那,那他怎么还不苏醒过来。”

    穆丰道:“那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二哥伤势太重,在他知道现在安全,陷入似有意似无意,自呼自吸,阖辟自然的空忘之中。这是一种定,不是昏迷。”

    “定,入定...”

    苏风、祁墨同时一呆,感觉有些懵。

    穆丰道:“神守玄关一窍,凝神调息,调息凝神,以心调息,以息制心,心息相互钳制相依于身外虚空之中,二哥这是进入心息相忘,神气合一之虚境。入定的至高境界。”

    “至高境界!!!”

    两个家伙再度低呼一声。

    穆丰道:“此时二哥别看状若平静,其实他五气调元,正在调动心火、脾土、肝木、肾水补给肺金。”

    说完,他轻笑一声道:“这点颠簸算什么,经过一昼夜的调和,现在二哥已经度过最最危险的时期,否则我能让马车跑的这么快。”

    “哦,也是...”

    两个家伙点头赞同。

    穆丰对苏雷身上耗费的心血可比他们多多了,比苏风这个亲弟弟都要亲。

    但有一点对苏雷有所伤害的事情,他都不可能去做。

    穆丰也笑道:“别看二哥现在入定中,可要有一点杀气沾染,他立刻可以暴起伤人,些许差一点的太玄都不够他一拳杀的。不过那样,对他根基的伤害很大,我不会允许他们出现。”

    “什么,这样还能暴起杀人!”

    祁墨咋舌。

    苏风双眼一眯:“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