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五十八章 憩息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浮黎山在雁门关北,是雁门关的雁的右翼。

    穆丰一行顺着浮黎山北行,穿过百里隘道向东行驶,然后又沿着浮黎山余脉向北行去,直到他们来道那条尚未冰封的小河畔才停了下来。

    苏风端着药壶来到河边,破开冰面仔细的把药壶里外洗个干干净净,又盛了一壶冰水走了回去。

    祁墨将马车固定,牵着三匹战马来到河边,借着战马饮水的时候把它们从上到下洗漱一遍。

    虽然马车绕着战场行走,小心小心再小心,仍然避免不了马蹄车轮沾染血迹。

    再祁墨打水洗刷车轮的时候,穆丰提着大夏龙雀槊来到顺林旁。

    他解开锁链,铁锁又如灵蛇般缩回袖内。这个时候才看到,锁链内的树杆七裂八瓣的不成样子,甚至靠近槊头部位几乎断裂,将槊头和槊杆分成两半。

    普通的树木的确不适合制造兵器。

    穆丰叹息一声,提起大夏龙雀就地一劈,地面瞬间裂开一挑一丈多长的裂缝。

    数百人围攻中,即便穆丰再如何小心也避免不了兵器间的撞击。

    穆丰小心翼翼的捧起枪杆,放入裂缝中。

    “穆大哥是在葬兵吗?”

    祁墨拍着被冰得通红通红的手,走到苏风身旁低声问了句。

    苏风一脸正色,点了点头:“遵循古礼的武修都会视武器为生命。武器殒落了,自然要安葬”

    祁墨有些激动,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到穆丰身后站立,笔直的站立。

    穆丰伸手将裂缝抚平,站起身看着祁墨:“这是第三柄兵器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祁墨哑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其实这话穆丰是在和自己说的,并不是要祁墨回答。

    “第一柄是金乌障刀,那是柄好刀,可惜千古名器葬于我手。”

    穆丰眼眸中闪着精光似乎又回到龙尾山,回到斩杀疾风大将时的场景。

    天雷震震,大日凌天。

    “第二柄是錾金虎头枪,天涯内域的枪杆,中州秦家秘藏的枪头,是柄好枪。我亲手炼制的,可惜,还是损在我手里。”

    穆丰想到桐城关前最后一战的景象,如果不是自己果断,舍出了錾金虎头枪,殒落的恐怕就是他了。

    “这是第三柄了,幸好还保留了一半给我。”

    穆丰抱着大夏龙雀走回车上。

    祁墨和苏风也牵着三匹战马套在辕上,驱赶着继续向北走去。

    马车上,苏风燃起火炉继续煎着药,祁墨靠在车门,迎着凛凛寒风,小心的提出自己的疑问。

    “穆大哥,为何你不使出太玄大能的手段,而是要与那些人近身搏杀呢?”

    祁墨小心的看着穆丰。

    穆丰一笑:“你以为太玄大能的手段是什么,是一刀断海,一剑分山吗?”

    祁墨尴尬的一笑:“我也不知道,反正对我父亲的印象就是,天罡境在他面前就跟小孩一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看苏二哥和雷帝交手的样子好像也能轻易扫到一大片。”

    穆丰一点头,道:“你说的也没错,三五个或十个八个天罡境,在太玄大能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可是人上一百,就完全不同。若是有军阵相助,都不用那么多,二三十个天罡带上二三百个真元境,不知深浅的话太玄大能也会折损里面。”

    提到军阵,祁墨和车厢里的苏风瞬间想到那位银盔将军喊过的七绝六花阵

    那不就是军阵吗?

    不过似乎按他的说法,因为穆丰冲杀的原因,七绝六花阵并未布成。

    穆丰知道他们是如何想的,顺着他们的心意点头道:“我若升入天空,他们可以轻松的布下七绝六花阵,互相僵持在那里,你们就危险了。可惜,我并未能让他们如意,找找切在阵眼,让他们无法成阵。至于冲锋厮杀,我还没惧怕过谁!”

    祁墨两人就是一呆,事情似乎与他们想的并不完全一样:“那个,穆大哥,军阵还能抗衡御空的太玄大能?”

    “为什么不能?”

    穆丰反问了一句。

    “这”

    两个家伙有些赦然,因为军阵恰好是他俩所不熟悉的地方。

    穆丰淡然道:“军队之所以能够制衡武修,靠的不是人数更多的修身境,也不大量的真元境,而是因人成阵,凝气成势的军阵。”

    他伸手点了点道:“这个气是士气。凝气成势,聚齐成型,铁血军魂可控方圆天地之大势。”

    他又道:“你们知道,太玄境之所以能飞天遁地,是因为他们可以身合天地,打破内外桎梏,借天地之势而飞天。可若太玄大能在不知的情况下进入军魂所控范围,一旦破了天地之势,都会从天跌落,成为鱼肉。”

    苏风、祁墨脸色一遍,想到身体玄元失衡的太玄大能跌进布满刀枪的军阵,那局事绝对不容乐观。

    穆丰又道:“你们也应该知道,太玄大能即便能够身合天地,也仅是能够自如飞天,并不能御空而战。飞天入地杀人,凭借的也仅是速度带来的攻击力,而并非本身元力。这种力量斩杀十人也就到了极致,更多的只会让元力逆乱经脉,反噬自身。”

    “竟是这个样子”

    苏风、祁墨对太玄境又多了一分了解。

    穆丰点头道:“的确如此,所以蹑空而战,倒不如近身厮杀。有太玄境的神识相助,太玄大能根本不惧任何暗箭伤人,相反攻防耐力更是天罡境所无法比拟。”

    穆丰伸手点着他俩道:“武修两大关卡,一出一入天壤之别,一个是修身境突破到真元境,一个就是天罡境突破到太玄境。真元境的变化就不去说了,单说太玄境的变化,一旦突破神识孕出从此不惧任何暗算。否则,即便你天罡大圆满,没有防备时致命要害也不比普通人多出一层防御。一个不会武功的小二,背后一刀同样能取你性命。”

    “什么?”

    两个家伙有些不敢相信抬起头。

    穆丰伸手指了指祁墨的软肋,斜上比了一下,冷然道:“一个能完美隐藏杀意的修身境杀手,闹市中杀你不比杀鸡多费多少力气。”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