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大幻似真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包诸有而无馀,生万物而不竭。【】

    天地虽大,能役有形,不能役无形;阴阳虽妙,能役有气,不能役无气;五行至精,能役有数,不能役无数。

    《紫清指玄集》中玄关显秘论说的好。

    诸有、无余,生万物、不竭。

    有形无形,有气无气,有数无数。

    一切尽在有,而不在无。

    雷帝乐衍一切功法都在与有,一拳一脚,一举一动,所以他的攻击生生不息,鲜有人能在他至刚至猛至阳的攻击下屹立不倒。

    可惜,世间一切事过犹不及。

    一味的开拓,不懂得有张有弛,会不能持久,这也是所谓的刚而不久,刚则易折。当然如果处处收敛,也是固步自封。

    苏雷的修为虽然比乐衍稍弱,可他对拳法的理解却在乐衍之上。拳法境界达到融会,近乎大成之境。

    浩然如大日的功法被他融合风意、水境,硬生生练成阴柔。

    借有形而役无形,借有气而役无气,借有数而役无数。

    不滞于空,不滞于无,空诸所空,无诸所无,至于空无所空,无无所无,净裸裸,赤洒洒,则灵然而独存者也。

    穆丰长长吁出一口浊气,怅然而道:知心无心,知形无形,知物无物,超出万幻,确然一灵。古经云:生我于虚,置我于无。

    右手陡然向道旁一甩,刷的一声,一点寒芒随长索而出,闪电般的在道旁一点而回。

    啊!!!

    道旁一声惨叫,嘶声裂肺,划破空间。

    紧接着十几道人影蹿了出来,黑着脸向车厢扑来。

    “怎么了!”

    祁墨嗖的一下蹿了出来,手持长剑,慌张的向两旁看去。

    “没事,你去后厢看着去。”

    穆丰回手一按,啪的一下将祁墨按了回去。

    身子一翻,啪的一下坐在车厢之上,大夏龙雀横担双膝。

    两条铁锁顺着袖子飞出,虚幻的在空中颤抖,画出一个又一个圆圈。

    长刀所向,虚空而过,他们赫然发现,双眼所见,一切都是虚的。

    可是在长刀落空之后铁锁又轻轻的将他们的头颅摘下。

    实则为虚,虚者为实,虚虚实实谁又能猜得出。

    “对,就是这样,不滞于空、不至于无,空诸所空,无诸所无。”

    黑索如蛟龙般在空中飞舞,任凭十几个人长刀长剑漫空斩去,却没有一个人能碰触到任何一点。

    目之所见,一切尽在,又一切仿佛于无。

    “鬼呀...”

    有人惊呼一声,想要退却,可那飘渺于无的锁链偏偏又化为实物轻轻将他们斩成两半。

    马车奔行,两条锁链逶迤再后,转眼间马车飞出百丈,后面十几个人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立。

    车窗处,祁墨、苏风呆呆的看着,全都说不出话来。

    “空无之道...”

    两人呆呆的抬起头,耳边传来穆丰畅快的笑声,还有不滞于空那几句偈语,低呼一声。

    苏风看着祁墨一脸茫然,呆呆的样子,忍不住低声轻语道:“这是超过意境之上的道真至理。”

    “道真至理?”

    祁墨看着苏风有些迷惘。

    苏风也有些苦恼,挠了挠头,道:“我也不是太懂,是在大哥二哥聊天时听到的。他们说天罡境要领悟意境,太玄境要领悟道真,在其上是至理,凝魂境领悟大道至理。”

    祁墨茫然的摇了摇头:“听不懂。”

    苏风耸了耸肩头道:“我也问过,只不过大哥他们说,我知道这些还太早。后来二哥说过,道真在意境之上,算是意境本意,也就是说:意境为何而来。至理则是意境是怎么来的。”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车厢口,穆丰的话突然传了进来。

    苏风、祁墨两人对视一眼,然后迅速从里面跑了出来。

    “前辈...”

    “穆大哥...”

    苏风、祁墨两人几乎同时说话,可话一出口,祁墨立刻狠狠的瞪了苏风一眼。

    “我也没办法...”

    苏风耸了耸肩头,祁墨一把捂住了脸,他也没办法。

    “好了,都没差几岁,叫什么前辈。”

    穆丰揉了揉脸,这个地方,差一个等级就能差一个辈份,他也没办法。

    “也是,我们是哥俩。”

    苏风凑在穆丰身旁坐了下来,一对贼眼小心翼翼的瞄着他的双袖。

    那是两条黑索,漫天飞舞,似梦似幻间斩人首级,太漂亮了。

    穆丰一笑,袖子一收,露出缠在手腕上的铁锁细链,看着苏风道:“我们也是哥们。”

    “嗯嗯!”

    苏风连连点头,祁墨跟在后面满脸笑容的跟着点头。

    两个人都对刚才突然间发生的偷袭没有在意,能被穆丰轻易扫清,显然老笔斋被他们突然离去打个措手不及,来不及调动高手前来,一群虾兵蟹将别说穆丰了,就祁墨都不会在意。

    当然,他们也会不就此放下戒备,未来的路上,高手会逐一出现,大战还在后面呢!

    不过无论如何,暂时他们还是安全的,尤其越到后面事情越复杂。

    再过几天,苏雷的伤势有所好转,他们应付起来越轻松。再说,苏家也不是可以小觑的,随着时间推移,前来迎接的高手也会逐一来到。

    现在比的是快,谁的来援快,谁就占优势。

    这是以后的事情,对于武修来说,真正吸引他们的还是穆丰那似虚似幻般的手法。

    老笔斋能放出来出手的,即便修为差些,但也绝对差不到那里。毕竟他们是阻拦穆丰一行,而不是送死。

    却那里知道出来穆丰这样一个人,漫天飞舞的锁链任凭他们随意挥舞都摸不到一根。这是什么功法,什么修为?

    “大幻似真!”

    穆丰笑着一动手腕,两条黑索如灵蛇般在苏风祁墨眼前转动,任凭他们伸手捕捉,嬉笑玩耍。

    “似有相,似无相,虚实二相,大幻似真!”

    铁锁在二人眼前一停,穆丰伸出手拂在铁锁顶端,手指一点一点的点动着锁链。

    “心感物,不生心生情,物交心,不生物生识。物尚非真;何况于识;识尚非真,何况于情。”

    苏风眼神有些呆滞,口中低声喃喃道:“心、物、物尚非真,识尚非真。”

    穆丰颔首:“心之所之,则气从之,气之所之,则形应之。犹如太虚于一碗中变成万物,而彼一碗不名太虚。我之一心,能变为气,能变为形,而我之心无气无形。知夫我之一心无气无形,则天地阴阳不能役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