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四十九章 苦涩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声音未落。

    雷帝乐衍无暇思索,身形半旋,整个人被苏雷重重一掌击飞。仿佛破布一般腾空而起,然后他还想扭腰拉胯控制身形。

    可惜现在不是和谐的切磋,而是他挑起的最残酷最残忍的称号之争。

    苏雷一个跨步跟上,侧掠而起,猿臂长伸,紫气生雷。精准的如同生有眼睛,带着一股呼啸,奇疾无比的印在乐衍腰椎。

    “大帝...”

    浮丘峰下,霹雳、闪电嘶声裂肺的叫着,人也向上涌起,想要接住腰椎被苏雷一掌折断,全身无力向千丈高峰下跌落的乐衍。

    可是,太玄大能的掌力击在太玄大能身上,威力不显,落到天罡强者身上却是他们无法承受之重。

    在浮丘峰半山腰处,霹雳闪电一跃而起将雷帝乐衍接住。

    紫色闪电缭绕两人身上,一闪一痉挛,两人瞬间筋骨酥软,无力颓然。

    啊啊啊啊....

    两道惨叫脱口而出,乐衍的身躯顺着霹雳闪电两双手臂间脱落,坠石般倏然而下。

    “唉,都完了...”

    穆丰长吁一声,双脚一跺长身而起,直上箬帽尖。

    “乐叔...”

    又一个撕裂般的声音从浮丘峰山脚传来。

    玉掖容张着嘴,目光呆呆的看着上面,然后又僵硬的转动脖子,向山脚下的惨叫声处望去。

    花夕野、祁墨几乎同时转过头去。

    关绝,他的脸在三人眼中一闪而逝。

    阴险毒辣的目光瞬息印入他们的眼睑,让他们的心猛然一抖。

    紧接着,丛林荫荫,关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

    花夕野哑然,看了玉掖容一眼。

    玉掖容深深吸了一口气:“雷帝乐衍是关绝请来的,跟玉家无关。”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昂然着头,余光低垂扫过花夕野的脸。

    “你爱信不信...”

    说着又扭过头看了眼黄山剑派浮黎公子祁墨。

    他这话看似是与花夕野说的,实际是讲给祁墨听的。

    可惜,祁墨没有在意玉掖容在说什么,他正抬着头看向箬帽尖。

    “雷王...”

    玉掖容、花夕野的心一跳,同时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箬帽尖。

    箬帽尖上,穆丰一把抱住苏雷,身子一飘横在空中。

    苏雷还要挣扎,穆丰就轻轻的吐出苏云二字。

    瞬间,苏雷不再闭气,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个多时辰,太玄大能间的对轰,是绝对的硬抗硬。

    没有人会感觉太轻松,雷王苏雷也是一样。

    如果战斗未停,两人还在继续,苏雷还能硬撑。

    可当他把乐衍轰下箬帽尖,已然胜利后,再遇到一位貌似熟人的太玄大能,苏雷这口气泄了出去,一直憋在胸口的血也终于喷了出来。

    淤血,强硬的憋在胸腹不是好事,滞淤在那里只会让伤势越来越重。

    喷出去虽然也会大伤元气,但总比憋着强。

    穆丰抱着苏雷飘飘然落了下来,看着苏雷苍白的脸色,以及近乎昏迷的神志,花夕野和祁墨心忍不住一揪。

    雷帝乐衍,遍数九州谁人敢说他是弱者。

    若是搏命厮杀,伤轻伤重还不好说,硬憾对轰,绝对没有轻伤。

    穆丰的手按在苏雷命门穴,一股醇厚玄元度了过去,轻轻的护佑苏雷的脏腑。

    “伤到肺脏了!”

    玄元过处,穆丰的脸色就是一变。

    花夕野三人脸色也是一变:“那如何是好...”

    穆丰深吸了一口气:“苏风在那里?”

    他的目光落在祁墨身上。

    祁墨毫不犹豫的回道:“三百里外的承天府。”

    “走,去承天府。”

    穆丰看了一眼玉掖容。

    玉掖容高昂的头终于垂了下来。

    他在高傲也知道深浅,更别说一尊太玄大能在他眼前。

    不管他的家世还是势力,对于年轻的太玄大能都不算什么,除非他是中州玉家。

    “一起去吧,玉哥儿毕竟跟苏风没仇,惺惺相惜。错都是老笔斋的。”

    玉掖容咬着嘴唇说了句软话。

    穆丰的目光又回落在祁墨身上:“走吧。”

    祁墨点点头:“雁门关六扇门传过话的,知道是老笔斋捣的鬼。”

    说完,率先腾空而起,掠着岩石向山下纵去。

    天罡境强者虽然不能完全腾空,太高的地方轻功不足的话,也无法自如飞行。但三百里山路,对他们来说还很轻松。

    一路直行,穆丰在天空飞遁,三个家伙低头奔行。山雾随着他们的身形逐渐淡薄下来,直到一丝不见。

    “雷帝殒落了...”

    山边出,穆丰突然落下,淡淡的说了句。

    “什么?”

    三个家伙身形陡然而止,呆呆的扭过头向大山深处望去。

    “不过他不孤独,还有霹雳闪电两位追随陪伴!”

    穆丰低声叹息,再度飞遁空中。

    “殒落了...”

    玉掖容慢慢的扭过头,双眼直直的看着祁墨。

    祁墨张了张嘴,一丝苦涩在他脸上滑过,然后随着头颅抬起,嘴又闭上。

    “唉...”

    玉掖容叹息一声,声音里带着无尽的苦涩,转身,腾空而起,掠着山边高耸的古木树梢猛烈的飞行起来。

    花夕野看着他俩也有些无奈,抬手拍了拍祁墨的肩头,纵身而起,追着玉掖容的身影而去。

    “称号之争啊,我也不想,可惜,没有人能退却!”

    祁墨也有些无奈,他不想跟玉掖容争,同样他也知道,玉掖容也不想跟他争。

    原本他俩还一个不服一个,可是再看到强大的如同天神一般的雷帝乐衍因此而殒落,同样强大的如同天神一般的雷王苏雷重伤再身,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过来。

    他俩都有些胆怯,甚至有些惧怕。

    要不然,一向霸道,嚣张跋扈的玉掖容哪能与他和平相处。

    可是,武修、武林人、江湖人,能说胆怯吗?

    能因为惧怕就不争吗?

    尤其让他们感到为难的是,浮黎公子称号之争经此一战必然会传遍江湖。

    世人都知道的事,已然不以他们的意志力为转移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句话第一次在玉掖容、祁墨两人身上体现出来。

    玉掖容紧咬着嘴唇。

    丝丝痛楚过后,一抹苦涩在心头泛起,一抹腥甜在口腔中弥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