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妙的感觉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十二月的天已经很冷了,皎月下万里荒寒。

    深夜,天地仿佛都因寂寞改变了颜色,空虚苍凉。

    夜已深,新月如钩,淡淡的照在冰冻的官道上,泛起一抹诡异的白。

    一眼望去所有的一切都发出一抹灰白。

    苍白、灰白和漆黑的夜有时代表的就是死亡。

    穆丰不喜欢杀人,非常的不喜欢,甚至到了一种厌恶的感觉。

    不是他心慈、心善,而是他杀的人太多了,多到麻木,麻木到了极点就会生厌。

    所以,除了战场,他很少杀人。

    就像刚才,两匹青马横冲直撞而来。

    午夜,官道上空无一人,策马狂奔顾及不到路人,其实很容易让人原谅。

    可是这两个人偏偏蛮横无理,撞到人不算,还要杀人,这花夕野岂能饶他。

    世家子弟本性如此,原本花夕野还算不错的,有些人无视还要生非。遇到这样的事岂能放过,立马三拳两脚把他们打倒在地。

    抢过两匹马,穆丰花夕野两人倒是舒服好多。

    浮黎山,穆丰两人不知道怎么走,否则飞行要快许多。

    不过即便是快走,穆丰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苏风那几个人,雷帝几个人,三方人马都不认识,怎么走怎么追,追上如何处理,不能鲁莽。

    想了又想,大半夜的还不如慢慢乘马而去,赶上什么机会再说。

    月朗星稀风高气爽,初冬的冰冷对于武修来说不算难以忍受,甚至凉爽的风吹来,还很舒服。

    “那两个人是雷帝手下吧?”

    沉默半晌,穆丰突然问了句。

    “应该是,雕鞍上有雷帝铭刻。”

    花夕野也没想隐瞒,因为他并不是张扬的人,不能被人冲撞就大打出手。他这样的人,只要出手必有缘由。

    穆丰默默思索道:“雷帝应该是玉掖容找来的吧,针对的应该就是雷王苏雷。”

    花夕野点头道:“应该是,不过他没有想到雷王带来黄山剑派的浮黎公子。”

    穆丰笑了:“有意思,一个雷帝,一个雷王,还有两个浮黎公子,这事事都出人意料,搞不好会闹大。”

    花夕野脸色也有些凝重,因为武修中最怕的就是这个。

    名号冲突,往往都会引发致命决战。

    雷王雷帝同系相争是一种,浮黎公子这种相同称号是一种,还有含龙含虎称号的遇到屠龙伏虎这种相克称号是一种。

    有些人心胸宽阔,知道都是无意中的巧合,不算个事。

    可还有一部分人心胸狭窄,对这些分成在意。雷帝就是此中佼佼者,蛮横跋扈,不可一世,他所知道的武修,叫什么雷都可以,称王称霸不行。

    纵横江湖数十年,不知道有多少雷神雷王折在他手中。

    雷王苏雷出现,这个称号也犯了他的忌讳,依他的秉性恐怕早有图谋。

    即便不敢打杀苏雷,也得逼他把称号改掉。

    雷系,只能是他雷神为尊。

    “雷神乐衍,呵呵...也是个妙人...”

    穆丰手托着下巴,笑了。

    这种专横跋扈的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屹立不倒,说他是个莽撞人,那绝不可能。那么,他依靠的是什么?

    这很值得人探究。

    武修什么都争,争资源、争势力,无论是神兵利器还是武功秘籍,金钱宝藏,乃至虚无缥缈的名望。

    无缘无故的杀伐指定不行,像九方阴那样,必然会受到强者的围剿。

    所以,不管实际你是怎么想得,一个完美的借口是必须的。

    称号之争,自古就有,是名望之争中最好不过的借口,也是名望之争中死伤最重的一个。

    武修都好脸,习武之人性子也是最烈。

    一个名号,代表的也是这个人,有时候名望扬出去,江湖人都只记得称号,而不知道本名。

    所以,硬让人更改称号,就是死仇。

    穆丰吁了一口气,双眼微眯起来。

    这个时候,挑起雷王雷帝称号之争,欲夺雷系第一人。

    两位浮黎公子相遇,又一个逃不过的名号之争。

    穆丰仰起头,眺望天空皎月,仿佛又看到苦行道人的笑脸。

    一阵冷风吹过,星星点点的白芒从天而落,花夕野感觉脸上一凉,不由抬起头。

    “下雪了...”

    “下雪了...”

    穆丰的手在空中拂动,一点一点的点动着空中漂浮的雪粒,直到手指尖有湿湿的感觉才收了回来。

    “这场雪下的不好...”

    穆丰看着地面浮起一层白,白毛一样的贴在地面。

    “我也不喜欢,今天不喜欢!”

    花夕野仰着头任由雪粒飘落满脸,感受着脸上冰冰凉凉的感觉,最后摇了摇头,吐出两个不喜欢来。

    应该是六感敏锐的原因,穆丰的神识在魂海中不停的抖动着。

    那是一种危险感觉,只不过危险针对的不是他。

    就是因为这个让穆丰感觉异常烦躁。

    抬手拍在马臀上,青马扬起长腿,猛地向前一窜,速度迅速提升。

    花夕野愣了一下也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他似乎从穆丰身上感觉到一点不妙,从降雪开始脸色就阴沉下来不见一点笑容。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青马都仿佛化为两道闪电,速度激增,向前飙进。

    一路没有停歇,两人两马从深夜一路飙到东方泛白,看到远处苍莽青山才缓缓停下。

    青马雾汗蒸腾翻着白雾,肌肉颤抖着,不停打着响鼻。

    “前面就是浮黎山吗?”

    花夕野低低的问了一句。

    穆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

    两匹青马仅是普通良马,既不是异兽也不是顶级宝马,奔腾的速度再快也是有限。

    半夜狂奔能跑多远。

    望着乌蒙蒙的山,穆丰似乎心情舒畅了几分,驾驭着青马来到一个小村旁。

    这个时候,轻快的人已经起来,打扫着铺满雪粒的院落。

    穆丰找个老汉问询下浮黎山。

    此山果然不是浮黎山,甚至此地距离浮黎山还有数百里路程。

    穆丰有些心急,拉着花夕野飞身跳到天空。

    隔着眼前这座山峰,两人向西北眺望。

    那里有一座更加高大,隐藏在山岚云雾间的山脉才是浮黎山。

    “越来越不妙的感觉充斥脑海,我们得快点...”

    穆丰在也压不住心中郁闷,双脚连环踢出,两个人如流星般在空中滑过,笔直的向浮黎山投去。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