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鬼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

    别看穆丰一出现就很不讲理的,在挥手之间踢飞一人,弹倒一人,看似极其莽撞。

    花陌却知道穆丰这人很稳重,从不做出格的事。

    旦凡做事,必有理由。

    可是,花陌知道别人可不知道。

    看到花陌不管,清秀少年还勉强能控制住怒火,左右侍立的两个长随,一个看到花陌连呼‘二老爷’,另一个听到清秀少年和同伴的叫声,脚动了动,也停了下来。

    唯有被穆丰叼手顺窗户摔飞那位,顺着窗户又跳了进来,虎扑上来,口里还大叫着:“你是那个,敢谋害玉公子。”

    穆丰正好顺手从旁边提过一张椅子,坐下的同时从椅背上扯过一条汗巾,给赤身少年擦拭身上的黑膏药残留。

    听到声音一回头,看到这个人张开双臂,大手一挥,右手暗向穆丰,捧着黑膏药的左手虚幻的掩在右手下,横抓穆丰的软肋。

    穆丰的眼界如何,一眼就看透这个人的左手看似横抓穆丰软肋,实际却隐隐的可以随时按在赤身少年的胸口。

    如此模样,穆丰更加确定,这人有鬼。

    不过即便是这样,穆丰还是淡然的转过头,看着赤身少年,右手拿着汗巾在他身上仔细擦拭。

    耳边风声渐进,穆丰左手才随意的一回,在这人右手上一拨。

    刷的一声,这人被自己冲击的力道待得身子在空中一翻,啪的一声,狠狠的扑在地面。

    “你这狠毒的杀手”

    这人扑倒在地时,双肘一收,着地,他借着肘部用力一砸,人竟再度扑起,几乎是合身冲击过来。

    穆丰身子一转,左脚抬起,一收一蹬,轻巧的把整个脚底都踏在这个人的胸口上。

    砰的一下,这个人胸门大开,双手双脚分在两旁,如青蛙入水般扑在地面。

    “你”

    这人还要喝骂,却一口鲜血没忍住,喷在地上。

    穆丰轻轻的将赤身少年身上黑膏药全都搽掉,才回手抹拭着自己的手指。

    “那是玉公子救命的药,你们就任由他胡闹吗?”

    这个人显然知道不是穆丰的对手,抬起头看着清秀少年及两位仆从,怒声喝叫。

    如此喧闹声,立刻把中门的老僧沙弥吸引过来。

    “二老爷关大爷”

    花丛此时也跟了过来,站在破碎的窗口处看到屋里的样子,顿时呆了,叫一声后就说不出话来。

    穆丰却没在意他们,歪着头看了眼地上的那位关大爷,冷笑一声:“救命的药,还是要命的药?”

    花陌眉头一挑,清秀少年的目光立刻敏锐起来。

    “什,什么,那是给玉公子医治创伤的药,怎么成要命的药了?”

    关大爷听到穆丰的问话,急了起来。

    穆丰眼色一眯,冰冷如刀般看着他,阴冷道:“那你让你左手见见血看看”

    关大爷立刻叫道:“活血祛瘀药怎能见血,什么都不懂你瞎说什么?耽搁公子的伤,你担得起吗?”

    说着,他一跃而起,又向穆丰扑去。

    “是你胡说吧!豹骨壮筋膏里,马钱子入药你竟然用狞猫骨代替豹骨,出事了,你担得起吗?”

    穆丰冷笑一声,同时手掌飞起,利落的糊了他一个大嘴巴。

    啪的一声,关大爷凌空翻转两圈才踉跄跌倒在地。一张嘴,哇的一声吐出十几颗牙齿,可见穆丰下手极狠,并未留情。

    几个看热闹的人都脸色微变。

    不过他们没看穆丰,而是把目光紧紧落在关大爷身上。

    “豹骨壮筋膏里,马钱子入药,用狞猫骨代替豹骨。”

    穆丰这一句话说得很清楚,这位关大爷是用狞猫骨代替豹骨了。

    豹骨壮筋膏。

    名字说的好是豹骨,用的自然应该是豹骨,可他却偏偏用狞猫骨,为什么?

    看穆丰的样子,显然狞猫骨有鬼,用的绝对不对。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同时落在关大爷身上,关大爷身子向后一仰,单手撑地坐了起来,一晃,噗通一下爬在地上。

    屁股扭了扭,普通一下又爬在地上。

    穆丰右腿动了动,旋即摇了摇头,又放了下来。

    “唉”

    花陌腰身一挺,随即又坐了下来,叹息一声,转过头,抓着清秀少年的手掌一用力,一股玄元从太渊穴,顺手太阴肺经进入五脏,然后在肺腧穴冲进肺部。

    此时清秀少年肺内一团白色精气正在作乱。

    精纯的精气异常顽固的盘踞在那里,让清秀少年不得安宁,无论如何驱逐都难耐它如何。

    肺乃华盖,主一身气息。

    有此困厄自然让清秀少年痛楚不堪,呼吸不畅。

    花陌怎能看侄儿受难,玄元一震,精纯的精气瞬间被震散,化为起雾氤氲。

    “开口,吐”

    花陌一扳清秀少年肩头,一声轻喝。

    玄元催动,包裹着精气逆着气管冲了上来。

    清秀少年听话的一扭头,嗓子一痒忍不住张嘴,哇的一声,一股气流带着些许血沫喷了出去。

    咔嚓一声,血沫如刀、铁般打在墙壁上,转眼间出现无数坑壑。

    一口血气喷出,清秀少年瞬间感到胸肺无比的通畅,连忙大力喘息数声。

    待他喘息过后发觉屋内一片安宁,连忙左右看去。

    这时才发现,那位关大爷静静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花丛三位侍从都傻眼了,呆呆的看着地面趴着的关大爷,都说不出话来。

    关大爷青蛙一般趴在地上,两手朝上伸着,两脚向外撇着,屁股高高再上撅着。

    头触地,一面脸朝上。

    本来他被穆丰一巴掌打掉满嘴牙,已经血流满口。

    掉牙能出多少血,即便是十几颗牙。

    此时,关大爷竟咕嘟咕嘟的流血,没完没了的淌了一地。

    “这是,死了”

    清秀少年一呆,僵硬的扭过头,看着自己的叔叔。

    花陌一点头:“自绝经脉,死了。”

    穆丰缓缓扔掉汗巾道:“他很有心机,故意装惨,像似要起来,其实暗中自绝经脉,让我都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清秀少年脸色显得苍白,脱口问了一句,随后,长吁一口气道:“关大哥难道真的真的,有鬼???”

    猛地一甩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花陌。

    花陌抿了抿嘴。

    清秀少年又转过头看着穆丰。,更优质的体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