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二十四章 狐唐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向东....”

    宿竹心人在半空,指着东方大叫。

    穆丰用鼻子应了一声后,双脚跨步,仿佛踩着云空一般向东方遁去。

    御空飞行速度何其快,宿竹心刚感觉到两耳有狂风呼啸,眼前又黑又白一阵变幻,陡然就停了下来。

    “我的老天,这可比花世叔的速度快多了...”

    宿竹心揉着眼睛,在空中一阵迷糊时,就听轰的一声巨响。

    “哎哟....”

    一团红色火影在他眼前闪过,紧接着一个高亢的惨叫声传入耳中。

    “是狐唐的声音!”

    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宿竹心人在半空一个后仰险些没跌落下来。

    待他侧身看去时,看到眼前是一座缓坡,缓坡坚硬厚重的山体应声扬起漫天尘土。

    风吹过,地面赫然出现一个半人深的大坑,大坑中一个红衣汉子头下脚上的摊在那里。

    不过,这人也是个痞赖性子,半个身子陷在坑里竟然不着急出来,而是咧着嘴大力的向外吐着口水。

    “唾唾...夏为峰你个老不死的,摔死爷爷了...唾唾...”

    穆丰低头看了眼红衣汉子,扭头又看了眼宿竹心,嘴角抽搐了一下。

    宿竹心尴尬的扭过头,有些不忍心去看红衣汉子的丑态。

    其实不能怪狐唐,也就是这个红衣汉子一脸气不忿的样子,想象漫天尘土,想象四下溅射的杂石还有他那声惨叫。

    不仅是穆丰,就连宿竹心都忍不住揪了揪脸,感觉到肉疼。

    “桀桀,狐唐小子,你是宁舍命不舍钱,就是不肯交出吸月玉观音吗?”

    夏为峰阴沉着脸,发出一连串冷笑,从山林里跳了过来。

    “爷爷怕你啊!”

    看到夏为峰不饶不休的样子,狐唐陡然一个虎跳从坑里飞起,两只手虚空一幻,左登右拍,劲道一直一斜向夏为峰两肋攻击。

    “还敢还手...”

    夏为峰火爆一声怒骂,罡元凝聚掌心,飘飘一手云龙现掌,劲气向侧方一涌,挑开狐唐罡元,侧身滑步向中宫抢去。

    “老贼,敢小看我...”

    如此还手,就是赤露露的小看人,狐唐顿时火冒三丈。

    双掌一分罡风呼啸,仍然是化劲引力的手段,拨偏中宫那一章,犹如电光石火一般把身子一扭,竟然向夏为峰身前一帖。

    夏为峰显然没想到狐唐用力如此巧妙,竟然以差自己几分的力量来四两拨千斤,更没想他不仅浑然不惧自己,大胆乘机贴入要近身攻击。

    “你找死啊!”

    夏为峰又一声怒骂。

    都是天罡境高手,即便狐唐差夏为峰一个小境界,也算修为相同。

    功力不相伯仲的两个人,贴身攻击实在危险,如若击实,甚至击中要害,必定会丢掉性命,最少也可能导致两败俱伤。

    就算击不中要害,也不好受,夏为峰实实在在没想到狐唐这个痞赖小子,关键时刻敢于他拼命。

    眼看着来不及闪避,夏为峰也是条汉子,索性放手一搏。

    一掌两掌,三掌,四掌...

    夏为峰双手如飞奋勇抢攻,呼呼呼的,双掌挥舞如风,他就是要依仗功力对狐唐还以颜色。

    功力高他一筹,经验更是娴熟无比,夏为峰怕什么?

    可是,夏为峰实实在在没有想到,狐唐修为虽然差他一块,经验也略显不足。

    但狐唐的反击快得无与伦比,竟然以妙至巅毫的身法,硬生生在夏为峰可裂石开碑的掌力中突入。

    展开绝学,行石破天惊的重击。

    “噗噗噗...”

    掌风及体着肉的声响,急如骤雨。

    以力博力,罡元对罡元,劲气迸发出丈外。

    一位天罡巅峰,一位天罡大圆满的两位,劲气拼搏中竟然一个徘徊,一个迂回的僵持在空中,久久没有落下。

    “这个家伙竟然是位战雄,越是在生死关头战力越强劲,往往能在战斗中突破,越级强杀...”

    初时,穆丰有些嗔怪狐唐不知死活,其后却看出狐唐身上的异样,忍不住精光乱闪。

    “这就是战雄吗?”

    宿竹心听到穆丰的话,也是一呆,随即大喜。

    “是,战雄根骨,超凡根骨之一。哦,这小子有些危险...”

    穆丰刚跟宿竹心解释,随即叫了声不好。

    抬手把宿竹心扔下,身子一闪硬生生切入两人战圈之中。

    “谁???”

    蓦地人影乍分,夏为峰一掌拍在穆丰肩头,穆丰肩骨一缩然后一顶。砰的一声,夏为峰人影斜窜而出,待他一声喝骂抬头张望时,正好看到穆丰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脸色泛起一阵灰败,眼中甚至露有骇绝的神情。

    刚才那一掌他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量,可落在穆丰肩头却虚不着力,随后大力一涌就轻轻的把他顶飞。

    好似壮汉抛飞婴儿一般。

    “不走,还等我请你吗?”

    夏为峰重重摔落地面,尘土飞扬中穆丰淡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不走,走,走,穆公子发话,夏某哪敢不听。”

    夏为峰瞬间收起惊骇的眼神,转身就走。

    “啊,前辈,这就放走了他...”

    夏为峰刚一转身,耳边就听宿竹心一声惊呼。

    夏为峰的心猛的一提,本来他还有些纳闷,穆丰怎么这么巧来到这里,听到宿竹心的话顿时想起。

    在他从城墙上飞出,看到城门口有人比较眼熟,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穆丰。

    宿竹心...

    定然是宿竹心感觉追不上他和狐唐,即使追上搞不好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遇到穆丰就向穆丰求救了。

    想到这里,夏为峰不由牙根恨得直痒痒。

    难道,我要性命不保。

    “要抓他也得是你们自己,我可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事。”

    可随即,穆丰宛如天籁的声音传来。瞬间,他的心就放了下来,然后风一般的遁走。

    “放走了...”

    半空中,狐唐的脉门被穆丰单手掐住,浑身无力的,以十分难看的姿势挂在那里。

    虽然狐唐受制于人,他却浑然不知道害怕一样,歪头有些别扭的看了眼愕然抬头的宿竹心,又看着夏为峰仿佛老鼠见到猫一般,乖乖溜走的样子,忍不住呲了疵牙。

    “不放他走,难道让他抓住你一起走。”

    穆丰随意的回了句后,一松手,直接把狐唐放了下来。

    “哎呀,别...”

    狐唐身子一沉,猝不及防下直接从空中跌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