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二十二章 入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可以说,能修成太玄境的就没傻子。

    即便是不已智慧见长的人,也叫常人聪慧几分,就更别说穆丰和张姒了。

    通常来说,根骨对武修来说十分重要,即便不怎么聪明的人,根骨超人一等,修成真元境几乎毫无困难。甚至能学的高深武学,修成天罡境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唯独太玄境不行。

    贯通内外桎梏,身合天地,出入太玄青冥,能够明悟魂海本我,是那么容易的吗?

    没有头脑和心境,单有一个好皮囊,能有什么用。

    就连天苍涯那么耿直脾气,不也有一个绝佳的悟性吗?

    所以,张姒跟穆丰略作试探就各自罢手。

    一个回到少谷峰,一个飘然离去。

    给双方一个明确的指点,下一步如何全根他俩无关。

    着是妥协,不妥协那就要打,拼了命的去打。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太玄大能,没有意气之争,有关利益或有关脸皮,他们可以用命去挣,没有的话,就要学会妥协。

    天,渐渐的亮了。

    当太阳星从地平线上跳起的时候,穆丰施施然从青石上站了起来,提着大夏龙雀随手一挥,支使着傅一搏苏久文十四个孩子开始了一天的早课。

    早课,代表着一天繁重课程的开始。

    拳脚功法,悟性超高的人还可偷点懒,内功心法却是不然。

    任你在好的悟性,在强的根骨,没有时间去做水磨工夫,都是白搭。

    老话说的好,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说的就是内功心法。

    “每一天,早课晚课都别浪费,修身大圆满你们要达到,太清归元功真气要圆满。等你们突破到真元境了,我回山里,禀报师傅,把你们真正纳入羽化天宫一脉。”

    穆丰看着十四个小家伙,一口东来紫气吞入腹,转化成纯粹的太清真气,忍不住点点头。

    他对这帮小家伙十分满意,也许他们不如自己师兄四个,但也是值得培养的璞材,尤其是经过他补元培基的苏久文傅一搏。

    为了鼓励他们,穆丰忍不住许给他们一份诺言。

    瞬间,十四个小家伙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着去练太清抱元掌。

    穆丰一共传给他们三套师门筑基功法,一门心法,一门掌法,还有一门玄门紫阳剑。

    傅一搏专心练习掌法,苏久文练习剑法,剩余十二个小家伙他俩正好一人分六个,不争不抢一人一半。

    这种选法倒是让穆丰一阵好笑。

    学习功法还能这样,不过他看了看,也没去管,因为无论他们怎么分,筑基三功法,所有人都要学会,他们这一分,区别仅是早学晚学。

    从穆丰传授功法到现在,前前后后三四天,傅一搏苏久文到是学个通透,太深奥不行,但教会他们还是没有问题的。

    傅一搏苏久文跟穆丰早些,吃了许多偏食。

    不仅有这三门功法,还有无极桩、无极十二式,还有傅一搏的太乙天尊、苏久文的玉鼎真人的观想法,和傅一搏的本命功法鲲鹏参同契、苏久文的本命功法地狱游魂引。

    可以这么说,无论他俩以后拜入哪门那派,甚至是无门无派,有穆丰传授他们的功法,足以然他们受用终身。

    穆丰抖了抖衣袍,扭头看了眼肩头,那里有三指抓痕,是苦行道君张姒的手段。

    如果穆丰不是身着天仓吞天虎皮袍的话,肩头可就不是这点伤痕。

    即使这样,张姒的洞明指力仍然透过虎皮袍透入体内,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经过一夜苦修仍未完全恢复。

    穆丰随手把外面遮掩的长袍脱下,扔掉,恢复本身宽袖广身的暗金长袍,提着大夏龙雀一步来到山下。

    十几个孩子忙里偷闲的扭头觑了一眼,他们似乎第一回看到穆丰如此模样。

    的确,穆丰在少谷雅居住有半年,却从来没提过刀行走。

    往时他都是一身家居常服,面带和蔼,语气轻柔,像个饱读诗书的先生。

    现在却是不一样,腰束九环蹀躞金玉带,身着虚纹公子袍,手提大夏龙雀斩。

    像是英姿飒爽的武士,更像翩翩公子。

    一步跨越百丈,几十步后,穆丰就站在古台府城门前。

    穆丰抱着大夏龙雀斩犹豫了一下,他想的是进城,然后寻一家裁缝铺,把长袍的肩头修补一下。

    可是,寻常裁缝别说修复他这件长袍了,搞不好连是什么皮的材质都不认识。

    难道还要去找谈公雅?

    穆丰不自觉的揪了下鼻子。

    经过昨天跟张姒那一战,他基本上是把谈家那点人情还掉了。

    都互不相欠了,他还要去麻烦人家。

    穆丰想来他跟谈公雅这段时间的接触,不是小弟的谈公雅在他面前其实就是个小弟。

    他基本上有任何事,想的第一个就是谈公雅。

    因为,这家伙真好用啊!

    抬手揉了下鼻子,穆丰有些好笑,明明是古台府第一公子,到他这里却只能是个帮闲。

    估计,那个家伙也有点受够了吧。

    穆丰抬起步刚要往里走,冷不丁听到前方一声大吼:“干什么呢?进又不进,走又不走的,过来,检查!”

    然后,就在穆丰呆愕之际,两名士兵挺着长枪向他走来。

    “说我呢?”

    穆丰有些楞头楞眼的看着前方。

    迎面而来的两个士兵,抓着长枪,直直的看着穆丰,有些拘谨,似乎还有些紧张。

    “说你呢,看你好半天了,站在这里,进又不进,走又不走的。”

    一个士兵长枪微微前倾。

    这是个防御姿势,可以撤回,也可以下压攻击。

    穆丰看了看两名士兵,低头又看了看自己,有点明白了。

    他在城门前犹豫,被士兵注意到。

    有些怀疑他,但看他那身华贵的服饰,又有点胆怯。

    现在真的是非常时期,白翎军昨日刚刚扔下近万具尸体跑掉,天知道回头会不会派几个细作进城。

    细作,上到世家大户公子,下到黎民老百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

    所以即便是看出穆丰气度不凡,可鬼鬼祟祟的行动还是让人怀疑!

    “呵呵,有意思,我竟然被怀疑了!”

    穆丰抬头一看两个小兵的模样就猜到他们的想法,顿时感觉天雷轰轰,滚滚而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