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二十章 太久了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战况果然如穆丰推测一般,赤虎军一队队人马在围杀中倒地,不断出现折损,战圈一点点缩小。

    羽林军折损虽然更大,但眼看着对手人手急剧减少,士气高昂,战力倍增。

    “人不如蚁啊!”

    穆丰一声轻叹,提着大夏龙雀站了起来。

    张姒看着大批白翎军绕过战圈向古台府冲去,忍不住一点头,脚下催动着轻舟,无声无息的来到穆丰身旁。

    战局暂定,他不在意穆丰举刀相向。

    “小友,天苍涯在那里?”

    张姒轻舟一稳,态度和蔼的轻声问道。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穆丰没有回答,反问一句。

    张姒一愣,他没想到穆丰会对他如此态度,眉头微蹙:“张某想要的,你们守不住”

    “笑话”穆丰不屑的看了张姒一眼:“我为什么要守他?”

    张姒有些不懂,拧着眉头认真的看着穆丰:“小友莫要糊弄老道。”

    穆丰身子一转与张姒面对面站立,也认真的看着张姒道:“我糊弄你干什么,除了你的脑袋,你有什么值得我糊弄。”

    张姒眉头一挑,也反应过来,的确,穆丰既然会弹龙剑法,那么天官雕像的确不值一哂。

    那么,这个穆公子对他如此态度,是为什么?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有任何疑问想到就问,已经无需遮三掩四的旁敲侧击。

    “为什么?”

    听到张姒的疑问,穆丰笑了,嘴角实在忍不住流出一抹讥笑。

    “道长忘了九方阴,忘了那数千无辜冤魂了?”

    “九方阴”

    张姒身子一震,日有所思的看着穆丰。

    穆丰冷笑道:“北渊谷有一遗孤,恰好是在下师弟。”

    说着他踩着江面向前一步。

    大夏龙雀在手中摆了又摆道:“如果不是北渊想亲手摘下你的狗头,你以为你能逃过荀大叔的追杀,你以为穆某今日不敢与你拼命。”

    “哦,原来如此”

    苦行道君张姒点了点头,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无缘无故被荀洛追杀,然后荀洛又在突然之间销声匿迹了。

    原先他以为,荀洛是被阳州边疆战事引走,现在才知道,并非如此。

    “北渊,莫非是那位北渊凌?”

    张姒想了想,终于从脑海深处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穆丰点了点头。

    一次、两次、三次。

    张姒再三打量着穆丰,终于叹息一声道:“穆公子,想来就是桐城关那位什么的背嵬军统领。果然了得”

    穆丰毫不在意的点头承认。

    对于张姒能认得出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无论任何人,他都浑然不惧。

    张姒沉默,半晌才道:“唉,既然是穆统领当面,应该能够知道张某之意。”

    穆丰,无论是武功还是谋略都值得张姒重视,视若平等的看待。

    他不想,也不能随口糊弄,索性直接挑明一切。

    穆丰点头道:“我知道,你们勾结鬼车三国图谋东陵,所以才先用九方阴的屠戮,将一切注意力吸引到他处。再用龙爪峰刀剑争锋之际,把阳州、古州的世家公子一打尽,好把古州、阳州边疆势力分散。”

    张姒眉头一挑道:“却是如此,不想穆统领竟然能完全把握苦行道的图谋。”

    穆丰阴冷着双眼,看着张姒道:“你们的图谋,乃至你们野心都跟穆某无关,可滥杀无辜,万千生命尽着涂炭,却是你们的罪过。”

    张姒摇了摇头道:“想要有所得,必然有所失。虽然张某也心有不忍,但鼎故革新,该有的牺牲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穆丰嘴角一撇,哂笑道:“话虽不错,可惜你所图谋的却是朝政变革,甚至是改天换地、改朝换代。”

    张姒脸色一变。

    穆丰继续拉长了声音道:“中州朝堂虽然怠于政事,上下皆沉迷于声色犬马,国力孱弱,朝政大坏,隐有末朝之意。可朝野再如何**昏庸,九州还未到民不聊生,无法生存。可你们”

    穆丰冷笑一声,看着张姒。

    张姒深吸了一口气:“朝廷、世家、宗门,到底如何想来穆统领也是清楚的。天下百姓真的可以很好的生存吗?什么叫怠政,该做的不做叫怠政。百姓无知,没有指引你让他们如何去活。什么叫沉迷声色犬马,什么叫国力孱弱,什么叫**昏聩。朝堂世家姿意妄为,横行霸道,实际已成为天下最大破坏者时,你让百姓如何生存。”

    看着苦行道君张姒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穆丰冷冷的看着他,满脸不屑。

    待张姒停住嘴,无言的看着穆丰时。

    穆丰才伸出手点着他的胸口道:“是朝野崩坏,民不聊生吗?是你们,是世家,是宗门的野心。”

    张姒缓缓的看了眼穆丰,又默默的一点头:“穆统领是明白人,的确张某的话都是借口,实际是因为野心,是张某看不到突破的希望。可,更多的,还是,东陵王朝国运太久了,久到让太多的人看不到希望。”

    “看不到希望”

    穆丰把张姒自身原因抛却。

    武修,关心的永远都是武学,当他们遇到**颈,久久看不到突破的希望时,什么样的心魔都会齐齐作祟。

    苦行道君把希望放在朝廷放在天下,并非个例。

    可后面,张姒遥遥叹息,东陵王朝开国太久,国运旺盛,久的超过了千年,让太多的人看不到希望,这才是真正让穆丰震惊的地方。

    国家太久,属于一个家族的国家太久了,让很多有野心有**,更有势力的世家安奈不住,不想继续拖延下去了,这才是最让穆丰震惊的地方。

    “也许,不仅是各大世家吧?”

    穆丰幽幽的叹息一声。

    张姒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长笑一声:“统领看的明白。”

    说完,转身踏浪而去。

    穆丰的疑问,张姒的回答,似乎说明了什么。

    九州,八王与帝共治天下。

    东陵大帝刘良的分封制不可谓不高明。

    可在高明的制度也熬不过千年春秋。

    千年过去,八位王爷虽然还是刘姓子息,可他们还有多少刘姓血统,他们还甘心头顶压着一位大帝、一座大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