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一十章 他,要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青阳开动,根荄以遂,膏润并爱,跂行毕逮。霆声发荣,壧处倾听,枯槁复产,乃成厥命。众庶熙熙,施及夭胎,群生啿啿,惟春之祺。

    这是汉《乐府诗集》中的《青阳》。

    意思是说,春天来了,小草开始生根发芽,春天的雨露滋润万物,春天的恩泽广及尚未出生和成长的生命。万物繁殖众多,都是因为受到了春天的福佑。

    这虽然是首乐府诗集,其实也是在说明青阳的特性。

    青阳,有春雨、有春雷、有春之生长、春之恩泽、春之赐福。

    如果说少阳代表着春天初夏,太阳代表着夏天秋初,阳明代表着深秋初冬,那么青阳就代表着冬末初春。

    用阴阳太极来说明的话,少阳代表着弱阳,太阳代表强阳,阳明代表着阳。那么青阳是什么,青阳就是填补这个太极圆圈缺口的重要一样,阳中之阴。

    常言说得好,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阴和阳之间,并不是孤立和静止不变的,而青阳就是阴阳消长、互根、转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虽然他占据的位置比较小,却极其重要。

    到了宝室九仙天,在羽化天宫,青阳就是他们这一派系功法的核心。

    极其重要,仅是一个青阳的改年,穆丰就讲解了整整一个早晨。

    草草吃过早饭,穆丰把孩子们撵出去给张大年送葬。

    待到中午,傅一搏参悟太清抱元掌,穆丰又开始讲解太清抱元掌。

    晡时过后,穆丰又讲解玄门紫阳剑。

    两天的时间,讲解三门功法,穆丰到不求他们练成,只求傅一搏和苏久文能将功法记住,然后好教给其余十二个孩子。

    修为达到太玄境,又开启神识。

    穆丰好似达到一种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境界。

    当然,他更知道,不是他修为到了这里,而是双腕上牵机赐予他的一种能力。

    嗯,也许说是不见不闻,觉险而避有些不完全正确。

    穆丰不是能预知危险,而是能提前感觉到大概会有什么事发生。

    好似想在,他似乎预知到一个强大的敌人正向他临近。

    同时也预知到,这段悠闲的时光就要结束了。

    穆丰盘膝坐在青石上,眼望东方。

    是苦行道君张姒吗?

    千里之外,一叶轻舟随波飘荡,轻舟上一位布衣道者踏浪而行,倏忽间,他的身形一定,举目眺望,悠然一笑。

    “似乎那里有一个有趣的人在等着我。”

    袍袖一拂,速度骤然加速。

    “苦行道君张姒即将抵达阜陵...”

    城守府,谈开崖手拢着一柄玉剑,许久才开口说话。

    对面坐着一个黑瘦的中年文士,大冷的天手中攥着一柄玉扇,时不时的插进袖里又拿了出来,插进袖里,又拿了出来,不厌其烦。

    听到谈开崖的话,他的手一顿,笑了:“听大侄子说,张姒不是有人预订了吗?”

    谈开崖的手也是一顿,抬起头看着中年文士,认真的点点头:“没错!”

    中年文士的手缓缓从袖口抽出,看着谈开崖脸色一正:“是真的,还是狂妄。”

    还不待谈开崖说话,中年文士接着摇了摇头道:“太玄巅峰的苦行道君,没有千军守护,是你谈开崖敢挡,还是我程炳渊敢挡,大言不惭,狂妄之徒。”

    谈开崖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手里的玉剑。

    烽火林家,寒碧坊内,大掌柜拎着一柄小锤,轻轻敲打着一柄长矛。

    是丈八蛇矛枪,弯曲如蛇信般的锋刃,三道蛇形锯齿状纹装饰在侧面,寒铁钨钢打造的枪杆嵌进矛鞘之中,六道蛇形纹饰在小锤的敲打下盘旋着紧紧咬住矛杆。

    “夏某十二年了,终于又间寒鳞蛇矛枪之风采...”

    锤声刚歇,火炉旁观看许久的绿衣汉子就开口赞叹起来。

    大掌柜双目紧盯着手上的丈八蛇矛枪,目光热切隐隐有泪珠滚动。

    “封刀十二年,我的寒鳞蛇矛枪终于再见天日了。”

    大掌柜缓缓把铁锤扔下,左手微动,矛杆微转,矛头陀螺般旋动起来,呼啸中带起一阵嗡鸣。

    绿衣汉子轻轻鼓了鼓掌,赞了一句:“大掌柜风采不减当年啊!”

    大掌柜瞥了他一眼,淡然道:“夏兄是青牛观大长老,又是夏家天才大能,此次前来不是为了吹捧玉某的吧?有话轻直说。”

    绿衣汉子,青牛观大长老,夏家大能夏为峰,听到大掌柜的调侃,毫不羞涩,仍然嘴里含着笑意:“玉兄,你我交往二十多年还不知道我的性格,有什么事说什么事,从来不遮掩。”

    大掌柜长矛一收,转过身来,眼皮翻了翻道:“就因为太知道你了,所以才不信你的鬼话。”

    夏为峰脸不红不白的,双手一端架在胸前,看着大掌柜笑道:“白翎军图谋古台府,朦胧坊见势不妙走人了。谈大城守把程老怪轻去商谈,你我...”

    大掌柜摇了摇头道:“烽火中立,不参与此事。”

    夏为峰摇头道:“这话,以前我信,现在我不信。”

    大掌柜抬头撇了他一眼。

    夏为峰道:“烽火把白翎军暗舵的消息给了那小子,结果二十八位高手无一生还,你还想中立?”

    大掌柜气往上涌,随即又被他压了下去。

    穆丰那一下子,的确让烽火十分被动,他真的后悔把天苍涯的任务交给他。

    可,他又不能怨穆丰,谁让他那死人了呢?

    同时,他又为穆丰的心狠手辣感到惊心。

    死一个仆人,竟然让八位天罡巅峰,二十二位武修陪葬。

    真是够狠的了。

    可是,无论狠与不狠他都为穆丰那个护短的心劲感到佩服,至少他做不到这样。

    骤然大掌柜的头向东看了一眼。

    夏为峰同样转过身向东北方眺望。

    “他,要来了。”

    大掌柜喃喃一声,提着寒鳞蛇矛枪的手紧了紧。

    夏为峰嘴一翘:“那位,真的要独挡他?”

    有些不相信,但更有一丝敬佩隐在眼底。

    不管信不信至少他不敢说这句话。

    天台寺的观行上师,朦胧坊内的紫蝶仙子几乎同时抬起了头。

    观行上师拉着慈净方丈,向宝峰玉皇庙赶去。

    紫蝶仙子沉思着,然后果断的带领朦胧坊人退出古台府。

    穆丰淡然的收回目光,挥挥手:“叫天苍涯来见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