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零六章 感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回过头,看着几个六扇门捕头小心翼翼推开老笔斋大门。

    瞬间,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互相对视一眼,都忍不住侧过头,眼中充满惊疑的看着穆丰。

    显然,他们是在迷惑,穆丰这么年轻功夫会这么强,性子会这么暴。

    天可还没黑呢,就开始杀人了!

    “该回去了!”

    穆丰揉了揉手腕,竟有一种筋骨疏通,身心舒畅的感觉。

    谈公雅一呆:“这杀完人,就要走?”

    穆丰淡然:“为什么不走,庄头遇难,村里得忙一阵。再说,还有几个孩子要管。”

    谈公雅渐显沉默。

    小谷村是谈家的庄子,庄头被杀,原本应该是谈府人出面。即便杀人报仇,也应该是谈府人出手。

    可,偏偏不是。

    穆丰拍了拍手,似乎把什么不洁的东西拍落。

    谈公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感觉说不出口。

    于公,穆丰犯禁杀人,即便没人怪罪他,也得要求他去解释一下吧。

    于私,穆丰杀人却是为了谈府,再大的是谈府都应该替他扛着。

    可谁想,穆丰管你于公于私,杀完人,拍拍手就走。

    谈公雅略一犹豫,穆丰就不见踪影了。

    “这也太快了吧!”

    谈公雅感觉有些抓狂,使劲的吐了一口。

    这穆前辈到底是啥意思,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见证一下你杀人前后的风采呀!也太拿我这个城守大公子不当人物了。

    谈公雅一跺脚,转身刚要走,一个六扇门灰衣捕头挡在前面。

    双手抱拳,一脸正容的看着谈公雅:“大公子,那位朋友……额,请问那位朋友在哪里?”

    “怎么?有事?”

    谈公雅双手一背,眯着双眼看着这名捕头。

    灰衣捕头干干的一笑,回手指了指老笔斋:“大公子,那事虽然都知道是咋回事,可有些过程还是必不可少的。”

    谈公雅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必不可少!”

    灰衣捕头尴尬的一笑:“规矩是这样的,不是在下为难大公子,要不然您跟何头说一下?”

    说着,灰衣捕头用手偷偷的向后一指。

    那里,老笔斋正门,一位方头方脸的黑衣捕头正背手而立,用着阴郁的眼神看向这里。

    六扇门是正统的王朝力量,统管的就是江湖武修,打击一切作奸犯科。

    禁武令原本也在其中,只不过最近两年动乱频生,禁武令明显有些松动。

    可是,再怎么松动,动手你也在午夜以后呀。

    这天还没黑呢,你就大开杀戒,尤其还当着六扇门的面大开杀戒,也太不给留面子了吧!

    “何小手……”谈公雅脸色也是一沉,半晌才道:“让何捕头跟我去城守府,见过父亲后,再看如何说。”

    捕头呆了一下,点点头跑到黑衣捕头身前把话讲了一遍。

    黑衣捕头一点头,走了过来,左右看了眼:“大公子”

    他的话一顿:“你那位朋友呢?”

    谈公雅淡淡一笑:“到城守府再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

    黑衣捕头一怔,随即双眼一眯若有所思。

    “头……”

    看到谈公雅如此不给面子,灰衣捕头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低低的叫了一声。

    黑衣捕头微微一摇头:“别瞎说,你领蛇卫把这三处好好打扫,我跟去城守府看看。”

    “有啥好打扫的,就是收尸。真狠个人,三个地方一个活人没留。”

    灰衣捕头低声低估一句。

    黑衣捕头回手在他肩头拍了一下:“那可是个能跟泽田虎王、观行上师相交论友的人物。”

    说完就向谈公雅的背影追去。

    穆丰恐怕想不到,他已经进入六扇门眼界。

    额也许想到,也许没想到,只不过是他不注意而已。

    飞身遁入天空,越过城墙,一阵风样的回到少谷雅居。

    少谷雅居内,一阵低沉、压抑,从里到外都充满了悲痛气息。

    其实不止是少谷雅居,整个小谷村都是如此。

    妇人们哭泣,汉子们悲伤,老汉们拉着几个脾气暴躁的汉子低声劝慰着。

    张大年,的确是一位好庄头,不仅是有威望,突然故去更让人想念。

    尤其他还是突然横死,不只是让人悲痛,更是一股悲恸憋闷心头,怎么都发泄不出去。

    “苦行道啊!”

    少谷峰下,赶车老汉偷偷的告诉给傅老三,傅老三顿时呆立在哪里,一动不动。

    “老三、老三……”

    赶车老汉看着傅老三的样子吓坏了,一把抓住他的肩头使劲推了推。

    “哇!头死了,你还差我三两银子呢……”

    傅老三的身子顺着赶车老汉的手面条一样的前后晃荡着,然后大嘴一咧放声大哭。

    “老三、老三!”

    赶车老汉一把拥住傅老三也放声大号起来。

    “他奶娘的苦行道,让我怎么给头报仇啊!”

    傅老三鼻涕眼泪一起流了满身。

    “公子去了,绝对不能让头白死的!”

    赶车老汉两只手使劲拍着傅老三。

    “公子会管?”

    傅老三猛地一抬头,双眼等得滴流圆。

    “一定会管,公子一定会管的!”

    赶车老汉大声吼着。

    扑通……

    赶车老汉的话音未落,山腰一颗石子滚了下来。

    “谁!”

    赶车老汉猛地一抬头,正好看到山腰穆丰慢慢收回的右腿。

    “公子回来了!”

    老汉吼了一声,松开傅老三,撒欢得往上跑。

    “公子回来了!”

    傅老三正倚着赶车老汉,他这么一跑没有防备,身子一闪,险些没摔倒。等听到他的吼声,眼眸一亮,一翻身跟着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向山腰冲去。

    “公子、公子……”

    老汉一阵风似得来到穆丰身前,有些紧张的有些胆怯的看着他。

    穆丰右手一伸:“二十八个陪葬,八个天罡巅峰,这是第一笔。”

    轰的一下!

    赶车老汉、傅老三直觉得血往上冲,头皮发炸,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五尺汉子直接跪倒在地,头重重的叩在地上。

    “公子……”

    傅老三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张大年是什么,说是小谷村庄头,其实就是谈家一个仆人,还是身份不算高贵的仆人。

    穆丰是什么人,那是少爷小姐都尊重的前辈。

    这样的贵人为了张大年能亲自出手,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八个天罡巅峰陪葬,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