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九章 蚀骨鬼火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  天苍涯脸色一变,低喝一声:“走!”

    他的身子向前一冲,右手戟面轮成风车样,左手并指一伸,在黑雨中精准的弹在疾刺而来的长剑之上。

    天苍涯低喝时,赶车老汉伸手一探,抓在傅一搏衣领往怀里一拉,猛地向后一翻,就地滚出十几丈远。

    张大年身形一长来到苏久文身前,膝盖在他的胸口向前一顶。

    瞬间,苏久文瘦小的身子啪的一下,暴射出去,远远的脱离漫天黑雨的覆盖。

    叮叮叮...

    漫天黑雨落在戟面上,传来一阵雨打琵琶的清脆响声。

    毒针,如雨而下。

    天苍涯戟面抡圆也防备不下如此多的暗器。

    再加上他还有一柄长剑,时隐时现,或伸或缩的威胁着,让他根本无法躲闪。

    正在危险之中,张大年反手扯下长衫,挥手一抖,彷如华盖,又如盾牌般遮在两人头顶,将所有毒针全部封死在外面。

    天苍涯心神一缓,暗自松了一口气,戟面左右一闪,切出一个扇面将漏网毒针全部磕飞,大步向前一踏,左手闪电般向前一探,咔的一下点在长剑侧锋。

    叮的一声,长剑如受重击一般,让刺客根本承受不住,脱手而飞。

    刺客先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天苍涯有如此巨力,但随即整个人合身扑来。

    竟然要跟天苍涯拼命。

    天苍涯左手一收,右手戟面顺势一落,锋锐的月牙隐隐的笼罩身前三尺方圆。

    “当行苦行摄心不乱,求真谛法令心无我!”

    陡然,刺客道了一句偈语,然后双臂大开向天苍涯抱拢过来。

    天苍涯脸色一变,双**错向后退去。

    “焚身生天!”

    右臂受到重创的刺客在地上翻滚过来,听到这名刺客的偈语,也猛喝一声,翻转而起,左手似乎拉了一下什么东西。

    轰的一声,整个人像似被点燃了一般,周身上下爆出尺许长的火焰,变成一个活人般想天苍涯扑了过来。

    “啊!”

    天苍涯那里见过,好好一个大活人瞬间化成一个火人,迎面扑来,骇得一声惊叫,手中离火罡云戟面在身前落下,顺势一滑将刺客双臂切断。

    可是,即便他把刺客双臂切断,双脚却在惊骇中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一个直冲过来,一个却停下了脚步。

    瞬间,两人即将相撞再一起。

    张大年见此情景,忍不住暗骂一声,双脚一蹬,向天苍涯身前冲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长衫随手一绞,凝成一条布棍向火人横扫过去。

    火光带着一抹蓝烟,在活人手舞足蹈中遮挡前面的视线,谁都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原本崩裂的车厢中一道人剑合一的剑芒笔直的向天苍涯刺来。

    剑芒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斩杀一切阻挡的气势,笔直的以火人为中心向天苍涯刺来。

    噗的一声,轻巧的穿透活人后背,直直的刺入张大年的胸口。

    直到这个时候,张大年布棍才横扫过来。

    一竖一横两个力道,强横的扭转了三个人的方向。

    火人一转,连带着后面的剑芒横转。

    长剑从张大年胸口贯穿,张大年一口鲜血喷出,又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数步。

    “苦行道...”

    张大年抬手抓住刺入胸口的长剑,咧着嘴轻轻吐出三个字。

    紧接着,火人身后的人,身前的张大年。

    三个人同时被炙燃的火苗吞噬,化成一道火墙。

    天苍涯眼睁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深刻的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惊慌失措停下脚步,剑芒在凶,也奈何不得自己。

    可正因为自己失神了,张大年不得不用身体来守护,替他填上了这一劫。

    “啊啊!!!”

    天苍涯双目圆睁,身子一蹿,蹦了过来,手中戟面横切过去,轻巧的斩断串连张大年的长剑。

    戟面横扫,将后面两人撞飞出去,狠狠的撞在被他切断双臂的刺客身上。

    噗的一声,火苗蹿出,再度将这个刺客引燃。

    “好凶的毒火!”

    变化非常快,赶车老汉一把甩飞傅一搏,一个腾身落在天苍涯身后,口中叫着的同时,一把抓住天苍涯的肩头。

    “放开我...”

    天苍涯知道抓住自己肩头的是赶车老汉,没有蛮横的将他撞飞,而是低沉的怒喝一声。

    “这火是蚀骨鬼火,沾不得...”

    赶车老汉不但没有放手,还靠到近前,双臂合拢着将天苍涯抱在怀里。

    天苍涯轻轻挣了一下,没有挣开,回头待要喝骂。

    可是,当他看到老汉迎着他的眼时,不由得定在了那里。

    从张大年被火焰点燃,到老汉双臂把天苍涯抱拢,仅是瞬间的功夫,老眼的眼已然布满了血丝。

    一抹红润挂满眼圈,斗大的泪珠在眼眶力转啊转的,就是不掉。

    待老汉看到天苍涯回头看他时,连忙别过头去,默默的闭上双眼。

    刷的一下,一连串的泪水流淌下来。

    这副模样让天苍涯如何睁开他的双臂:“老汉...”

    天苍涯嚎叫一声,再也说不下去。

    “庄头...”

    傅一搏、苏久文几乎同时跳了过来,看着张大年嘶嚎着满地翻滚,想过又不敢过去,只能站在那里干干的叫着。

    “都给我站那别动...”

    老汉听到他俩的叫声,连忙喝叫着阻止他们。

    “那是蚀骨鬼火,沾上就着,甩都甩不掉。”

    老汉松开手臂,胡乱的抹了把脸,给他们解释道。

    “那庄头...”

    傅一搏指着翻滚的张大年刚要说话,就发现,张大年已然一个咕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赶车老汉伸手指了指黑炭般的张大年,咧着嘴,抽搐了两下,泪水直线般的往下淌着,好半天,才道:“已经...烧...完了!”

    “烧完了...”

    天苍涯、傅一搏、苏久文三个浑身一抖,怔怔的看着那团黑炭,半晌转过头看着几乎抱拢成一团的两位三名刺客。

    他们不比张大年,几乎都一身伤患,更承受不了多久。

    “好恶毒的蚀骨鬼火...”

    天苍涯叫了一声,又一回神,冷不丁想起张大年人生最后半句话。

    “苦行道...”

    赶车老汉猛地一抬头,看着天苍涯:“他们是苦行道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