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七章 尾随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张大年、天苍涯他们辰时入城,经过四五个时辰的耽搁,已经进入酉时。

    这还是因为天苍涯天生神力,能够持续三个时辰不间断的锻打,否则几天都造不出一柄戟头。

    其后又经老人刮削琢磨、修饰、砥砺开刃,将近两个时辰根本不算多。

    如此一番过去,百斤重的奇石戟头才新鲜出炉。

    等离火罡云戟头摆在天苍涯面前时,整个兵器坊力欢呼雀跃声如雷鸣般响起。

    甚至激动的几名汉子从店铺力搬出好大一堆爆竹,当街燃放。

    “这个是...”

    天苍涯不明所以,傻傻的拉着张大年问。

    张大年惊喜的叫道:“这是古台府的规矩,那间店铺造出极品元器都要如此庆祝一番。”

    天苍涯一愣,然后恍然明白。

    其实这也是宣扬店铺的一种方式,就是在传递一个信息,我们这间店铺也又宗师,也能锻造出极品元器。尤其是在匠师大会即将开启之前,如此这般定然会让店铺交易份额增加几倍。

    老人这间店铺往日只能锻造出精品元器,今日借天苍涯之手锻造出极品元器,还就这件极品元器白白赠予,不宣扬一下岂不是白白亏损了。

    无奈之下,天苍涯、张大年再加上两个小家伙偷偷的躲在里面,将离火罡云戟放在外面任由听信而来的各位锻造大师、锻造宗师鉴赏、鉴别。

    老人也感到十分幸运,因为他已经突破道宗师级别,即便离火罡云戟不是完全出自他手,他也不惧。

    甚至他还在众多锻造大师、锻造宗师肯定离火罡云戟为极品元器后,邀请众位工匠走进店铺,他要亲手锻造出晋升宗师后第一剑兵器。

    熙熙攘攘间,本来就不是很大的铁匠铺堆满了人。

    这个时候,天色渐晚,再过一会儿古台府就要关城门了。

    天苍涯正感不耐时,张大年偷偷拉了下他,眼光示意,天苍涯顿时乐了。

    走到外面,拉住一位汉子,讨要离火罡云戟准备离开。

    如果离火罡云戟是老人或是他的那位弟子打造,这么一件宝贝别说赠予天苍涯,即便赠予天苍涯也需要在店铺内摆放一段时间。

    可偏偏不是,离火罡云戟不是店铺内任何一个人打造的,再加上天苍涯毅然决然的说明,外地人,城门关闭前必须离开。

    汉子无奈,禀报老人后,老人略作沉默就将一块铭牌递了过去。

    天苍涯接过铭牌,向老人点点头,表示记下。

    这种场合,人十分多,也十分的乱,根本不容老人和天苍涯寒暄,但老人留给天苍涯一块铭牌,表明留一份情谊好日后往来。

    天苍涯没有任何东西能标明身份,不过想来老人以及他的众多弟子都不会忘记有这么一个人,曾经在这里干过这样一件事。

    一切交接完毕,汉子着急去看老人锻造兵器,天苍涯拿起离火罡云戟,着急离开。

    匆忙之间,谁都没有注意,人群中两个汉子诡异的对视一眼,一人悄然跟在天苍涯他们身后,一人低头默默离去。

    “亏了,亏大发了...”

    刚一走出古台府,苏久文就大呼小叫起来。

    “亏了,也赚了!”

    傅一搏点头认同,随即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俩!”

    天苍涯盘膝而坐,身前端端正正的摆着还有些微热的离火罡云戟。

    “小九的意思,好不容易来一趟古台府,啥也没看,啥也没买,跟你在铁匠铺整整站了一天。”

    傅一搏随意回道。

    苏久文半只眼睛斜斜的看着离火罡云戟,毫不掩饰眼中的羡慕。

    虽然重戟不是他能用的,可再不能用,那也是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极品元器。

    “不过,能见识到一柄极品元器,站一天也值了。”

    傅一搏也有些羡慕的啧了啧舌。

    天苍涯得瑟的一仰头,伸手抚摸着戟头,粗糙的手指感受着戟头月牙上一道道寒冰纹理。

    噗噗噗,天苍涯的指肚顺着上方月尖一路捋到下方月捎,一道道或凸或凹的冰冻纹理刮得他手指微痛,天苍涯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有些兵器锻造需要制范,用的是灌注法,那样兵器出来后自打各种花式模样,精美异常。

    而天苍涯这柄离火罡云戟是捶铸法,任何一个不分都需要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样式古谱,可在最后淬火时却能多出一种自然纹理。再经过老人一番炮制,杀伤力更增一筹。

    “有了它,我的功法大成时,不亚于如虎添翼。”

    天苍涯看着暗褐色的戟头上一点暗红如火花迸射般绚丽,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是听命于老人,最后舍出的精血。

    血炼锻造法。

    天苍涯摩挲下左手脉门,嘴角又流出一丝微笑。

    “庄头,有些不对劲,后面有人跟着咱们!”

    突然,车辕上传来车夫老汉低低的声音。

    张大年身子向后一仰,手指微微挑起后窗帘,半只眼睛微露向后看去。

    果然,在马车不远的地方,另一只马车不快也不慢的坠在那里。

    张大年收回身子,压低了声音问道:“是跟着咱们吗?”

    老汉肯定的回答道:“绝对是,咱们已经下道了,这条路只通咱们村。”

    张大年一皱眉。

    小谷村、古台府、港口码头是三个方向。而路,只有一条,一条从古台府直通港口码头的路。

    往时从小谷村去古台府很少有直行的,因为那是乡间土路,人能过去,车过不去。

    所以,他们都是走港口码头这条道,然后半路绕道向古台府转。

    小谷村半数以上人都是靠着港口码头吃饭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走出一条好道。

    不是去小谷村的人,根本不会走这条道。

    他们,尾随???

    张大年转过头看了看天苍涯,又低头看了看离火罡云戟。

    莫不是江湖豪客觊觎它!

    天苍涯、傅一搏、苏久文几乎同时将目光落在离火罡云戟上。

    他们几个明白张大年的意思,因为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劫道,抢兵器...”

    天苍涯咧嘴一笑,瞬间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想抢他的宝贝,就是想要他的命。

    草原的汉子即不怕打架,也不怕拼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