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五章 锻打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五六个汉子排着队,一人两刻钟轮换着推拉风箱,强劲的风力鼓动着火焰。

    火舌吞吐,环绕着包围着离火赤铜。

    初时,离火赤铜黑黝黝的身躯傲然屹立在那里,任由火舌喷卷,毫不变色。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火舌持久燃烧,逐渐的,黑石一点点变红,直到两个时辰过后,黑石终于变得鲜血一样的红。

    “变了,变了,终于变了!!!”

    汉子们欢呼起来,声音浩大将一旁的老人和天苍涯惊动。

    老人是在汉子推拉风箱的间歇时间把天苍涯拉的一旁,给他讲解火龙劲的运劲方法和使用技巧。

    一番讲解下来,天苍涯突然发现,老人显然是位高人,虽然不是武修但对武的理解绝对不低。

    老人知道天苍涯悟性奇佳,光凭观察老人肌肉走向就能感受到火龙劲运劲要领,所以并不给他讲解火龙劲是如何运用,而是给他讲解劲是如何产生,怎么使用,最终用在那里。

    “万流合宗,穆公子的话果然没错!”

    天苍涯从火龙劲运用方法感悟到无极十二式的运功法门,又侧面印证举重若轻的用力技巧,忍不住赞叹一声。

    “万流合宗”

    万流合宗这四个字是穆丰讲给天苍涯听的,是在他练习古法时,有些迷茫而不知如何进行时讲的。

    按照穆丰的本意是,古法、今法修炼法门有些不同,但起步和结果几乎相同,都是武功的一种。

    如若比较,其实跟道家、释家甚至魔道、邪道几乎相同。

    所以说,千河万流最终汇集于海,没有不同。

    现在,天苍涯将他引导到举重若轻、无极十二式和火龙劲上,却是发现,差别是有,但实质上还是一样。

    这让他忍不住低声赞叹起来。

    万流合宗,仅是四个字,落入老人耳中不亚于雷霆震耳。

    往日,这四个字老人不是没听过,更不是没看到过,只不过没有感觉时,一掠而过,并未在意。

    今日看到天苍涯几个时辰里,轻轻松松将火龙劲练到大成,意外愕然时骤然听到这四个字,顿时心有感悟。

    几十年的生命中所见所闻所知所感,瞬息间如何千百河流奔涌而来,纷纷攘攘的汇集在一起。

    转眼间就突破宗师瓶颈,成就匠师宗师。

    “技不全则情不至,艺无品则情顽劣!”

    老人悠悠的念了一句天苍涯说过的话,当时不过是心有感触,所以才破着面子将天苍涯从那群工匠中强硬的拉了出来。

    现在却是不然,几十年思想碰撞得出的感悟,可不是心有感触,而是深有感触。

    要破大师瓶颈必须技艺高深,然后融入心中情感。要破宗师瓶颈,技术已然不足,当须艺术附加心中情感。

    当然,没有感情的东西,无论你的技术还是艺术多么高深,都是不全的,都是顽劣的。

    可,正当老人心有感悟时,几个汉子响彻空间的暴喝声将他从感悟中惊醒。

    “叫什么叫”

    老人一阵恼火,随即在整个屋子一片寂静时看到炉火内一抹炙热烈焰的红光映照出来。

    “熔了?”

    老人连忙惊问。

    “熔了!!!”

    汉子战战兢兢的回了句。

    “那还不快夹出来?”

    到底老人是个视锻造如生命的人,一见离火赤铜熔化,瞬间将心中不爽抛在脑后,一个踏步过去,抓起铁钳将似熔非熔的离火赤铜夹了出来。

    一抬头,瞪大双眼看着天苍涯,怒喝:“还不取锤,锻打啊!”

    天苍涯一愣,随即恍然,左右看了看,一眼看到一柄栲栲大的,一百多斤重锤,一个箭步过去,拎起锤子跑了回来。

    老人一愣,张口喝问:“这是百五重锤!”

    天苍涯反手挽了个花,不在意道:“略轻,还有更重的吗?”

    老人一呆,摇了摇头。

    “将就用吧!”

    天苍涯来到铁砧前,不丁不八的一站。

    老人凝神一声断喝:“一腿半曲一腿蹬,随力起伏如蝉翼。用鼻一纳三吐,用口三纳一呵喝”

    天苍涯双腿微曲,心中默念着:一纳三吐,三息一呵。

    一纳三吐,三息过后。

    天苍涯鼻腔刚刚呵了一声,猛然感到随着鼻腔共鸣,一股酥麻颤抖的感觉从口鼻间直向肩、背、腰、胯、腿传去。

    突兀的感觉突如其来,来不及让天苍涯反应,他的脚已经向上一蹬,身体随之一起,右手猛地向上一扬。

    “咔咔”

    一个骨膜与骨膜间轻微的碰撞声立时从双脚间传来。

    这不是肌肉间的传导,而是从骨骼间震颤而出。

    天苍涯这一刻仿佛被雷电击中般的震颤起来。

    咔咔咔

    一连串骨骼碰撞声清晰的响起,响声顺着脚、膝、胯,一路竟有大椎攀援到肩、肘、腕。

    响声极大,能清晰的传入傅一搏、苏久文还有老者以及他的徒弟们耳中。

    “这就是火龙劲始初,是用蝉翼的方式从大地借力吗?”

    天苍涯默默感受着力量的来源,同时手臂挥舞到至高处,顺势一落。

    嗵的一声,砸在离火赤铜铁胚之上,轰鸣声响彻空间。

    第一次打铁,任谁进行一个从来没干过的事情,似乎都是一个考验。

    都会有一个患得患失的感觉,都会略微有些紧张。

    天苍涯也是如此,只不过操作的是他,不像旁观人那样,能有个直观的感受。

    他只能在重锤落下复又弹起时飞速的看一眼。

    “还好,变形了,咦,有点偏,下一锤应该打哪里”

    老人以及其他人如何关注,天苍涯不知道,因为他的身心不在手上,不在锤上,已然全部放在铁胚之上。

    锻打其实要点就在这里。

    抡锤谁都会,可是能将合适的力量放在合适的地方,却是不容易。

    这也是名匠与铁匠重要区分之一。

    天苍涯悟性奇佳,第一次不用老人教,他就掌握了要点。

    他默默的将外劲在心中走了一遍。

    然后脚跟轻抬,腰身一挺,一股力量拔地而起。

    脚尖内扣,扭腿、合膝、正胯。

    随后腰间一扭,一股肌肉绞合的力量顺着脊柱传达到颈,这时手臂一轮,铁锤顺势高高抬起。

    就在他手臂高抬之际,右肩微微向后一侧,从脚尖拔地而起的力量也随着肩肘腕手传达到铁锤之上。

    一吐,手臂落下。

    二吐,铁锤落于胸前。

    三吐,铁锤于轰然中砸在铁胚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