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四章 机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器老人的兵器铺不大,是古台府典型的前店后坊的格局。

    也就是说,前面的是一间店铺,挂满了刀剑,后面烈火炙热燃烧着,是兵器作坊。

    店铺不大人却不少,一个小伙计前后忙碌,另有四五个气势不凡的人围着兵器架观看,不时还有人拎刀、提剑的鉴赏着。

    听到老人沉重的脚步声,这些人忍不住抬头观看。

    一见到是老人走进来,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争先恐后的我是东山陈家,我是西山李家的自我介绍起来。

    老人却不管他们,略感不耐的一把手将他们推开,领着天苍涯直接走向后远。

    “这就是匠师的气度”

    天苍涯三人暗自咋舌。

    这些人可都是远道来的客商,如此恶劣的态度不但没有人不喜,相反还主动退却给老人让步。

    冷眼旁观,不由有些后怕。

    刚才如果不是有老人在,那些工匠真要发起火来,能造成何等威势,天苍涯三人几乎不敢想象。

    “莽撞了,不怪谭叔叔见我惹事生气。”

    天苍涯不是傻子,好惹事是因为办事不喜动脑,再加上脾气耿直、粗暴。

    他知道自己喜欢一路给谭月影惹来多少麻烦,也曾经想控制。

    可讲真心话,他在草原生活惯了。

    脾气已然养成,真要勾心斗角的玩起心眼,实在是不适应。

    就好比现在,天苍涯跟着老人走到后院,老人像似看到宝贝一样的看着他,然后亲自端来一块黑石,爱惜的抚摸着,好似抚摸十六七岁少女粉嫩的手臂一般。

    天苍涯的脸立刻变了。

    “师傅,你又把离火赤铜拿出来了,能熔了吗?”

    天苍涯看老人的样子,恶心坏了,坊内其他人却兴奋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追问。

    “过来”

    老人没有搭理他们,而是转头认真的看了天苍涯一眼,叫了一声后,转过身,在另一个铁炉前站下。

    天苍涯呆了一下,然后分开人群走到老人身旁。

    这些人不明所以的转过身,这次没敢跟过去,就在站一旁看着。

    火炉熊熊燃烧,一块铁石炼得通红。

    “你看着!”

    老人又看了天苍涯一眼,抓起一把铁钳,夹起铁石放在砧板上,猛喝一声。

    “嗵!”

    一声重响,铁锤重重的砸在铁石之上,铁石应声变形。

    天苍涯眼眸精光一闪,目光从变形的铁石上抬起,顺着铁锤落在老人身上。

    嗵、嗵、嗵

    一锤两锤三锤,铁锤一起一落,飞速的捶打着铁石,铁石在铁砧上如同面团一般这里瘪一下,那里瘪一下的,随着铁钳翻来覆去,铁石也颠三倒四的改变着形状。

    不大一会儿的功法,几百锤下去,铁石缩小了一倍以上,可硬度却跟刚才截然不同。

    此时,任凭老人如何捶打,铁石稳稳的定在那里,再不曾改变任何形状。

    老人汗如雨下,浸透了衣襟。

    可人,仍稳若磐石般站立,目光透出一股火热的看着天苍涯:“看明白了吗?”

    天苍涯的眼一直盯着老人的身躯,随着老人几百锤落下,他的眼眸仍然稳稳的看着,一动不动。

    许久,他才缓缓的一点头。

    老人大笑,大踏步走到黑石前,双手捧起黑石噗通一声扔进火炉中。大手用力一挥叫道:“开炉,燃火!”

    “是,师傅”

    一个粗大汉子也眼冒精光的走到风箱前,身子一伏,双手抱着拉杆用力往回一拉,槖龠瞬间一瘪,然后用力一推,槖龠呼的一下鼓起,一股巨大的锋利顺着皮囊吹进炉膛。

    炉火呼的一下蹿起,尺长蓝色火苗直接舔抵在黑石之上。

    “排队,一人两刻钟,轮流推,今天时间要长。”

    老人俯身蹲下,目光炯炯的看着炉膛,半晌站起身来叫了一声。

    天苍涯、傅一搏、苏久文傻傻的看着老人,看着满屋人随着老人指挥忙碌起来。

    “那个,天公子”

    苏久文僵硬的扭过脖子,呲着牙叫了一声。

    天苍涯有些无奈的一耸肩头:“我估计是被人抓苦力了!”

    “我看也是,而且还是不容拒绝的那种”

    苏久文幽幽的叹息一声,看似叹息,可天苍涯傅一搏却在他眼眸间看到一闪而过的慧黠。

    天苍涯抬手在他脑后一拍:“你小子,看本公子笑话。”

    苏久文一缩脖,扭过头看着傅一搏一呲嘴,幸灾乐祸的余味十足。

    天苍涯还要说什么时,老人走了过来。

    “前辈”

    天苍涯一抱拳,刚想说话。

    老人一摆手:“你不用说了,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那小鬼说的没错,我就是抓你苦力。”

    天苍涯一愣,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抓苦力,还是不认不识的人。老人这么牛,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说抓苦力就抓苦力。

    老人看着天苍涯,抬手在他胸前抵了抵,然后点点头:“不错,肌肉很壮实,应该又把子力气。”

    天苍涯茫然的点点头:“比力气,我还没差过谁。”

    “那就好!”

    老人的手挪到天苍涯胳膊上抓了一把,感觉硬如岩石般,不由的赞了句。

    “放心,亏不了你的。”

    天苍涯忍不住学着苏久文的样子咧了下嘴。

    他有些拿老人没办法。

    一个是人家年龄大,另一个在东陵大陆,匠师,也就是工匠大师的身份和地位一向很高。

    还有,老人比他还专横霸道的气势竟然将他压抑住,让他一时间缓不过劲了,不知道如何拒绝是好。

    老人咧嘴一笑,转过头,目光中充满了热切道:“知道那是什么吗?是离火赤铜,一种火气十足坚硬无比的奇石。它在我手五年了,想过一切办法都奈何不得。”

    天苍涯眼光一热,似乎想到什么,不由心头火起。

    老人似乎也明白天苍涯想的是什么,一点头道:“奇石,尤其是属性奇石,是神兵利器的原身。老夫年龄大了,身体有些隐疾,不敢强行动他。小子,也是你xing yun,偏偏让我在今天遇到了你。”

    天苍涯默然一点头,他明白,如果不是今天遇到老人,再过几日,古台府人多了,能奈何离火赤铜的人绝对少不了。

    老人是为匠师,是距离宗师仅差一线的匠师。

    他所在意的是锻造,也仅是锻造。

    至于锻造完的神兵利器,落在谁手,是谁xing yun。

    今天天苍涯能被老人看重,是他的机遇,有实力保证后的机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