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二章 挑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起从做决定,出门,上车,到走进古台府,整个行程半个时辰。

    所有人做起事情干净利落,没有一个犹犹豫豫拖泥带水的,模糊间能看到军营中的风范。

    这是半年来穆丰潜移默化的结果。

    从上一世到这一世,穆丰的举止行为看似慵懒,做事行事却又着明显的军营风格。

    说什么是什么,想什么做什么,不要犹豫,不要磨蹭。

    两军作战就是这样,军机稍纵即逝。

    抓不住就过去了,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有时,生与死的距离就是那么一点点。

    谁抓住,谁就活,抓不住,就死。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军营以将帅为主,谁领的兵,作战时就带着谁的风格,高明的将领都不用过招,一眼就能知道。

    小小一个庄园,其实也是这样。

    穆丰虽然没有直接管理,但他在那,少谷雅居无可避免的会受到他的影响。

    “时间还早,你们可以多逛逛,但记得,不要分开太远,否则真要出点什么事,没人照看可要吃亏的。”

    张大年简单嘱咐两句,就向谈府走去。

    傅一搏苏久文本来是受他管制的,可现如今却能算他半个主子。虽然张大年习惯性的嘱咐两句,多余的话却说了不什么。

    再说,就逾越了。

    至于天苍涯,让他说,他也不敢说。

    “走,先去兵器铺,然后在好好转两圈。”

    天苍涯看着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有些兴奋。

    别看他在穆丰身前唯唯诺诺的,其实他也是个胆大包天的性子。

    在天贶山,在雁门关,天官高引是如同谈开崖在古台府,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唯一嫡孙的天苍涯是什么身份可想而知。

    基本上是没有他不能做的事,更没他不敢做的事。

    除了因为天性,欺男霸女他没做过外,就差天没捅出个窟窿来。

    没办法,谁让有天官高引在后给他搽屁股呢!

    也幸好高引家教颇严,对他这棵小树修理的勤快,没养出个纨绔子弟祸害百姓。

    否则,他绝对能闹得雁门关天怒人怨来。

    这半年以来,因为有苦行道一直追杀于他,压迫得他苦闷不堪,后来又有穆丰这尊大神看着,天苍涯再多的性子也不得不忍着。

    虽然前几天有机会跑了一趟古台府,可跟着张大年闷闷的转了一圈,除了购买一堆东西外,哪有机会让他得瑟。

    今天,终于有人陪着他,也终于能松口气了。

    虽然不能太放肆,但遛个弯没问题吧。

    “嗯!”

    傅一搏苏久文两个小家伙憨憨的点点头。

    他俩跟天苍涯不一样,是个纯粹的村里熊孩子,古台府虽然来过,但那时跟现在可不一样。

    那个时候还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崽儿,傻乎乎的跟着大人走,什么也不敢摸,什么也不敢问,心惊胆颤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看什么都那么新鲜,看什么都那么新奇。

    即便是这样,看到鲜衣怒马、烈焰繁华的大人物们,还是胆怯的低下了头,深怕一个不好,受到训斥。

    哪像想在这样,人虽然还是那个人,年龄也并未大上多少,心性却像换了一个人。

    现在的他们即便是没跟在天苍涯身后,也可以挺胸抬头的面对一切,平等的看着周围的人,看着周围的物,想问就问,底气十足。

    他们已经没有了村里孩子的唯唯诺诺,胆小慎微的性子。

    底气,因为自身而存在的底气。

    似乎公子教给他们的功夫并不是最重要的,心性气质的改变才是影响他们一生的存在。

    傅一搏扭头看了眼苏久文。

    苏久文飞速的眨着眼睛,低声道:“小博,这才多长时间,为什么我看他们没有丝毫胆怯呢?”

    傅一搏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好像原来震撼我们心神的东西,现在看来也很平常!”

    像似表明什么,大大方方的抬起头,向左右巡视一圈,那样子,仿佛兽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苏久文抵了抵鼻子,也把腰身一正,手向后一背,模仿着穆丰的气度,骤然变成气质温润、如沐春风的翩翩君子。

    天苍涯不言不语,站在那里看着两个小家伙在那作怪。

    因为一个月时间相处,他清楚他们的底细。

    不过冷眼旁观后,却感到十分惊奇。

    哦,是又那么一股劲,当然要先换一身行头才行。

    不过,虽然他因年龄原因,略显年轻稚嫩些,但气度是对的。

    苏久文抖了抖衣袖,看到天苍涯似笑非笑的脸,眉头一仰:“怎么样,天少爷,咱文少也有那股风范吧?”

    天苍涯看着苏久文得瑟样,忍不住笑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跟公子学习这么长时间,在没点东西,你俩真就得喂狗了。”

    傅一搏苏久文看着天苍涯眨了眨眼。

    天苍涯道:“公子教你们读书写字绘画。读书能启智,能开阔你们的眼界,转变你们的心态,写字绘画能陶冶你们的情操,能师法于自然,让你们感悟天地山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否则一辈子也就是个匠人。”

    傅一搏苏久文听得愣愣的,一时间竟然有些感动,说不出话来。

    “匠人,还一辈子也就是个匠人,匠人怎么地。古台府匠人地位高崇到你嘴里还就如此不堪。”

    陡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待傅一搏苏久文转头看去时,正看到一个白面工匠站在三人旁,忿忿不已的看着天苍涯。

    不仅如此,他的声音还异常高亢,引得行人纷纷转头观看。

    天苍涯闻声一愣,待看到这白面工匠气昂昂的走过来时,忍不住撇嘴,笑了。

    “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不是听瞧不起匠人吗?”

    白面工匠此时手里还拎着一柄锻锤,锻锤随着他的话音一高一低,而一起一落着。

    “什么,瞧不起工匠...”

    天苍涯还没说些什么,又有两个工匠走了过来,蹙着眉头,眼色阴郁的看着天苍涯三人。

    “呵呵...挑事啊...”

    天苍涯笑了,双手一端,跨在胸前,微微低头看着个头仅到自己鼻端的白面工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