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一章 进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里两位太玄大能,相隔千里神交于天。

    看似很玄幻,实际除了他们也仅有古台府内罕见的几个人稍有所感,其余众生皆茫然不知。

    “是谁?”

    花陌披衣而起,站在窗口向外眺望。

    “花施主也感觉道了吗?”

    观行上师婆娑着走了过来。

    花陌凝重着,点点头。

    “好强大的气息!”

    程炳渊推窗跳了出去,站在房顶遥望远方。

    “一个在这里,一个在那里,难道是...”

    都天玉虎谈开崖批书公文的手一顿,脸色变幻着,似怒似喜。

    他的气势深渊如还,在穆丰和道人神魂相交时就已然察觉。

    也正因为他的修为比花陌他们深厚,才更能体会到,天空之上千里相交这两人的修为如何的惊人。

    “几乎都在我之上...”

    谈开崖有些不甘又有些无奈。

    武修就是这样,修为差上一线,几乎就是天壤之别。

    谈开崖的手顿了一下,脸色恢复漠然,一字一句的批阅下去。

    实际呢,他的心海一直在翻腾着,在思索着:“那个在南方千里之外,千里之外,那为位置是,临猗府。难道,是他...”

    一个搅动九州的人名出现在他心里。

    “如果是他,能与他争锋而不落下风的会是谁?”

    谈开崖的手略略一顿,想到另一个神威如海的气息近在咫尺,心头一阵不安,随即又一个人名在心底泛起。

    “能是他吗?他似乎很年轻...”

    谈开崖默默的思索着,翻涌的心海始终不能安定下来。

    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虽然谈开崖不是那么霸道的人,却一样不能容忍能够威胁到他的人在身边徘徊。尤其还是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突然出现的人。

    “如果是他,则还罢了,如果不是...”

    谈开崖眼眸中精光一闪而逝,书房内骤然一冷。

    二十年前都能毅然决然破门而出的他,岂会是善男信女。

    古台府这一夜,风轻云淡,穆丰却不知他一时心血来潮的回击,让多少人彻夜不得安眠。

    转眼,十天过去。

    傅一搏、苏久文基础兵刃完全入门,剩下再想进阶,全靠天长日久的苦练了。

    另外,他俩也没把傅一仲、苏景文这十几个家伙丢下,一替一个的,找空闲时间盯着,紧赶慢赶的把基础拳法传了下去。

    他们练的功夫,应名是基础功法,实际上与百姓间流传的基础功法差不多,区别仅是穆丰把无极桩的吐纳心法完美的附加在基础功法上。

    如此一来,基础功法无形中多了一种玄妙。能在强筋壮骨之间,温养心神、蕴养心境。在天长日久的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个人的根骨、资质,让他们未来突破真元境少了五层屏障。

    初时,孩子们只是依靠对穆丰的敬畏,磨练着多多少少都会一点的基础功法,其后,因为对无极十二式的掌握而轻松体会道基础功法的玄妙,孩子们一个跟一个比着的练习。

    越是练习,他们越是体会到这个基础功法竟然如此不同。

    练功,再很多时候就怕比。

    一个人单练,在好玩在有意思的东西,也会感觉索然无味。

    一堆人共同练习,互相攀比,共同进步,在枯燥的东西也会感觉好玩。

    无形之中,进步神速,待到回首看时才会发现,原来我已经走这么远了,原来我已经抵达从来没敢想到的高度。

    事实就是如此,仅仅十天过去。

    傅一搏、苏久文掌握了基础兵器,傅一仲、苏景文他们也掌握了基础拳脚。

    另一边的天苍涯也在不知不觉间达到举重若轻的程度。

    所有人的进步都是可喜的,而这一日,少谷雅居的补给又需要添补了。

    张大年叫上老汉,套上马车,自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巡视,看看谁还却点什么不。

    “对了,你俩还跟我进城不?”

    等张大年从穆丰的修炼室走出,一眼看到傅一搏苏久文,随口喊了句。

    “张叔,我俩的兵器炼好了!”

    苏久文闻听跑了过来。

    “前两天应该就好了。”

    张大年顺着楼梯一直走到外面,向西一拐,随口回了句。

    “好了,那得去,这还是我第一柄兵器呢?”

    苏久文欢喜得几乎手舞足蹈。

    两个家伙身体还未长开,大人的兵器用不了,太长。匕首短剑什么的,不是刃太宽,就是太窄。

    因为有穆丰的话,张大年索性寻了一家不错的兵器铺子,特意丈量了两人的身高手臂,订制了两柄。

    傅一搏的是柄长刀,苏久文的是柄细剑。

    生平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兵器,让两个小家伙激动了好几天。

    也就少谷雅居刚添补一车补给,不可能因为他俩特意去一天,让两个小家伙憋闷了好几天,今天听到张大年邀请他俩,立刻一个虎跳跑回屋子换装去了。

    “天少爷还缺什么不。”

    张大年顺着木楼向西然后向北一绕,来到天苍涯身旁。

    虽然天苍涯跟少谷雅居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过因为穆丰、玉胧烟的缘故,现在在少谷雅居是仅此于穆丰的存在。

    天苍涯也是刚修炼过,正在静立,听到张大年的问话,心头泛起傅一搏苏久文刚才兴奋的叫声。

    我似乎也应该有柄属于自己的兵器。

    傅一搏苏久文因为出身的原因,才有属于自己的第一柄兵器。

    天苍涯就不同了,他出身高贵是天官高引的外孙,在雁门关是顶级大少,第一柄属于自己的兵器早不知是几岁时拥有的。

    至于到了现在,兵刃已经不知换了多少把。

    可那是以前,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兵器。

    不过...

    天苍涯想到几天后,似乎应该有一柄趁手的兵器,无论是练功还是什么,都很有用不是。

    “嗯,他俩去,那我也去吧。”

    天苍涯想想,顺势点头。

    张大年闻听就是一愣,不过没说啥,点头应下。

    天苍涯已经是第二次跟张大年进城了,第一次张大年没注意,但知道天苍涯购买了几大包东西。

    才十天,又要跟去。

    张大年笑笑没说什么,人家是少爷,有钱就买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