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九十章 神交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少谷峰的半山腰,一阵异动惊动所有人。

    空空空,树木断裂。

    嗵嗵嗵,山石崩碎。

    基础拳法展开,双拳劈、冲、扫、挂,身法起、落、进、退。

    天苍涯双拳一摆,双脚一踏,地动山摇。

    平日里,天苍涯坐立行走,甚至奔跑都看不出又什么毛病,可现在他练起拳法立刻像换了一个人。

    树断根折,山石崩裂,动静那叫个大。

    直看的傅一搏苏久文瞠目结舌,直看的傅一仲苏景文鬼哭狼嚎,不敢相信。

    而这个时候,天苍涯才知道,融元入骨虽然痛苦,结果却是如此惊人。

    这个痛苦还在值得的。

    值得是值得,可那痛苦,绝对是千刀万剐的无数倍。

    那就如同自己手拿锉刀锉着自己的骨头,明知道痛苦还要继续锉下去。

    怎么就能忍心下手。

    想到这里,天苍涯脚步一个错位,一块青石咔嚓一声裂开。

    “哎呦,又踩错位了。重来...”

    天苍涯撇了撇嘴,身形一晃,踏步冲拳,一拳捣出去。

    咔嚓一声,凌冽的拳风呼啸而出,一棵大树横出的虬枝应声而断。

    “我没想用劲啊!重来...”

    天苍涯撇了撇嘴,身子一退,踏步冲拳,呼的一声,一拳捣了出去。

    他练的拳法,不是放,而是收。

    就像穆丰说的那样,你现在随便一拳、一脚,自己没感觉,实际已是千斤之力。

    等什么时候,练得举重若轻了。

    一拳下去树叶不动步摇,一脚下去,枯草不断不折,才算是好。

    “真是憋屈,嘁哩喀喳该折的折该断的断多好,还得收着。”

    看着身边的碎石断枝,天苍涯咧了咧嘴,知道晚上又要挨骂了,忍不住心头一阵恼火。

    他知道,穆丰这么磨他是为了他好,可草原上生长的孩子就是大气,做什么都要豪迈大气,这么收的练,就是感觉窝火,憋屈。

    可越是感觉窝火,越是感觉憋屈,他就越收不回来。

    啊啊...啊啊...啊...

    天苍涯一怒而吼,带着韵律带着节奏,分成三段音符,双拳翻飞,冲拳、披挂、横扫,双腿奔行,翻身起落。

    拳风呼啸,震荡得尘埃飞起漫天密布。

    “你个混账东西...”

    陡然传来穆丰一声冷哼,随即一道掌声拍来,山腰仿佛卷起一道小旋风,将枯枝败叶,碎石沙粒带起,飞入半空跌落江水之中。

    “公子发怒了...”

    被尘埃扑了半身的熊孩子,低叫一声。

    天苍涯没有防备,半个身子被穆丰劈空一掌带起,飞起数丈高跌了下来,虽然没有伤痛,但那张脸已然涨得通红。

    没人注意时,他吐了吐舌头:“倒霉,忘记了,这里离少谷雅居不远,这么多的尘埃,搞不好那些仆妇婆娘得打扫一天。怪不得公子要发怒。”

    天苍涯可是知道,穆丰这人脾气很好,对谁都十分和气,不论是太玄大能还是仆从婆娘,都如沐春风般。

    真要有事!

    比如,他突破什么的,别说掀起点尘埃,就拆了半个少谷雅居,穆丰都不会发怒。

    可像他这么没事开作什么的,就别怪穆丰发飙,让他吃点苦头了。

    不过,天苍涯就这么贱,发泄一番,让穆丰骂一气,举重若轻的修炼竟然突飞猛进,半日功夫较前两天的成果都大。

    到晚上休息前,他都在想,时不时在作上一通,没准还能提高一些。

    不过想一想,又没敢。

    白天是第一次,穆丰其实没在意,可要明知故犯的再来一回,搞不好要真吃苦头的。

    那?

    洗漱一番,天苍涯躺在床上,透过窗口望着天边月,骤然想起谭月影来。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谭叔叔应该上岸了,他应该向南直奔天贶山了。

    路线,应该怎么走呢,逆流三千里,然后向南,我也这么走吗?

    在胡思乱想中,天苍涯沉沉入睡。

    隔两个房间的楼上,就是穆丰的修炼室。

    穆丰有属于自己的主卧,只不过半年以来他几乎没在那里休息过。

    修炼室,就是他的休息室,这个,这有张大年、傅一搏、苏久文三个知道。

    又是一天过去,本来应该休息的他倚着窗口望着天边的月,空灵的不知想着什么。

    穆丰和孝野那点伤,半年以来早就修养好了,不止如此,就连晋升太玄境身体的亏空也修复好了。

    正常来说,他早就应该离去,之所以没有离开,他的借口是给傅一搏苏久文补元培基,后期是为了张大年那点情分教导几天傅一仲苏景文这十几个孩子,再后来他的借口是瑜白令,是给天苍涯天官雕像解密,再后来是接下应该是寿山令的任务,保护天苍涯一个月。

    是这样的吗?

    别人不知道是不是,穆丰还能不知道吗?其实,真正的原因是,穆丰不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回九华别院吗?

    他是有点想师傅,想师兄弟们。

    可即便是想了,即便是回去,然后呢?

    然后,穆丰还是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人生再世,做任何事都应该有个原因,有个为什么吧。

    偏偏穆丰再世,就不在想做什么,什么为什么,连做什么都不知道,还去那找那个为什么?

    你说找父亲?

    那个父亲是谁穆丰都不知道,找他做什么?

    严重点说,就连那个父亲找到他了,他看不顺眼,认不认都是个问题呢?

    别说什么因果报应的话题,别说什么你担了这个肉身就要应这个因果。

    你的父亲,给予你生命的因果,你必须要承担,必须要给予回报。

    我报你个头,我让你给的,想的话,你要我还你,认你,得看你顺眼,否则,认你做什么?

    上一世,穆丰就不认因果认人情。

    为了人情,岳飞岳鹏举,他宁可前半生为他守护,后半生拖着半残的身子毅然赴死。

    这一世,他仍然只认人情不认因果。

    穆静文是他母亲,他认,即便半疯半癫,因为穆静文用生命为他补元培基。所以,即便九龄之躯,他也怒杀三日,用生命在谿谷重狱,留下小毒物的名头。

    至于父亲,连母亲都不认,连荀洛都不如的人,他认他做什么?

    真得,不是他生性凉薄。

    在这个世界上。

    荀洛,为了母亲无怨无悔的付出,这个人情他认。所以成为他生命中的唯一,唯一肯于付出的人。

    至于其他人,没有。

    九华别院,师傅、师兄、师弟们,加在一起能算半个吧。

    不是为了别的,还是因为那里给他一个家的感觉,虽然待的时间短,但那里没有利益纠缠,对任何人都能无怨无悔的喜爱。

    所以,当悲哥失陷天涯山脉,即便又天罡境的魑他们在,穆丰仍然毫不犹豫的闯了进去。

    太常道长他们闻听,也会毫不犹豫的追上去,即便身受重伤也毫无怨悔。

    不过,这种人情对穆丰来说,想还很简单。

    但他没有想还的意思,师兄弟之间,感情好不是嘴上说的,就是这种人情一点点加上来的。

    “只不过,现在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穆丰搓了搓手指,看着天空高悬的明月,想起苦行道君张姒,想起苦行道,想起白翎军,想起即将道来的匠师交易大会,他突然感觉手指发痒。

    “张姒,应该是个好对手!”

    自打出生本地,到现在,一直感觉有些迷茫的穆丰,突然对未来的生活感觉到一点兴趣。

    毕竟是外世转生的人,没有胎中之迷的蒙蔽,让他始终跟这个世界有一种疏离感。

    人与人之间的淡漠,让穆丰无法融入太多的情感,所以他一直都尽可能让别人亏欠于他,而不想亏欠任何人人情。

    即便尤绡红让他心生涟漪,可该转身离开时,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去。

    如果有缘,终会相遇。

    人情意外能让他兴奋的只有武学。

    两世皆为武痴的人,能吸引他注意的只有武学的巅峰。

    那里,风景才是最美的。

    不经意间,穆丰仿佛在天边想到天涯内域无间谷底的老不死,还有老不死口中的白老子。

    一人仗剑走天涯,是何等美丽的神话啊!

    还有十二天...

    穆丰身子向后一仰,躺在地板上,静静的合双眼。

    我不相信,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一个人,你会不来。

    而一旦你来了,你一定会感觉道惊喜。因为,有我在这等着你呢?

    许是太玄大能身合天地,神感相交。

    在这一刻,穆丰骤然感应到一泓湖水微波荡漾。

    一位布衣道者脚踏湖水徐徐而走。

    微波陡然而止,一道一道涟漪仿佛石刻一般停在那里,道者仰望弦月,目光精芒爆射,穆丰目光微阖恬静的脸模糊间浮现出来。

    “古台府...”

    就在道者轻声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穆丰双眼缓缓睁开,嘴角微启,恬淡的笑容点点浮现。

    “临猗府...”

    两张面孔,一张恬淡一张淡漠,四目相对之际,弦月陡然破散。

    就仿佛静谧的井水被投入石子一般,井水跌宕起伏,四下溃散再也形不成一张镜面。

    “临猗府,狐唐的狐家...”穆丰淡然一笑:“苦行道君已经到了澄州,快了,就要见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