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九章 保你安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公子出关了,少谷雅居瞬间散发出勃勃生机,仿佛一夜间活了过来。

    仆妇们有说有笑,指使着仆从从里到外打扫起来。

    就连那群小蛋子们都怯怯的走进来。

    看到没人阻拦,撒欢的跑了过去,里里外外,池塘树林的打扫起来。

    小半天的时间就让庄园变换个模样。

    别看少谷雅居小,没有个主心骨也是不行。

    翌日清晨,穆丰把小家伙打发出去,让傅一搏、苏久文领着巡视去,另外嘱咐他们,可以把基础刀法、基础剑法分人传下去。

    这让傅一仲苏景文他们开心不已,差点没给穆丰跪地叩首。

    穆丰笑笑不语,不过是些筑基功法,学不学的,传不传的他并不在意。

    唯独留下的天苍涯,才是穆丰在意的。

    仔细的一检查,穆丰发现天苍涯练的十分不错。

    初期,融元入骨,最关键也最危险,是由谭月影亲自在旁看守。

    半个月时间,几乎完美的将元海最后一丝真元融入骨骼之中。

    说他危险,因为不容犯错。

    可那锥心入骨的疼痛是很少人能够忍受,更别说还要在疼痛下继续融元入体。

    能完美达成的,更是少中又少。

    一旦无法继续下去,半途而废绝对会导致骨骼崩裂,严重更会致死致残。

    为什么穆丰没有在旁守护,而是交给谭月影。

    那是因为,能够把持自身的只能是天苍涯,就算是穆丰在旁守护,最多能保证他半残废的生命,身体是谁都没有办法。

    而半残废的生命,对旁人也许是庆幸,对天苍涯那是生不如死。

    那样的话,是穆丰还是谭月影,没有区别。

    这个解释谭月影、天苍涯都没有异议。

    等天苍涯凭借超人一等的毅力,完美达成后,谭月影就没有了作用。

    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时,谭月影才有了离开的心思。

    天苍涯充满急迫的心思看着穆丰。

    穆丰笑着领着他来到山后,在这里,回头能看到少谷雅居,抬头能够眺望到古泾河。

    在一斜眼,还能看到傅一搏领着十几个熊孩子满山的跑。

    穆丰压低了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练功,不用任何功法,只消基础拳法,或是无极十二式。”

    “啊!”

    天苍涯一愣,有些不懂的看着穆丰。

    穆丰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会教你什么功法吗?”

    天苍涯点点头。

    穆丰一摇头道:“你修的是古法,我会的都是今法,不能随意教你。”

    说着他点了点天苍涯胸口。

    天苍涯知道,天官雕像就藏在那里,穆丰的意思显然是告诉他,他想连高深点功法,还得求天官令。

    可是,他现在根本看不到后续功法。

    穆丰无奈的道:“那天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为你消耗太多。”

    天苍涯寂寥的一点头,他也知道,穆丰对他已经够可以的了,不能强求太多。

    穆丰又道:“古法,你只能等谭先生的结果,别的我也无能为力。不过最少半月时间,凭借我的学识,我只能帮你一点,应该说是你学古法前最重要的一点。”

    天苍涯眼眸瞬间一亮,抬起头看着穆丰。

    穆丰手指一挑,点着天苍涯道:“你现在最重要的其实不是着急学功法,而是练习掌控,掌控你肉身力量,细致入微,达到举轻若重,举重若轻的地步,到哪时,即使你学不到功法,也能做到同级无敌。”

    “什么?”

    天苍涯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穆丰。

    穆丰用力一点头道:“真元境是什么,化气成元,天罡境是什么,凝元成罡。你现在的状态是什么,你知道吗?”

    天苍涯感知下身体,只觉得浑身异常沉重,体内浩荡的真元空空无有。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穆丰淡然一笑道:“真元境,化气成元无法力气,较常人最多力气大一些,最多能御气离体,还是虚劲。天罡境,凝元成罡,具现成型是不假,罡气锋利无坚不摧也不假。可那针对的是旁人,而不是你。”

    天苍涯一愣,不禁有些茫然。

    穆丰伸手顶着天苍涯的胸口推了推,笑道:“你现在是什么状态,是融元入骨,一身真元融入骨骼之中。初时有些不适应,感觉身体沉重许多,沉重就对了。”

    “沉重怎么就对了?”

    天苍涯还是有些茫然。

    穆丰道:“沉重,最起码负重增强,承受力增强了。”

    说着,穆丰的手指微一用力,天苍涯本能的身子顺势一仰,卸力,腰背一挺又回过身来。

    身子在动,脚步却纹丝没动。

    穆丰笑道:“看看,就我这一指,普通真元境最少要退后三步有余。”

    天苍涯一呆,因为刚才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完全是身体的本能在动。就这,就能抵得上普通真元境了。

    可是,穆丰不会糊弄他的。

    穆丰继续道:“现在,你的身体在嬗变中,仅是骨骼有些变化,下一步,真元融骨入髓之后,会重新化生血肉,然后你的血肉、筋膜、皮毛都会一一转化。到那个时候,周身一转变化,你会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无论是真元境的御气离体,还是天罡境的罡元具现都伤不得你分毫。”

    天苍涯直听得目瞪口呆,一张大嘴列开血盆般的大,几乎不能合拢。

    穆丰伸手在他肩头轻轻一拍,就听天苍涯脚下咯嘣一声轻响,人骤然矮了三分。

    天苍涯茫然的低头一看,又是一愣。

    这,人还没感觉呢,怎么脚已经陷入到青石之中过来。

    穆丰伸手指了指:“看到没,这就是骨骼承受力的变化,你,不用任何功法修行,已经变成巨力怪兽了。”

    天苍涯精神一震,兴奋的一抬头道:“那,苦行道君张姒...”

    穆丰轻轻一摇头:“跟他还是没法比,光有力气不行。”

    天苍涯顿时脸色发苦,随即又抬起头看着穆丰道:“那,公子,我现在要学的是什么?”

    看到天苍涯并未受到打击,仍然气势昂扬,穆丰点头道:“你现在需要学习掌握,要熟悉身体的改变。不要像现在这样,明明有巨大的力量却不知到如何去用。要让这股强大的力量变成你自己的力量,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

    “嗯!”

    天苍涯用力一点头。

    穆丰又道:“二来,要会用自己的力量推动身体的改变,减短身体改变的时间,尽快完成血肉、筋膜、皮毛的衍变,你身体改变完成越早,等你离开我这的时候,保命的能力越强。”

    长长吐出一口气,穆丰拍了拍天苍涯的肩头。

    “你的敌人很强大,依靠别人终究是不行的,想要成事,只能靠自己。”

    天苍涯低着头,揪了揪鼻子,死命的吸了一口气。

    穆丰方向手,半攥着拳头,拇指揉搓着食指,看着涛涛江水,半晌才道:“给你十天的时间,好好练习基础拳法,无极十二式,这两套拳法虽然是基础功法,但能触及周身上下任何一处,是你衍生气血筋骨最好的筑基功夫。”

    然后他抬手一指古泾河。

    “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十分好,前后左右尽在眼睑,是谭先生花费半月时间找到的。”

    天苍涯愣愣的一抬头,憨憨的看着穆丰,又左摇右摆的看了下自身所处的位置,有些不懂的挠了挠头。

    穆丰笑道:“匠师大会即将临近,最多不过十天功夫,该动的人差不多也应该动了,白翎军有古台府人看着,应该没功法答对你,苦行道有烽火看着,也应该顾及不到你。”

    天苍涯双眼微眯,怔怔的看着穆丰。

    他没有想到,一直闭关看似对他不闻不问的穆丰,自己的事情其实一直都在他心里。如何做,如何敌对似乎早有决断。

    因为谭月影的离开,感觉天下茫茫只剩下自己的那种孤寂,那种寂寥、寒冷的心,不由感到暖暖的。

    “最后几天,真正能危及到你的,恐怕只有苦行道君张姒,以及他身边那几个苦行使者。”

    穆丰双手在身后一背,仰望天际沉默不语。

    天苍涯刚感觉有些温暖的心,忍不住就是一紧。

    说起白翎军,说起苦行道,别看人多,其实对他的威胁真就不如苦行使者,而苦行使者人再多,论起威胁不如苦行道君张姒一人。

    怎么办?

    天苍涯想起外公天官高引。

    他见到的强人,首推心中的偶像就是外公高引,而高引正是被张姒亲手击杀的。

    那???

    天苍涯的目光落在穆丰背影上。

    穆丰淡然道:“他们交给我吧!”

    说着,穆丰伸手向后一指,方向正是古泾河。

    “谭先生应该告诉过你,那是你离去的唯一通道。”

    穆丰身子一转,看着天苍涯。

    “不用管什么时间,只要你看到或听到又追杀你的人,你就往那里跑。不管是张姒还是谁,在这里我是你最后的屏障,只要你跳进古泾河,你就安全了。”

    天苍涯狠狠的一点头,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

    那天,似乎外公就是这样跟他说的。

    在天贶山雁门关外,谭月影似乎也是这样说的。

    今天,穆丰又是这样说的。

    我...

    天苍涯一抹袖子,转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