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七章 准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山上的生活很枯燥,也很简单。

    男人们从早到晚围着港口转,女人们围着山脚田边转。

    基本就是港口到村里,村里到港口的,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两点成一线的生活。

    于是,没人看也没人管的熊孩子们天天的撒在山里,成了不服天朝管的山大王。

    大一点的还能打打草,搂点柴,偶尔猎点野食填补家用。

    小一点的真就撒开欢了的野,不到晚上是见不到人影。

    原来,小谷村力一切都是自给自足,可自从穆丰住进少谷雅居之后,张大年明显感觉有些捉襟见肘。

    隔三差五的就得跑趟古台府,那为爷可是贵人,村里粗坯东西那里敢给他用。

    吃穿用度,有些是府里调配过来的,有些就得他时常去府里取。

    虽说是有些繁琐,但张大年乐在其中。

    别看小谷村距离古台府二三十里,虽然他是庄头,可若没事他也不能随便跑。

    万一被谈府管事看到,说大是大说小是小,可大小都是罪过。

    现在却是不然,他想进城就进城,不嫌厌烦,一日去三趟也没人敢说什么,甚至还会主动过问,缺银子不,还用在提点些不。

    不过,张大年确实像穆丰说的那样,知进退,他从来没借用穆丰的名头混点银两用。

    自制力一向是张大年颇为自傲的优点。

    今天,他早早用过早饭,来到少谷雅居,吩咐几个婆娘清点一点杂物,看看还缺些什么。

    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口粮肉食火烛。

    蔬菜是不用了,少谷峰什么都缺,就是不却蔬菜,不过水果是没有,这个要补充些。

    张大年转了一圈,心里记下。

    从厢房、厨房出来,张大年又在楼上楼下走了一趟,他发现,笔墨纸砚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他其实很奇怪,你说穆公子传人功法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让几个孩子读书识字,写写画画呢?

    张大年只是有些看不明白,其实心里更高兴。

    因为寻常百姓力,学武健身的多了,读书识字却是很少。

    他在想,这些孩子如果只是学武,成不了武修的话,多认识点字,至少不用窝在村里刨地,港口扛活。

    再说了,进城寻个伙计也要比别人轻松,是吧。

    想着看着记着的时候,张大年晃晃悠悠的走上了二楼。

    刚一上楼,看到穆丰的修炼静室,张大年就想到静室内的檀香炉。

    哦,对了檀香不够了。这个很重要,记得去府里取。

    想着想着,他在静室前停了下来。

    就在张大年犹豫是不是应该推门进去,询问一下穆丰还需要什么东西时,耳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张大年一回头,正好看到谭月影领着天苍涯走了过来。

    “呦,张庄头也在?”

    谭月影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张大年。

    张大年谦卑的一笑:“谭先生啊,小的一会儿准备进城,填补些缺物,正想问公子还缺点啥不,却又怕打搅了公子。”

    谭月影了然,他在少谷雅居居住也有半个月了,张大年几日一进城的规律他也清楚。

    “哈,正巧,咱们一起打扰打扰公子!”

    谭月影笑着走到门前,轻轻叩了叩。

    “庄头进城啊,几时回?”

    天苍涯向张大年身边一凑低声问了句。

    张大年一愣,随即道:“半日就回。”

    “那,我也跟去看看。”

    天苍涯低声道。

    “啊!公子是...”

    张大年迷惑的看着天苍涯。

    天苍涯半个月来一直跟着穆丰学武,跟着傅一搏巡山,还真就没进过古台府。

    今天怎么想起要进城了呢?

    张大年有些迷惑不解。

    天苍涯沉默一下,随即抬头笑道:“我想进城填补些衣物。”

    “额,也好,一会儿我走时叫上公子。”

    张大年目光在天苍涯身上一扫而过,很笑应下。

    天苍涯平日穿着的衣物与傅一搏他们不一样,是华丽的公子服。唯有清晨巡山时会换成布衣,就这需要填补什么?再说了,他要什么,烽火给什么,根本无需他亲自进城。

    不过,再怎么说,天苍涯也是少爷,张大年是仆人,能给他解释这一句,还是看待张大年天天侍候有那么一点感情,要不然,什么都不说,他张大年也不是得应着。

    静室内,穆丰应了一声,谭月影、天苍涯推门进去,张大年乖巧的站在门外,没进去打扰。

    穆丰他们三个都是贵人主子那个档次的,他们谈点什么事,无论大小,身为仆人都不能偷听,这是身为下人的本份,张大年恪守铭记,绝不过线半步。

    静室门半开半合的,迷迷糊糊的传来里面的声音。

    张大年连忙又向外挪了两步,就这两步间他听到里面谭月影的话,意思似乎是在告别。

    告别!

    张大年一愣,来的时候是两个人,怎么半路途中要走一个呢?

    少谷雅居,张大年时刻侍候着,在怎么避讳很多事情其实他还能知道个大概。

    毕竟这是个大活人,再怎么避讳,再听不到什么,靠猜测也能琢磨出点东西来。所以,张大年知道,这两位爷,是那位姑奶奶介绍来的,是给咱们这位公子找的麻烦。

    似乎是有人追杀他们,这才找上门来,求公子保护。

    保护就保护,你半道扔下一个小的干什么?

    张大年眼眸转了转,随即甩了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到脑后。

    咱就是个小人物,大人们的事情咱不掺和,也掺合不起。

    就当不知道,就当不知道...

    张大年一边嘀咕着,一边又把脚悄悄向外挪了挪。

    看着天上的白云,山上的枯草,近处的孩子练着功夫,远处的孩子嬉笑打闹着。

    这才属于他喜欢的生活。

    不大一会儿,静室门被推开,谭月影、天苍涯从里面走了出来。

    “天少爷,我见过公子一会儿就走。”

    张大年连忙迎上去,眼角扫着谭月影,向天苍涯卑微一躬身。

    “嗯,我准备准备就去找你。”

    天苍涯随口应了一声,然后看着谭月影。

    谭月影向张大年一点头,转过头低声道:“一会儿你去城里准备点东西,万一事情不妙,记得下水,按我说的做,那是你唯一生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