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五章 转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句话,一个应承,天苍涯就在少谷雅居住了下来。

    有穆丰的话,有穆丰保护,无论是天苍涯、谭月影还是玉胧烟都感到十分安心。

    至于穆丰指给天苍涯的加餐,异兽肉自然由烽火全全负责。

    异兽,相当于武修。

    如果寻常百姓,想吃异兽肉,绝对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是痴心妄想。即便换做武修,也不是想吃就能吃的。不过有穆丰一句话,吃的人还是天苍涯就不一样了。

    而且还仅是一级异兽肉,都不需要再付其他费用,那一件天官至宝完全可以让天苍涯吃到老死。

    谭月影乐呵呵的再天苍涯旁边选了一间房住下,只有玉胧烟看着穆丰的背影,脸上勉强挂着微笑,离开了。

    如果穆叔叔没有那句话就好了。

    玉胧烟也知道烽火这事做的不地道。

    明明接的是瑜白令,偏偏推给穆丰一个寿山令的任务,无怪乎穆丰不喜,甚至说出‘下一回不管什么任务,不要找我了’的话。

    可是,烽火也没办法,匠师交易大会日益临近,走进古台府的人越来越多。

    同时在多方势力的努力下,更多的人发现,白翎军果然蠢蠢欲动,不安分的气息逐渐显露出来。

    烽火实力再强,一个古台府又能有多少能人让他们支配。

    稍强一点的人都分配出去了,求助的人还络绎不绝。

    能召集的寿山令使者都召集到了,可结果却是,再来几倍的寿山令使者也不够用。

    在这里,天官至宝的任务是最好的,也是他们万万舍不得推开的。

    想一想白翎军如果发现天苍涯,他们似乎只能依靠穆丰。否则一块天官至宝再配一位寿山令使者,加上穆丰,他们就得搭上两个强人。

    这么亏损的买卖,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做。

    想着穆丰年轻,所以才让玉胧烟耍了这么一个花招,却不想惹恼了穆丰。

    也不知道这个买卖是亏是赚?

    走到少谷峰山下,玉胧烟回头张望了一眼山腰,想了想又摇摇头,绝美的脸上挂上一丝犹豫一丝忧愁。

    幸好,穆叔叔没有把瑜白令退回来,还有的挽回。否则,叔叔一定会后悔。

    玉胧烟想到大掌柜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样子,嘴角竟然忍不住流出一丝笑意来。

    他应该是高兴呢,还是懊恼呢?

    烽火大掌柜,是玉胧烟的叔叔,亲叔叔。

    这个,穆丰恐怕真没想到。

    不过想到没想到,其实跟他都没关系。

    说实话,如果不是玉无达的关系,连玉胧烟他都不会在意,岂能会在意玉胧烟的叔叔是不是烽火大掌柜。

    穆丰在意的,永远只有武学。

    前生他就是个武痴,今生有了更高的追求他那里会把心思放在别处。

    再说了,往日他接触的都是今法,突然在天官雕像上冒出来一个古法,还是顶级古法。

    虽然仅是短短百字,却替他打开了武学的另一扇门。

    大宗师的修养,不是白给的。

    穆丰不用看到全部的巨灵神功,只需那短短百余字,给他一个引子,一个线头,他能顺着线头捋成一座高山。

    横练功法、内修功法、基础外功、基础内功、顶级外功、顶级内功。

    佛家、道家、儒家、墨家、兵家和阴阳家。

    各种各样的功法在穆丰心头翻转,一遍一遍滚动,时而泾渭分明,时而混杂期间。

    整整十天的时间,静谧的修炼室内只有穆丰一个人在里面,他完全的沉浸期中,连吃喝睡眠都完全忘却。如果不是有一个贴心的张大年,弄不好他有像沉没在古泾河底一般,忘却一切。

    “公子,古台府送来一份请柬,十五日后匠师大会开幕。”

    张大年又一次走进修炼室,端着第三次热好的饭菜,低声汇报一句。

    倏忽间,穆丰的双眼眨了一下,迷茫中的他好似被什么给清动,呆滞中眼神霎那间恢复清醒。

    “哦,都快开始了...”

    混沌中的穆丰大脑空空随口回了句,然后他就定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

    看着张大年,怔怔的呆立着。

    张大年人也卡在那里,傻傻的看着穆丰,好半天才将方盘放在方几上,顺手拿起请柬,双手横拖着奉了上去。

    穆丰的魂游天乡的状态,张大年遇到无数次,早就习惯了。

    只不过身份地位的差距在那里,有些礼节该做还是得做。

    穆丰怔忡了半天,才将注意力收束回来,结果请柬,呆呆的看了半天,喘息了一下回过神来。

    “匠师交易大会只有半个月了?”

    “是的,少爷!”

    张大年以及习惯穆丰魂游天外的状态,他问他的,他回他的,看似两个世界的人巧妙的融为一体。

    穆丰看似点着头,张大年却敏锐的发现,其实少爷的注意力又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古台府人多了很多,就连翠屏山上出入的人都多了不少!”

    张大年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其实蕴含很多。

    他还是太小心,有些话或是有些揣摩想说又不敢说出口。

    这点,穆丰知道,所以,即使他神游所属,也不会随意忽略。

    茫然中,即使穆丰都不记得他在说什么,还是本能的吩咐道:“让傅一搏他们将巡逻路线缩短,集中在少谷峰。”

    “是,少爷!”

    张大年躬身回答着,连问都不问,直接应允下来。

    “知进退,明事理啊!”

    穆丰高兴的评价了张大年一句,让张大年心中欢喜。

    这话,按道理穆丰是不会随意说出的,可现在,他神有所属,支配他的完全是本能。

    本能脱口而出,却是张大年从未想到的。

    兴奋的他转出身,召唤过十几个孩子重新安排。

    于是,从这天起翠屏山东西两侧再也不见十几个孩子的踪影,少谷峰却多了几道巡回的身影。

    短期内,这种变化没有人发现,唯有港口内车夫苦力嘀咕了两回,然后就被繁重的劳作转移了注意力。

    却是不知,古泾河对面,阜陵内的白翎军诧异了好久,最后三番五次的试探后,改变了作战目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