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二章 古今之法、选择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古法!!!”

    天苍涯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的天官雕像,身体一晃险些跌倒。

    他复仇的希望都在这尊雕像上,如果雕像上的功法是古法,修成今法的他,显然无法修炼。

    复仇,那里还会有希望。

    难道穆公子不觊觎天官至宝就是因为他是古法?

    不对!

    天苍涯心中对穆丰异常感觉,十分尊重,但有事情发生,他第一想法,永远都是美好的那一面。

    瞬间他想到的是,穆公子既然能告诉他,定然是有解决的办法。

    所以,天苍涯一个虎扑过去,跪伏在地上,一头触地道:“求穆师帮我。”

    “唉...”

    穆丰一声长叹,他是有办法帮助天苍涯,所以才犹豫告诉不告诉他。

    因为那办法太痛苦了。

    如果是他人,遇到这种情况杂念众多,也许穆丰就当作不知,推拖过去。

    却没想,心思单纯的天苍涯第一想法竟然是向他求助。

    如此信服、信任,让穆丰无法推脱,不管。

    一声长叹过后,穆丰拍了拍天苍涯的肩头:“你先起来,听我说。”

    双手掌心朝上分在左右,担在地面,额头紧紧贴在地面。

    天苍涯正想继续哀求,耳边突然传来穆丰简单一句话。

    “是!”

    仅是轻轻一句话,却像是把坠入无间地狱,正迷茫无助时的天苍涯一把从地狱里捞出来一样,欣喜若狂的他,连忙乖巧的爬了起来,恭谨的坐下。

    穆丰略略思索,然后才开言道:“其实我一直在犹豫,是否应该告诉你。后来想一想,毕竟此宝关系你的未来,无论你做还是不做都应该让你知道。如果晚上十天半月,恐怕会让你遗憾终生。”

    “穆师果然知道!”

    听到穆丰的话,天苍涯没想其他,相反心中对穆丰充满感激。

    默默的一点头没有说话。

    穆丰继续道:“你先将天官雕像抵在额头,我帮你打开天眼,先读百字然后再说。”

    “嗯!”

    天苍涯狠狠一点头,举起天官雕像,将天官雕像的额头抵在自己额头的天目穴上。

    天目穴也就是印堂穴,位于前额,两眉连线与前正中线之交点处。

    此穴向内,能连接魂海,即上丹田,紫府泥丸宫。

    穆丰前世道家认为,此穴一旦打通能开人类第三只眼,有无量之奇妙。

    今世穆丰才清楚知晓,此话确实没错,只不过没有达到太玄境,没有打开魂海,产生神识,一切都是惘然。

    穆丰手结龙象清定真如印。

    两手拇指尖掐住中指的第二横纹处的中心,两中指第二指节弯曲,两手相叠。

    口中念着吽字,凝神于天目穴处。

    片刻,穆丰的魂海出生出一点明光,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一个小小的,近乎微末不可见的穆丰从魂海闪耀而出,顺着经脉直抵元海。

    一瞬间,仿佛明珠跌落大海,元海瞬间被点燃,光芒闪耀,透体而出,将穆丰耀得通体明亮。

    嘻...

    左手在上,右手在下,两中指在第二指节弯曲处相接,穆丰口中再度吐出一字真言。

    三焦齐震,元海内浮起一股巨大元力,澎湃着仿佛一头巨象踩踏着大地而来,奔跑着,沿着经脉向上涌动。

    呬...

    手心向上,两中指尖并起对准自己的鼻尖,穆丰又一字真言吐出。

    巨象攀到魂海顶端时,身子一转,竟然化作一条巨龙顺着他魂海飞出。

    一闪,巨龙从天而降没入天苍涯百会穴。

    此时天苍涯真感觉脑海一条巨龙涌入,瞬间险些将他脑袋冲爆。

    紧接着,天目穴一鼓,两鼓。

    砰的一声轻响。

    天目穴仿佛海河大堤一般,在潮水冲击下被骤然冲开。然后他的一股精神力在巨龙带动下直接冲入天官雕像。

    “额头天官帽上第一排字...”

    仿佛是耳边,有仿佛在遥远的万里外,一个微弱却清晰的声音传入耳边,传入脑海。

    天苍涯混乱成浆糊的脑袋骤然一清,他来不及思索为什么,却乖巧的彷如木偶般将所有精神力聚集在一指之遥的天官帽上,用尽所有精神力去记忆那里的一排排字迹。

    仿佛是千百年,又仿佛是刹那间,天苍涯刚刚记住那短短的十几行字,巨龙就仿佛海水退潮一般,哗的一下散去。

    “不要啊!!!”

    天苍涯刚刚发出一声嘶叫,耳边就响起嗬的一声。

    声音虽然十分轻微,却震荡得他心头一痛。

    瞬间,天官帽上的精神力刷的一下退回脑海,天苍涯也在嘶叫中醒来。

    “怎么了?”

    砰的一声轰响,谭月影随着天苍涯的叫声站在静室门口。

    其后是脸色微变的玉胧烟,还有紧跟其后,却满脸无奈的张大年。

    入目处,是安然稳坐,脸色灰败的穆丰,还有一头汗水,脸色苍白的天苍涯。

    “这个...那个...”

    谭月影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

    眼前两人状态都不太好,可再不好也不是他心中以为的样子。

    他,似乎,鲁莽了。

    穆丰淡淡的看了谭月影一压,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啊,是是...”

    谭月影嘴脸纠结了一下,看着天苍涯翻动着眼皮瞅了他一眼,搽了下汗水不管不顾的闭上双眼,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低头叹息一声,谭月影回顾头看了一眼同样有些不满的玉胧烟,苦涩着脸,退了出去。

    明明他是关心天苍涯,听到他近乎舍命的嘶吼,才硬着头皮冲了进来。

    却不想,他是关心则乱,天苍涯那声嘶吼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平白的做了回恶人。

    谭月影心中的苦涩,跟谁说去!

    “明白了吗?”

    穆丰干干的问了一声。

    天苍涯恍惚间睁开了双眼,充满感激的看了眼穆丰,默默的点点头。

    “修炼古法,竟然只能在天罡境以前,如果不是穆师,天苍涯将遗憾终生。”

    “我只能告诉你应该知道的,如何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

    穆丰脸色苍白,中气不足,仿佛大病初愈一样,显得十分不健康。

    他不过是太玄初期,神识还很羸弱,不顾危险的强行度入天苍涯体内,打破他体表间的束缚,引导着天苍涯读取天官雕像上的文字。

    虽然看似两人安然无恙,但那亏损绝不是一天两天能修补回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