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一章 凑巧、不凑巧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了然,点点头。

    果然,风华正茂的太玄大能,交游遍天下的武林大豪,绝对不会无因无由的急流勇退。

    万事都有因果,这个因果想来是与天官雕像有一定原因,至于到底是什么因果,显然天苍涯知道。

    不过穆丰却不准备继续纠缠下去。

    因为无论什么原因,都跟他没有关系。

    穆丰身子向后一靠伸手指了指雕像:“这个密藏,在有神识的太玄大能眼里没有奥妙,可若没有神识,甚至是修为低于太玄境的武修,却看得见摸不着。”

    说着,穆丰两眼一眯,看着天苍涯一字一句的道:“就只能觅得灵物,或修双瞳,或开天眼。即便这样也要,切记,一日见百字。否则魂力不继,恐有大祸!”

    天苍涯的脸一白,随即站起身来,双拳一抱,一躬到地。

    他知道,这次欠穆丰的人情大去了。

    身怀重宝,穆丰不但没有觊觎,毫不遮掩的为他指点迷津。

    甚至最后还贴心的给予他一句警告,如果没有这句警告,天苍涯一旦得到灵物无论是修出双瞳还是开了天眼,一定会急切的去看功法,别说百字,即便是透支魂力他也要全部看通。

    到那个时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心存险恶之人,定然会跟去,轻轻松松得到至宝。

    到那时,你丢的,我捡的。即没有破坏名头,更没丢了脸面。

    何乐而不为呢?

    可穆丰呢?

    偏偏没有,而是事无巨细的告知他一切。

    天苍涯不能不心怀感激之情。

    两月有余的逃亡生涯,几乎出了谭月影,天苍涯没有感觉道一丝温暖,穆丰这是第一个。

    心情激荡之际,他一躬到地,穆丰也大大方方的受了。

    天苍涯默默的吸了一口长气又徐徐吐出,平复下心情向前一踏步,握住天官雕像准备离开。

    穆丰的双眸一直看着他,在他即将转身之际,嘴微微一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此时,天苍涯正好稳定心神,平复心情,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态都十分敏感,立刻感觉道穆丰的不同,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认真的看着穆丰:“穆师,还有什么吩咐吗?”

    若是以前,天苍涯一定会以为穆丰还在惦念着他的雕像,现在却不会。

    心性耿直的他认为穆丰对他好,那穆丰就是对他好,一丝一毫怀疑都不会有。

    别人不知道,偏偏他认定的穆丰还就是这样。

    而穆丰心下踌躇的还真就不是坏事。

    看着天苍涯,穆丰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穆丰眉头微微一蹙,似乎不知道话从那里说起。

    半晌,穆丰才略略有些为难的道:“你是真元巅峰,到大圆满没有。”

    天苍涯愣了一下,没有丝毫停顿的一点头:“两月前,外公遇难时刚刚突破大圆满。如果不是这两个月波折,恐怕已经突破到天罡境了。”

    “那,难办了!”穆丰叹息一声,看着天苍涯,手向他手中的天官雕像一指:“刚刚破译的时候,我看过前百字。”

    “难办了!”

    穆丰的一句话,让天苍涯的身子一抖,剑眉竖立,虎目圆睁,急切的看着穆丰,心神忐忑不安,深怕他说些什么不好的话出来。

    “穆师,和我有关吗?”

    其实,天苍涯是关心则乱,说了句没用的话。、

    和他有关吗?

    没有关系穆丰和你说什么?

    “你先坐,我好好想象再跟你说!”

    不过,穆丰没有心思和他磨牙,伸手一直,然后调动心神,把他看到的百字功法在心头转了又转。

    天苍涯默默的坐下,天官雕像在手里翻转一下,凝神聚光想要看清雕像的领、袖。

    可惜,除了原本从未让他关注过的天官衣袍,迷迷糊糊变幻一下外,再无其他变化。

    “似乎是有点变化,可太过细微了,看不清。”

    这一眼,让天苍涯清醒的头脑有些发烫。

    除了证明穆丰并没骗他外,哪领哪袖,还是哪领哪袖。

    天苍涯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头泛起外公遇难前跟他说的那些话。

    那些话,似乎又印证了穆丰的确没有欺骗他。

    穆师啊...

    天苍涯抛却心头的烦恼,有些感动的抬起头,看向穆丰。

    穆丰紧缩着眉头,好半天过去,似乎还是没有想到如何和他说。

    天苍涯忍不住开口:“穆师,有什么话,您直接和我说,是好是坏,我都能接受。”

    穆丰闻声抬头,看着天苍涯棱角分明的脸,知道这是个刚毅果敢,主意很正的人,遭逢灭门之祸都未被打倒,心性坚韧还在悲哥之上。

    想了想,点点头道:“那我就跟你说了。”

    天苍涯一点头。

    穆丰想了想道:“雕像上功法,我看有百字,前面二十余字就是我告诉你的,功法编织的顺序,后面是入门之基。”

    天苍涯侧耳倾听。

    穆丰继续道:“这是上古功法,与现今功法大有不同。”

    天苍涯眉头微蹙。

    “古法有古法的修炼法门,今法有今法的修炼法门,。没有比较谁都不能说今法胜过古法,也不能说古法就能胜过今法。如果是武者还好,古法今法随意修行,可若是武修却绝对不同。你,可明白。”

    穆丰双眼直直的看着天苍涯。

    天苍涯瞬间就明白过来,心神巨震,险些没跳起来。

    幸好,这半日接触穆丰给天苍涯留下很深的印象,他是从内心力十分尊敬穆丰,所以才没像对谭月影那样暴跳如雷,而是强按着内心的冲动坐在那里,努力的想着。

    “不对,穆师,外公修炼的就是天官功法,与旁人没有什么区别。”

    猛然,天苍涯心头泛起外公的身影来,眼眸中精芒一闪,叫了起来。

    穆丰一指天苍涯手中雕像道:“天官十二令,十二尊天官雕像十二种修炼功法,岂能各个如一。”

    然后穆丰看着天苍涯的脸,摇了摇头道:“再说,任何功法从来没有无中生有的,多是从古法演变而来。虽然我没有看过十二雕像,不过听你一说,想来能猜出,这些雕像功法今古皆有吧。只不过很不凑巧,这尊是古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