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八十章 密藏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我们去静室!”

    看到玉胧烟、谭月影在外将门关上,穆丰一手抄起天官令,一手向天苍涯挥了挥。

    天苍涯老老实实的应声跟了过去。

    进入静室。

    天苍涯上下打量下,他发现,静室果然是静室。

    四壁光光,空空旷旷,除了挂着一盏灯外无一物装饰,地面更是只有三个蒲团,显然这里是穆丰给弟子传授功法之地。

    没有感觉到危险,天苍涯待穆丰坐下后,在他对面选了一个蒲团坐下。

    穆丰指着天官雕像道:“天官,天庭之官,冢宰为长官。天官冢宰为百官之长,总理政和。上古时期,总御百官,故而有以冢宰为执政者的美称。”

    说完,穆丰指了指雕像问道:“你可曾见过全部十二雕像,每个雕像可有区别?”

    天苍涯抬头想了想,摇摇头道:“虽然我没仔细把玩过,但我看过不是一回,几乎没有区别。”

    他又仔细想了想,然后肯定的点点头:“最少,我没看到有什么区别。如果有,如此重宝我不可能发现不了,外公也不可能不告诉我。”

    天官高引,痴迷于武道,素来苦修很少亲近女色,故此唯有一妻生有一女。

    所以,爱女生下天苍涯后,高引对他身为喜爱,简直当作嫡系传人看待。

    天苍涯,说的不是假话。

    穆丰点点头道:“我想也是。”

    说着,他的手指点着天官衣领袖口,以及卷云纹道:“天官赐福,雕像为紫薇大帝,麾下十二天官,各司其职,各授其法,法门就在这里!”

    “什么?”

    天苍涯愕然呆立,然后一个虎扑来到天官雕像近前,整个人几乎爬在桌几上,脸近乎贴在雕像上用力的看。

    看呀看的,只看到一条条色彩,再无其他。

    穆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你这样看,是看不到的。”

    好半天,眼睛都瞪酸了的天苍涯才赦赦的坐了回去,羞红着脸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刚才他是骤逢喜事,抑制不住才做出那个丢人的举动。

    等醒悟过来时,才感觉到,此间一定有说法,要不然千百年来,十二雕像不知轮转多少人手里,岂能只有穆丰一人点出,功法不在其他,而在此处。

    而穆公子既然指点给他,定然不会对他隐瞒,要不然,自己说要参悟,两三天后直接抄录给他,他也不知道。

    果然,穆丰并未对他隐瞒,指着雕像道:“其实功法很明显,就书写在雕像外,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先领后袖,先胸后背。只不过是神识书就,字迹不但隐晦还异常微小。想要直接就能看的,没有修出神识的太玄大能都办不到,莫说是你了。”

    天苍涯先是愕然,随即心海一阵翻涌。

    天官十二令,虽然轮转千年,却很少能到得修出神识的太玄大能手中,所以密藏隐秘至今。

    而穆丰一眼就看出来,难道他不仅是太玄大能,还是修出神识的太玄大能。

    修出神识的太玄大能至少都是太玄中期,这种人物,绝对是站在巅峰的那一小戳,莫怪不得他敢去找苦行道君张姒的麻烦。

    天苍涯大致知道穆丰的底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在地上。

    太玄大能,尤其是修出神识步入中期的大能,都有传承,不能说绝对超过天官令上的传承,至少如此年少就能有此修为的穆丰,是不比他差。

    这样的人物视尊严比命还要高,只要答应,就绝不会改变,否则也达不到这种高绝的修为。

    穆丰看到天苍涯突然轻松下来的样子,心念一转就知道天苍涯是如何想的。

    不由好气又好笑的点了点他的额头:“你这小心眼,对我还放心不下!”

    天苍涯不好意思的低头嚅蠕道:“这个是晚辈报仇的唯一希望。”

    穆丰叉着手,担在桌几上,小指伸出,无意识的叩着几面。

    “我知道,你用宝物换取烽火一个月保护时间,不过,此功法我虽然没有细看,但十分高深,让你在一个月将他悟透,太难,近乎不可能。”

    天苍涯面色也有些为难,但他也不好赖在少谷雅居,让穆丰保护他。

    虽然他知道穆丰与苦行道、白翎军有过,他若恳求的话,穆丰应下的可能性十分的大。

    可是,天苍涯虽然年岁也不大,但心底那丝狼王般的孤傲还是让他无法张嘴去恳求。

    除非...

    天苍涯想到一种办法,想说,可心底怎么都感觉有些不甘...

    他纠结的看着穆丰,不知应不应当开口时,穆丰看着他,突然叹息一声。

    “我替你抄录不是不行,可这样的话,即使不想记下,相忘也不了。牵扯的嫌疑太大,不值当。”

    穆丰看着天苍涯摇了摇头。

    天苍涯愣了,因为穆丰的话正是他想说的,结果他还在那感觉不甘时,穆丰竟然直接推却了,原因是不值当。

    你捧在手里,视之如宝,在我眼里却是跟草。

    似乎,天苍涯和穆丰对天官雕像的感觉就是如此。

    穆丰没想过去护佑天苍涯,毕竟两人仅是今天才见过面。

    而且,天苍涯是用天官一宝换取他来解密,他可不想把解密任务改成护佑。

    叉着手,小指并立在一起,一下一下的叩着几面。

    天苍涯有些恼怒,转眼一想又有些泄气,颓然低下头来。

    因为无论穆丰对他的家传功法看得起看不起,都是穆丰实力使然,跟他全无关系,他总不能因为心里不舒服就与穆丰大喊大叫。

    天苍涯在脾气火爆,强者尊严还是不容玷污的。

    穆丰心念转了又转陡然想起一样东西来。

    袖口无风自动,翩然翘起,一挑锁链如同灵蛇般钻了出来,轻巧的落在穆丰手上。

    “那是什么?”

    天苍涯眼眸精光一闪,仔细看时才发现,竟然就是一条寻常铁链,晦暗灰败,无光无泽。

    可是,看它灵动仿若活物般在穆丰手心手掌手背来回环绕,天苍涯也知道,这条铁链定然不是普通物品。

    穆丰眼眸眨动,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天苍涯:“你外公,天官高引退隐雁门关,真的只是退隐!”

    天苍涯讶然,张嘴刚想说话,不知为何又咽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