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往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功法好坏,其实没人会去说。

    一家功法有一家的长处,也有一家的缺点。

    没有完美无缺的功法,不会有,也不可能有。

    就傅一搏他们练的这套无极十二式,玉胧烟和谭月影不是没有比他更好的。

    可是随随便便就传出去,还让人随随便便的看。

    即便是心法不传,只能学招法也不行啊。

    他倒好,偷看了只是一句基础功法,强身健体,就完了。

    这也太随便了,太不拿功法当回事了。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谭月影、天苍涯两人,对穆丰愿意破解天官雕像的事更多了一分信心。

    就在两人镇定心神时,张大年推门禀报。

    穆丰温和的道了一声‘请’字。

    玉胧烟就随意的跟了进去:“穆叔叔!”

    穆丰一颔首:“随意坐。”

    谭月影看着穆丰年轻的面孔,眼眸流转,又看了一眼玉胧烟。

    玉家大小姐,称呼他为叔叔

    “穆公子”

    谭月影心中思索着,人却恭谨的一抱拳。

    穆丰淡然一挥手:“坐,不用客气。”

    然后将目光落在天苍涯身上。

    “穆公子”

    天苍涯看着穆丰淡然的表情,不知为何,骤然多了一分拘谨。

    “好,坐!”

    穆丰看了一眼玉胧烟。

    “你昨日说是天官雕像,仔细说说。”

    玉胧烟一点头,看着谭月影和天苍涯自己把自己知道的事说了一遍。

    在此期间,天苍涯有强忍伤心的将外公高引的事详细讲解一番。

    天官高引是泰州有名的太玄大能,因早年有奇遇得到天官十二雕像,并机缘巧合学的其中两尊雕像的功法而得名。

    前面几十年,他诸事如意、遇难成祥,不仅闯下偌大名头,还一路通关到太玄境。

    后来,在他名头正炙之时急流勇退,隐居在天贶山外的雁门关。

    天贶山外雁门关,是韵州边境,毗邻番蛮的荒野之地,那里有姑墨、蒲黎、戎卢一族时常勒兵牧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人都说北荒南蛮最是凶恶,实则东方夷族、西方戎族之凶残较他们是一点都不差。

    为什么天官高引大好生活不过,偏偏跑到荒夷的天贶山外生活,谁都不知道。

    不过,据天苍涯谭月影后来猜测,一个是天官令谣传的问题,高引怕有大豪觊觎。二来,既有可能,那里有破译某一枚天官令的关键,所以高引才毅然决然的隐遁在那里。

    天苍涯之母,其实天官高引唯一嫡女,跟随高引一同隐居,少女时期遇到其父,遁入爱河后有的天苍涯。

    所以说,天苍涯是边荒雁门关人士,自小在草原上长大,性格耿直狂野不羁,除了外公外谁都管不了的野小子。

    可是,两个月前,苦行道君张姒一纸道君令,命他将十二天官令奉上,否则灭其满门。

    天官高引自然不愿束手就擒。

    不愿束手就擒,却又无法抵挡,于是一狠心将十二天官令全部派出,希望求得救援已抗张姒。

    当年的天官高引,意气风发,边走江湖救人无数,从来不求回报。

    谭月影就是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那个时候受的高引的恩惠,一直没有机会报答。

    却哪知道,今日高引受难,十二枚天官令只有他一人,顶着杀身之祸,欣然而往。

    那一日,苦行道君张姒彷如天兵神降般出现,高引一家一百二十七条人命,只有他一人被谭月影带出。

    白衣圣手谭月影,天罡巅峰,带领着他从东荒一路匿逃,奔奔**两月有余,才有机会寻得一条大船来到古台府。

    现在,天苍涯的希望全部都在这唯一的天官令之上。

    穆丰看着天苍涯小狗乞命般,用着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不由感到一阵心酸。

    又一个,跟师弟北渊凌仿佛的孩子。

    太可怜了

    穆丰幽幽的一声长叹。

    谭月影看着玉胧烟,又扭头看着穆丰,半晌才吱吱唔唔道:“有苦行道君张姒,公子”

    下面的话,他想说又不敢说,不敢说出口却又想得到正面的回应。

    一时间,堂堂正正的白衣圣手不知如何是好。

    天苍涯也是如此。

    破译天官雕像说是很难,可也到不了让谭月影带着他漂泊两月找不到一个能给予帮助的人。

    其主要原因不是天官雕塑如何的难,而是找不到一个安全可靠,能不图财害命,还敢于顶着苦行道君张姒巨大压力的人。

    穆丰笑了,一伸手:“来我看看天官雕像是什么样的宝贝。”

    玉胧烟聘婷一笑道:“叔叔放心,有烽火在,苦行道君也不敢把你怎么地。”

    穆丰淡然道:“苦行道君,天下五大道君之首的张姒”

    目光幽幽,似乎,他又想到些什么。

    “其实,我想找他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什么”

    玉胧烟一惊,谭月影、天苍涯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望着眼前这位儒雅的年轻人。

    她们不敢相信穆丰的话。

    而实际,这是穆丰的心里话。

    当年的九方阴,十日十屠的惨案,再加上今天又听到一百二十六条性命伤在他手。

    穆丰真的想见一见这位道君是何许人也。

    “那是天下五大道君之首啊!”

    玉胧烟喃喃的道。

    穆丰冷然:“我一位叔叔寻过他数次,要不是有人拦着,早就剁了他狗头了。”

    “什么?”

    玉胧烟再度惊呼,因为她从穆丰的话里听到,穆叔叔的话是断语。

    也就是说,叔叔的那位叔叔,想要斩断苦行道君的狗头是有十足把握的。

    我的老天爷,我这位叔叔到底有多少个神奇的长辈啊!

    显然,穆丰说的那位叔叔就是荀洛,凝神大能荀洛。

    那是在桐城关,闲着的时候聊天,偶然一次提起到九方阴十日十屠的事情。

    穆丰提起悲哥的往事,大家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北渊凌,北渊谷那个苦命的遗孤。

    当时荀洛拎起宝剑就想剁了九方阴和张姒。

    不过被悲哥拦住,因为有骨气的汉子,报仇是不假他人之手的。

    这才罢了。

    罢了是罢了,穆丰突破太玄境后一直想找找九方阴和张姒的晦气。

    我不杀你,收点利息不为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