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上山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翌日,清晨。

    天苍涯绝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洗漱打理得异常干净。

    按照他现在的状况,他只能用这种办法代表自己的心意,代表自己对天官雕像的虔诚,代表自己对愿意帮助自己的人的尊敬。

    不管别人如何想,天苍涯认为自己除了天官雕像外已然一无所有,无论是人还是物。

    人,原本还有一个谭月影,此时谭月影却要离自己而去。

    物,显然,除了身上这套衣物外只有一个天官雕像,而天官雕像即将不再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了。

    不过,虽然天官雕像不再属于自己一个人,但他还是对原因为自己破译的穆公子充满了好感。

    怎么说,天官雕像也代表着一种传承,而想要报仇的天苍涯恰好缺少的就是传承。

    曾经学过的功法不行,谭月影的功法同样不行,天苍涯唯一希望,唯一能够期盼的只有天官雕像上的秘藏了。

    天苍涯尚未洗漱完毕时,谭月影盯着一对乌黑的眼圈走了出来,尽显疲倦的脸颊,披散的头发,凌乱的雪白内衣,无不显示他近乎一夜无眠。

    看到洗漱完毕,自顾自打理修长头发的天苍涯,谭月影顺手从天苍涯手里要去牛角梳,一下一下仔细将他头发拢起。

    天苍涯木然,自从逃亡开始,他已经在谭月影身边生活两个月,谭月影的某些生活习惯他已然熟知,他知道,谭月影又不知道在筹谋些什么。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无论谭月影谋划些什么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只要穆公子为他破解天官雕像,然后学习、学会,再然后就是报仇。

    “一会儿到了穆公子那里,多听多记,少说话。不会就问,别不懂装懂。”

    谭月影叮嘱着。

    “嗯!”

    天苍涯默默的应了一声,没在说第二个字。

    谭月影看着天苍涯的背影,叹息一声,没在说话。

    他知道,昨天,他伤到这个孩子了。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草原上长大的孩子,心思耿直,从未见过也没听人讲解过人性的奸诈和复杂,理解不了更接受不了他的做法,甚至还会以为是背叛。

    只不过,大祸临头、举目无亲,茫茫人海没有一个可以亲近的人时,还脱离不开他的帮助。

    “还有,你的牛脾气得改,不是谁都能让着你,受着你。碰到脾气好的,还能一笑而过,如果是脾气暴躁的,抬手就是性命。如果真的无缘由的把性命丢了,你冤还是不冤。”

    谭月影絮絮叨叨的说着,也不管天苍涯喜欢不喜欢听。

    “嗯!”

    天苍涯只是应着,也不回话。

    最后,谭月影将他头发梳理得光光洁洁,一根碎发都没露才算罢了。

    然后他自己跑到一边,随意梳洗一下,运功于指,默默的揉了揉眼眶,让明显的黑眼圈淡了许多。

    天苍涯在一边冷眼旁观,默默的看着谭月影打扮自己,默默的跟着杜丘一起用早餐,默默的走出烽火,做着一辆车驾将玉胧烟接上马车。

    一路,天苍涯都攥着天官雕像不言不语的沉默着,直到他看到玉胧烟时双眸才闪过耀眼的光芒。

    “竟有如此美貌、温柔的女子!!!”

    玉胧烟刚刚走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出谈府,就感觉一道炙热如火的眼神从头扫到脚,烫得她浑身发麻,不由侧头望去。

    感觉到玉胧烟转过头来,天苍涯连忙将头低下。

    如果是草原,如果自己还未落魄,天苍涯什么都不怕,喜欢就去追。

    可惜,不是不是,什么都不是。

    他不是以前的天少爷,外公没了,他也不再是原来外公的宠儿了。

    天苍涯落魄了,不在是原来那个草原上的骄子了,他是匹流浪的狗,有今天没明天,不知能活多久的狗。

    自惭形秽,使得天苍涯很不服气却又无可奈何的低下头。

    年少慕艾是少男少女的天性,尤其天苍涯自少在草原上生活,秉性耿直很少有弯啊转啊的,可现实却让他的天性受到了压抑。

    “哼哼哼!!!”

    天苍涯无声的哼叫着,冰冷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凝聚起来。

    手指咯嘣嘣的攥着,锋利的指甲划破掌根,点点的浸染天官雕像的衣角而不知。

    古台府距离少谷峰很近,二三十里的路在烈马御使下,倏忽而至。

    少谷峰下停车,在张大年的带领下,一行人沿着青石小路一路攀援而上,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少谷雅居的二层木楼遥遥在望。

    “伏龙登天!”

    “哈!云从龙,龙向火中出。”

    “伏虎离穴!”

    “哈!风从虎,虎向水中生。”

    “纵山之灵!”

    “哈!心猿,拳顺心神定静。”

    “垂缰之义!”

    “哈!意马,拳顺意定理虚。”

    玉胧烟一行刚刚临近少谷雅居就看到十几个孩子,一应百喝般演练拳法。

    有猴之灵、燕之巧、鸡敏好斗、雄鹰凶猛。

    时而飞腾纵横,时而威猛敏捷。

    手眼身法步如出一辙,整齐如一。

    所有人都沉浸在功法之中,对迎面而来的一行人视如不见。

    “好拳法,好功法,这都是习武不过月余的孩子吗?”

    玉胧烟还好一些,谭月影却浑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天苍涯更是看的心神摇曳,几乎不能自己。

    他们几个都是修炼有成之人,这群孩子演练起来,看似功法不俗,其实一拥而上也不够他们一招打的。

    可,有时候功法的好坏,不看够不够打。毕竟,这不是比武。

    修炼不过一个多月,能够有这种精、气、神,你还想咋的。

    “穆公子”

    天苍涯热切的看着傅一搏十几个人,心中对穆丰的感觉再度攀升,攀升,向上攀升。

    玉胧烟手轻轻一挥,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环绕过去,直到少谷雅居竹门前才长吁一口气。

    “他们”直到这个时候,谭月影才略略回头一瞥,又迅速转回头道:“就这么练功,也不怕人瞧去?”

    练武的,最机会偷功,所以谭月影才会这样避讳。

    张大年笑了:“小的问过,穆公子说没事,说他这是基础功法,不知心法,偷学去也不过是强身健体,没啥大不了的。”

    “基础功法,强身健体”

    玉胧烟和谭月影嘴角不约而同向外一咧,都没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