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七十六章 烽火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此时,玉胧烟脸色一正,腰身挺得笔直,看着穆丰手里的瑜白令。

    穆丰将瑜白令稳稳的放在桌上,看着玉胧烟。

    谈枕霞也是朦胧坊弟子,自然知道他俩要做什么,身子一正,面带肃穆。

    三人一脸郑重,仪态庄重,仿佛举行什么仪式一般。

    瑜白令显然不是什么随意发放的东西。

    对烽火、对朦胧坊,甚至对授予的一方都很重要。

    他们虽然不用像接受圣旨一般需要正是的仪式,但无论是赠予一方还是接受一方都必须有个态度。

    这不仅是世家贵族的理解,也代表一分尊重。

    玉胧烟正色道:“有些事情叔叔也许听叔公讲过,但赠予瑜白令时朦胧坊还是要仔细说明,然后供叔叔思考,接还是不接。”

    穆丰点点头。

    玉胧烟又道:“朦胧坊和烽火一位二体,外面看似两个宗门,实际是一个门派。”

    穆丰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玉胧烟深吸一口气道:“那还是几百年前,那个时候没有烽火,也没有朦胧坊。那个时候只有一个金簪草的风信子。金簪草,花如金簪头,独脚如丁,故以名之。种子上有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花开后随风飘到新的地方孕育新生命。”

    这些其实他都知道,但穆丰还是做侧耳倾听状,不言不语。【】

    金簪草,几百年前是一个遍布九州的大势力,他不立宗不开派,不占山不占地,只是贩售消息的风信子。

    他们手段高超,天下大小事情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气势嚣张、胆大妄为。

    与之交易的,上到公卿下至黎民,从朝廷、世家、宗门,也可以是江湖帮派,邪教、乱民,只要能付出代价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在五百年前天下大乱之际,几位曾被惹恼的武林巨擎于九州同时动手。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金簪草就被清扫一空。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金簪草原来只是建立在一个貌似强大的皮壳之上,其实并没有强大的力量支持。

    以前因为需要,所以没有人想动他们,因为掌握着无数隐私隐秘,所以没有人敢动他们。

    可当有人无视需要,无视那些隐私隐秘时,他们的强大不过是一捅即破,一捅即漏。

    其后,觊觎金簪草风媒能力的无数势力,纷纷出手,遍天下收缴金簪草残余势力,于是,遍布九州的偌大势力,损失惨重,再也见不到丝毫踪迹。

    金簪草,消亡了吗?

    没有。【】

    的确,败亡在那几位武林巨擎的确是金簪草核心人物。

    可被无数势力收缴的,却不过是外部人手,真正的核心并无一丝损伤。

    毕竟,贩卖各大势力隐秘的他们,如果没有点手段,早就让人覆灭无数次了。

    可为什么金簪草销声匿迹了呢?

    因为,百多年后,一个名唤朦胧坊的势力悄然出现,天下游走。

    朦胧坊不引人注意,因为他们全部被另一个叫烽火的势力所吸引。

    烽火,从事的正是当年金簪草那套生意。

    其实在金簪草覆灭之后,从事这种生意的已然不是一个两个,不过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达到金簪草的高度。直到烽火出现之后,情况才有所改变。

    也不是没有人以为烽火就是金簪草复生,可惜仔细比对之后发现,烽火的能力更在金簪草之上。

    因为当年金簪草只是风媒而已,可现在的烽火却是不然。

    烽火,集风媒、杀手、守护保镖为一体,他有的不仅是收售消息,还有强大的武力。

    无数验证后,猜疑被抹去。

    可实际呢?

    实际上,正如他们猜疑一般,烽火正是金簪草复生。不仅如此,朦胧坊同样是金簪草其中一部分。

    当年的金簪草,其实是现在的朦胧坊,烽火是因为金簪草后人感觉到,没有实力就没有未来。想要重现金簪草巅峰,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强大的武力。

    于是,一位林姓强者挺身而出,寻求到几个世家宗门的帮助,成立了烽火,为朦胧坊保驾护航。

    玉胧烟看着穆丰静静的道:“中州玉家就是其中一家,江陵玉家就是因朦胧坊而分离出来的一脉。”

    穆丰点点头,看了一眼谈枕霞。

    谈枕霞低头道:“谈家是因缘际会,是父亲与家师交好才因枕霞入门的。”

    穆丰明白,谈枕霞拜入朦胧坊是世家千年传统,是结盟的一种手段。

    玉胧烟继续道:“朦胧坊与世家宗门是结盟,而非附庸,为了平衡,所以烽火令出现了。”

    穆丰摩挲着瑜白令。

    瑜白令一侧是燃烧的烽火台,代表烽火之意。另一侧则镌刻着一位高山流水中捧书品茶的文士。

    “烽火令有三色,玉色瑜白令、金色寿山令、血色葬玉令。瑜白,润泽以温,是解密之令;寿山,福寿田黄,是守护之令;葬玉,杀生葬玉而成血,是杀戮之令。”

    玉胧烟手指点了点方桌,看着穆丰。

    “叔公当年魔公之名就是因葬玉令而成的,叔叔应该知道。”

    穆丰点了点头,然后一指瑜白令:“今天你拿这个给我,是什么意思?”

    所有话都说完了,玉胧烟轻笑一声,腰身松软下来,道:“烽火三令都是赠予之令,是外卿,不算本门人。你接任务我给报酬,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没有任何强制和必须。”

    “哦,那意思就是我可以接也可以不接。”穆丰看着玉胧烟笑道:“因为我没有什么缺乏的。”

    玉胧烟点点头,她知道,想要劝说穆丰接下瑜白令很难。

    少年太玄,背后势力如何强大还用想吗?

    他要真真缺少什么,完全可以回头说一声,背后势力想来也是要什么给什么,还需要找烽火来完成任务才能得到吗?

    “侄女也知道,叔叔不缺资源,而资源烽火和朦胧坊也给予不了叔叔什么。”玉胧烟抬头,认真的看着穆丰道:“烽火唯一有的也只有信息。遍数九州,天下势力,传递消息,除了六扇门、神机府外,很少有能超过烽火的。”

    穆丰一愣,随即笑了:“随便什么都可以。”

    玉胧烟一点头,然手纤手一指瑜白令:“烽火,没有它,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有了它,至少是个准入的资格。”

    穆丰点头笑了:“好,明日一早你把人领来。”

    “嗯!”

    玉胧烟大喜过望,狠狠一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