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七十五章 瑜白令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傍晚,少谷雅居,梅林中,穆丰正给傅一搏、苏久文讲解着无极十二式应敌打法。

    傅一仲、苏景文为首的另外十几个孩子守在少谷雅居外,他们一边练着无极十二式,一边用有些兴奋有又有些羡慕的目光,不时向梅林窥视。

    这些孩子与半年前的模样,差距十分明显。

    不仅是身体长高了,强壮了的变化,更是精神上的改变。

    气和而神莹,心正而思无邪、身正而后气焕发。

    穆丰教给他们的并非寻常功法,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身修法门。

    似武而非武,似儒而非儒的高深秘法。

    仅仅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天姿纯净,还未受到任何玷污的少年们,任何人一眼望去都能感觉到,他们再非往日懵懵懂懂的熊孩子。

    精神饱满、气质昂扬,璞玉原石经过淬炼打磨,已然显露出无法遮掩的点点晶莹。

    他们羡慕傅一搏、苏久文,是因为这俩小家伙能够时常倾听公子的教诲。

    显然,时常面见公子,并亲耳倾听公子的教诲,在他们看来是无上的幸福。

    不过羡慕是羡慕,却绝对不带嫉妒的。

    个人有个人的缘分,他们虽然晚一些且隔了一层,但同样不也改变了命运吗?

    小家伙们虽然小,但很懂事理。

    兴奋的是,今天公子说了,要传授新练法,修炼好了,也能成为武修。

    武修,原本对他们是距离很遥远,很遥远的事。

    可现在,却是近在咫尺之间,在不久的未来他们都能成为武修。

    这是从来没人敢奢想的,转眼却变成事实。

    兴奋、兴奋。

    就在兴奋几乎控制不住时,穆丰停了下来,傅一搏、苏久文也闭合上双眼,静静消化着刚刚接收的知识。

    小家伙们瞬间都变得安静下来,谁都不敢发出任何动静,深怕惊扰了两个小家伙的思维。

    谁知身后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轻易的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谁呀!”

    十几个小家伙顿时恼了,转过头就要训斥。

    哪知,张大年那副小心翼翼,低眉顺目的嘴脸露了出来,孩子们顿时变得老实起来。

    张大年在穆丰、谈公雅他们面前是小人物,在孩子们心中可不是。

    他不仅是小谷村庄头,掌控他们以及他们父母的命运,更是不知付出了什么,把他们送到穆丰这里来学武。

    这种无私的做法,瞬间在孩子心中彷如神灵般神圣,成为仅次穆丰的存在,已然超过他们的父母。

    能让张大年表露出如此姿态,小心侍候的人是谁?

    这是孩子们的第一想法,然后他们的目光顺着张大年向后顺延,瞬间两位天仙般的容颜出现在他们眼帘。

    “是大小姐...”

    第一个显露出来的赫然是谈枕霞,第二个孩子们都没敢看,瞬间就把头低垂下来。

    “张管事,就是这帮孩子吗?”

    张大年刚刚走过,谈枕霞在孩子们身前停下了脚步,一脸欣喜的打量着他们。

    “你说的就是这群孩子吗?一个月的时间,这么大的改变...”

    还未待张大年回答,另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讶。

    “是,回大小姐,就是他们,都是庄子力的孩子。”

    然后才是张大年恭谨的声音。

    “啊!”

    “啊!穆叔叔大能啊,太不可思议了!”

    紧接着是两声惊讶的赞叹。

    “烟师姐,你看他们,好整齐的修为,怕不是都有修身中期的修为了,你修身境用了多久?”

    柔柔的声音传来。

    “我八岁开始修炼,到这种境界用了两年,修身巅峰用了四年,大圆满同样用了四年。”

    “大家几乎都差不多,可他们看样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啊!”

    一问一答中,两女的声音逐渐远去,可话语中流露出的意思却让孩子们心情激荡。

    天仙一般的她们叫公子叔叔,天仙一般的她们还不如我们!

    谈枕霞、玉胧烟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惊叹却不知在孩子们心中产生何等影响。

    小谷村无论老少,看谈府中人都仿若天人,刨除管事、管家外,所能见到的最高贵的人就是她和谈公雅。

    她们两个一言一行落入小谷村人眼中、耳中,几乎都仿若圣旨一般。

    小谷村力的人,从来没有人想过,自己会有任何一点,哪怕仅仅是想象中的一丁点东西,能超过他们。

    今天有了,而且还不是一个,是整整十几个孩子,因穆丰的教诲让他们所有人全部超越了公子少爷。

    这种突然而来的变化,瞬间让他们对穆丰的感恩铭刻在心灵之上,一种无以为报,恨不能替死的心情油然而生。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幼小心灵的想法。对穆丰而言,不过是随手而为之,回报,他需要吗?

    小小的方桌置于树下,蒲团之上,穆丰三人席地而坐。

    点点凉风吹过,茶香飘溢。

    十一月的风已然很凉,少谷峰上除了梅花还能看到点绿意外,一片萎黄。

    阵阵山风袭来,落叶飘零,真不是乘凉的好时节。

    可谁在意呢?

    天罡境的武修已然不惧寒暑,更别说太玄大能了。

    穆丰喜欢,他就盘坐在梅林之间,又能咋样。

    谈枕霞不在意,玉胧烟一样毫不在意,娇小的身躯盘坐在蒲团上,任由雪白的衣裙铺散在黑土地上,又能咋样。

    穆丰的目光淡淡扫过被黑土染成墨色的雪白衣裙,淡淡道:“有事?”

    玉胧烟一笑,白皙的手掌从长袖中伸出,一块白莹美玉放置在方桌上,修长玉指向前一推,美玉就静静的来到穆丰的身前。

    穆丰低头一扫,不由笑了。

    细密、温润、纯白如凝脂,竟然是一方羊脂白玉。

    “瑜白令!”穆丰抬头一笑:“这是朦胧坊的还是烽火的?”

    谈枕霞一愣,愕然回头看了眼玉胧烟。

    玉胧烟先也是一愣,随即恍然笑道:“叔叔竟然识得瑜白令,是达叔公跟您讲过的。”

    穆丰伸手拾起瑜白令,点点头:“有听说过,据说此令有三种。”

    说着他手指一翻,赫然看到瑜白令背后镌刻着一团燃烧的烽火台。

    默默的一点头:“燃火以报警,是烽火的瑜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