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七十章 生意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谭月影似乎有些羞涩,沉默了一下。

    随即他惨淡一笑,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放下了一般,瞬间,感觉他轻松了好多。

    回手深入怀中,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包裹。

    放在桌上,曲指一弹,包裹刷的一下滑向杜丘,然后稳稳的在他身前停了下来。

    杜丘没有伸手,而是看着谭月影请教道:“这是什么?”

    “佣金”谭月影伸手指了下少年:“两个任务,一个是保护他一月安全。第二个是,他手里有一尊天官雕像,需要寻人解密。”

    “天官雕像!”杜丘还是没有伸手,而的重复了一句,然后看着少年,眼眸间露出一丝恍然:“我知道了,怪不得小朋友怀疑我烽火的信用,原来如此啊!”

    少年嗖的一下坐起,有些紧张的看着杜丘:“你明白什么了?”

    杜丘淡然一笑,手指在包裹上一挑,哗的一声,包裹打开,露出两个半个巴掌大的盒子。

    “你叫天苍涯,你外公就是天官高引吧?”

    少年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看了看杜丘又扭过头看了一眼谭月影,神色不定的叫道:“你怎么知道的?”

    杜丘右手一伸,向下摆了摆:“坐下,坐下,就是聊聊天,你紧张个什么。”

    少年看着谭月影,谭月影微微颔首,少年迟疑了一下,默默的坐下。

    杜丘笑道:“两个月前,天贶山外雁门关,道君张姒斩杀天官高引可是捅破天的大事,烽火怎能不知道呢?”

    天贶山、雁门关、道君张姒、斩杀、天官高引

    一句话里,每一个字眼,都让少年怒发冲冠,血充双眸,眼睛一瞪,张嘴就要发狂。

    谭月影显然熟知少年的秉性,在他张开嘴的一刹那,抬手点在他的哑穴。

    “啊啊啊啊”

    少年啊啊了一阵,嘶哑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不由怒目圆睁,冲着谭月影双手比划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谭月影冷眼看着少年,半晌过去,少年怒火未消,双手还在那挥舞着。

    “鲁莽行事,犟牛一般不知悔改!”

    谭月影冷笑一声,抬手点在少年肩头,就听咔的一声轻响。

    少年就向绷紧全身的蛇,突然之间被震散筋骨,瞬间松软下来,啪的一下啊坐在椅子上,再也直不起腰来。

    那种无力无助的感觉侵袭他的全身,让他一下子慌张起来,啊啊的冲着谭月影乱叫。

    谭月影没管少年如何,扭过头看着杜丘,无力的摊开双手。

    “杜掌柜的,你看这牛犊子脾气,没一点本事却一心只知道报仇报仇的,凭借我的能力,根本藏匿不了了,只能向你们求助了。”

    杜丘看了看谭月影,即使如他这般市侩的人,眼眸间也忍不住流出一丝可怜。

    手指一伸,在玉盒上一挑,啪的一声,一只盒盖挑起,露出里面一颗明珠。

    手指再另一只盒盖上一挑,啪的一声,又一只盒盖挑起,露出一块美玉来。

    “果然,沧海明珠,斑斓美玉,当年天官高引三宝之二。”

    杜丘脸上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然后扭过看着谭月影问道:“一项委托换一宝。这应该是天官高前辈给谭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大侠的佣金吧,您,就这么轻松的交给烽火了。”

    谭月影眼眸在熠熠闪光的明珠美玉上扫了一眼,眼眸间流出一丝不舍,随即就将脑袋别了过去,摇了摇头道:“谭某也是不舍,但心中的愧疚根本不是这两样外物能弥补的。”

    幽幽一声叹息,充满了惆怅。

    杜丘抬手将两只盒子扣上,手掌一拍。

    房门推开,两个侍女走了进来。

    杜丘一指玉盒:“收起来,交给大掌柜,我要开启最高权限。”

    “是”

    两个侍女一人捧起一只玉盒,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关闭,杜丘看着少年,少年兀自呼呼喘息着,不过由于浑身无力的原因,已经老实了许多。

    “俩个委托,一个是保护他一个月,这个不难。可是,苦行道一直寻找他,一个月,能顶什么用呢?”

    杜丘抬头看了眼谭月影。

    谭月影手臂一挥,啪的一下,拍在少年肩头,顺手又撩过他的喉咙。

    咔咔两声轻响,少年挺直了腰身,看着谭月影似乎想要发怒,半晌又憋了回去。

    天苍涯是牛脾气,却是不傻。怒火上头事,不管不顾的能冲谭月影发火。清醒过来却知道,无论他怎么发火,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谭月影冲他撇了撇嘴,然后转过身看着杜丘道:“其实主要还是需要烽火为他破解一尊天官雕像里的密藏。保护期,就是他学会天官雕像密藏为止。至于其后如何,就看天意了。”

    杜丘了然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道:“这笔生意,烽火接了。”

    然后他看着谭月影道:“听闻三个月前,道君张姒一纸道君令,要求天官高引交出他手中的十二尊天官雕像。而天官高引为了抵御道君张姒,把十二尊天官雕塑做成天官令,发给十二位高手,最终却只有白衣圣手谭大侠一人接了,相比您需要破解的就是这枚天官令吧?”

    谭月影惨然一笑,点了点头。

    杜丘长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双拳抱拢向谭月影一鞠到地。

    “杜掌柜的,您这是”

    谭月影嗖的一下跳到一旁。

    杜丘站起身来笑道:“天官高引,武林巨擎,侠骨风情,一生活人无数,最终虽殒落道君之手,可还是有谭大侠这样的人物,不求奇珍异宝,只为心中一缕侠义,值得杜某拜服。”

    谭月影却摇了摇头:“什么奇珍异宝只是惹祸根源,如若不是因为他,高大侠也不会落得家破人亡。而谭某即使有报恩之心,即便天官三宝再手,也护不得这小子一条性命。”

    三宝在手有什么用,遍布九州的苦行道和白翎军高手追杀,谭月影根本护持不了天苍涯几日。

    谭月影知道,杜丘同样知道。

    只不过,谭月影是为散人,孤身一人无能为力。杜丘背后却有烽火靠山,自然不惧苦行道和白翎军,敢于接手。

    “那么,咱们说说这笔交易如何完成吧!”

    接手是接手,烽火做的是生意,而不是跟道君张姒做对头。

    所以,杜丘想的不是救下天苍涯,而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生意,跟张姒脱离敌对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