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六十七章 偶现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阜陵府、古台府隔江相望。【】

    数里宽的水面,仿若一面小湖横担再哪,让白翎军跨江做战几乎成了妄想。

    古台府以巍峨矗立的翠屏山为界。往东,是澄州,往西是越州,对面的阜陵属泰州。

    一江一山份属三州,这个地理位置巧妙至极。

    距离古台府匠师交易大会,往来人不仅日益增多也更复杂。天知道这些人都怀什么目的,所以古台府城卫军以及六扇门身上的压力成倍增加。

    不仅城里是这样,河岸码头也往来船舶无数,樯桅如林。千百计的脚夫起卸货物,商人旅客往来不绝。

    敏锐的江湖人骤然发现,在这繁忙热闹中,往时仅有百人的卫兵也多了许多。

    古泾河上,忽见一艘巨舶驶来,宽舷阔口仿佛一只巨蛙由远及近而来。

    “古台府的匠师交易大会是盛会,规模极其宏大,在东陵王朝也属前三。”

    甲板上,白衣文士指点着巨舶下往来船只讲解着。

    旁边一个清瘦少年把着船舷兴奋的向下张望着,时而看着脚下往来船只,时而眺望码头看着忙碌的脚夫、旅客。

    “稀奇吧,没看到过这么的人吧?”

    文士伸手按着少年的肩膀。

    少年的肩头一紧,似乎有些想躲闪的意思,最后却有生生忍住,任由文士的手掌按在他的肩上。

    “嗯!”

    少年闷闷的应了一声,脸向着江水,满脸的别扭。

    文士显然知道少年的性子,伸手接触自然也是刻意的举动。

    “天儿,城市不与山野,你要学会与人交流。”

    文士的手在他肩头重重拍了拍。

    “嗯!”

    少年又闷闷的应了一声,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好似有种虱子咬后的瘙痒感觉。

    文士咧了咧嘴,无奈的摇了摇头,双手一背踱着方步走到甲板尽头。

    少年望着文士的背影,脸色复杂的变幻着,最终他还是松开船舷,跟着文士的脚步追到甲板尽头。

    他却不知道,文士听到少年轻盈的脚步声时,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巨舶虽然临近港口,可因为船型巨大,与小船的灵巧、灵活自然不同,如何停泊是个问题。

    船老大爬上桅杆,一边张望,一边指引着舵夫沿着翠屏山河岸一路向西,寻觅着合适的地方,准备停泊下来。

    如何靠岸停泊,文士自然不会去管,他背着手,自顾自的欣赏着翠屏山美丽的风景。

    “咦,山上有人?”

    突然,文士诧异的叫了一声,脚步一顿,伸手向山上一指。

    少年顺着文士的手指抬头张望,果真看到翠屏山上,一队黑影穿山越岭的奔跑着。

    时而飞跃岩石,时而跳跃沟壑,时而一跃而下,时而奔波向上。

    他们不是爬上某座山或是攀上某座峰,而是沿着翠屏山古泾河沿岸,一路从东向西奔跑,渐渐的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是群孩子...”

    文士的眼力明显强于少年,少年还看得模模糊糊时,文士已经看清楚奔跑着的这队人的模样。

    是一队十几人的孩子,这群孩子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也要比他身旁这个少年小上六七岁。

    “怎么可能,奔跑的这距离,这速度,还有汗流浃背样子下脸上的坚毅!”

    文士两眼顺着打头的孩子一路看到末尾,所有孩子年龄极其平均,个头体形虽有差异,可他们身上那股劲,那股精气神却都一模一样。

    是在练体无疑。

    通经伐脉全都过了,应该是在锻骨洗髓。

    文士两眼盯着孩子们的鼻翼,看到他们呼吸吐纳如出一体,顿时明悟了。

    “都这么小,看样子跑的时间不短了!”

    少年也叹息一声。

    奔跑他太熟悉不过的了,在家里,他也如同这群孩子般,一跑就是多少年。

    可是...

    少年看着巍峨翠屏山,忍不住咬了咬牙。

    他奔跑的是平原,是草原,显然无论难度还是消耗都无法跟山区比。

    再如何孤傲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种程度的奔跑,能坚持下来的人都很了不起。

    “很高明的心法,虽然分辨出不吐纳频率,但就他们恢复速度而言。小天,他们比你当年的锻骨功法高明许多啊!”

    距离实在太远,文士即便能看清这群孩子鼻翼开阖张歙,却还是感觉不出几吐几纳,还是感觉不到呼吸吐纳的精髓。

    不过,一份心法的高低,有时不看精髓看表面也能感觉到差别。

    例如孩子们奔行速度、体力消耗和恢复。

    文士从孩子们出现时跟巨舶的距离,奔跑到巨舶处所用的时间,感觉到孩子们奔行的速度惊人。

    又从孩子们奔跑时呼吸的频率,到体力消耗计算起来,感觉到孩子们体力恢复惊人。

    如此种种,总结出,孩子们运行的功法十分高明。

    少年也点了点头,他抬头眺望一眼东方天边的太阳。

    卯时末,还算清晨,太阳还未高升。

    按照平日晨课时间来看,孩子们冲进山里,一路奔行,最少也要在一个时辰以上。

    山区,道路绝不平坦,体力的消耗绝对在平地上三倍有余。

    这种情况下的晨课,看这群孩子的状态,显然很轻松,绝对没有达到极致。

    少年看着文士忍不住问道:“他们这种状态,锻骨如何?”

    文士的眼紧紧盯着这队孩子,从领头那位健壮少年开始,一路紧盯着,直到最后一位清瘦少年消失在他视线里,才回头道:“不疾不徐、不急不躁,他们的功法十分平和。爆发力不强但韧性十足,尤其恢复速度快。锻骨效果极佳,洗髓效果也许要差一些。不过瑕不掩瑜,是上层筑基功法。”

    手指捋着胡须,文士双眼微眯,大脑急速回忆着这群孩子从出现到消失,此间种种印象,半晌才睁开眼睛道:“首领那位壮小伙,还有最后那位瘦小孩,他俩明显比其他孩子强上一分,许是资质根骨不同原因,他们应该处于锻骨中期,其他孩子应该是才进锻骨期。”

    少年一愣:“才进锻骨期,不像啊!!!”

    文士笑道:“要不怎么说他们所习的功法实属上乘呢?恢复能力太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