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六十五章 重视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补元培基不但是修补体内缺陷,增强根基,更代表进入修身期。【】

    当然无论是否补元培基,都可通过修炼进入修身期。

    但修炼的结果和未来、潜力大不相同。

    穆丰早早就给两个小家伙选择了一门观想法,太乙天尊相法、玉鼎真人相法,一阴一阳以此为基。

    其后又选择了无影飘魂迭浪手,落日鲲鹏斩为主修。

    无论是筑基观想法还是主修功法,放出去都能做一小世家看家神功,可对刚刚补元培基成功,进入修身境的小家伙来说,还太高大上,并不适用。

    就好比,少林寺的金刚不坏神功,变数天下八荒,上下千年都能数一数二。

    可他的基础功法金钟罩,江湖流传甚广,任谁看了只能说一句不错。

    不只是金刚不坏神功,落日鲲鹏斩、无影飘魂迭浪手或是任意一门神功几乎都是这样。

    基础功法就是基础功法,晋级功法就是晋级功法,顶级功法就是顶级功法。

    一级一级下来,缺一不可。

    如果想要清晰的弄懂,回忆一下柳东篱的柳家的功法系列。

    七星手、揽月手、七星揽月斩、七星揽月轮回斩。

    初级、中级、高级和顶级功法的顺序也许就能明白。

    按照穆丰的话讲:“低级武功、中级武功甚至高级武功,真正区别的是内功内劲的运用,招式组合的高低。”

    金钟罩之所以是金钟罩,而不是金刚不坏,差的就是内功运用。多了内功心法和深厚真气,金钟罩也就成了金刚不坏神功。

    现在,古台府因为白翎军的威胁,有了一丝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再像原来那样调教傅一搏苏久文,即没有那些时间,也似乎有点危险。

    而两门功法的基础功夫似乎又不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穆丰思考了两天,决定把无极桩功相应的晋级功法教给他们。

    无极桩功,其实本来只是桩功,

    桩功,站桩、入静、入定。

    本身是蕴养精元,调理脏腑,进而温养精神的养生功。

    可坐,可站。

    后来随着武术的出现,相应的在静功上多出了一份动功。

    动功,顾名思义就动起来的功法。

    初期只是调理经脉,锻炼筋骨,后期为了突出强筋壮骨的功能,参悟进一些鸟兽动作,进而有了部分杀伐之用。

    而这一改变,融进武学原理后竟然份外强大。【】

    无极十二式是穆丰得自岳飞岳鹏举传授《心意心经》中的基础根本功法,是无极桩融进龙、虎、猴、马,鼍,鸡,燕,鹞,蛇,鹱,鹰,熊十二相后形成,可修行可御敌的一套功法。

    修炼他们,除了强筋壮骨,调理经脉血肉外,并不耽搁他们修炼其他功法。

    毕竟,修身境是一个炼精化气的步骤,就是把吃喝饮用的水谷精微之物炼化为真气。

    真气不与真元,是属于无形之气,推动精气游走全身,可查漏补缺,却不会破坏任何已成之器。

    这也是为什么突破到真元境后,无论你修为在如何强大,修身境时期未成之境,再也无法弥补的原因。

    修身境前几个境界,通经伐脉两个小家伙已经完成,剩下锻骨洗髓,无极十二式正当其时。

    至于下一步的炼腑换血正好用各自功法中基础功法完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同时他们练好无极十二式,遇到敌人也能抵挡一二,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

    古台府的紧张,只有高层人士知晓,底层人是该做什么做什么,感觉不到丝毫不对,甚至看到骤然出现的人,还以为今年匠师交易大会比往年隆重,有的人提前进场了呢。都不禁兴奋起来,将很多东西拿了出来,竟然让古台府多了一分热闹。

    热闹是能传染的,别的地方感觉不到,至少小谷村的人感觉到了。

    因为小谷村庄头张大年让大少爷看上了,将铁牌跳了两级,换成了银牌。

    银腰牌,在谈家来说,是仅此于七伯金腰牌的大管事。

    庄头挂银腰牌,谈家几十个庄子里,他是第一个。

    除了主子,所有下人管事里,他的权力能排前二十了,这是绝对的一步登天。

    张大年知道,如果不是穆丰还在小谷村,他一定会被提拔进谈府。现在还将他留在小谷村,为的就是侍候穆丰。

    换做别人,因为等着侍候穆丰而被滞留在庄子里,定然会满腹怨言。可张大年不会,不仅不会,他还会更加用心的侍候穆丰和两位小祖宗。

    要不穆丰怎么会说,张大年虽然有点贪心,却明事理知进退呢?

    他清楚的知道,即便他进了谈府,大少爷如果回归师门,他还啥也不是。

    可要把穆丰爷三个侍候好了,比进府里争权夺利强得多得多。

    找了十几个汉子,花几个工时把少谷雅居外的练功场休整一遍。又向府里申请,不但在练功场布置一座非常完整的兵器架,还修整了一间十分不错的书房。

    本身,张大年的申请很突兀,内府根本不会批准。

    不过在七伯禀告谈公雅后,谈公雅直接从府内调拨,将张大年的申请提高到最高级别。

    这点事,甚至惊动了家主谈开崖,让张大年不禁有些后怕。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擅自主张不但没有受到训斥,还得到谈开崖的亲切接见与赞许。

    这几天,白翎军的事情让古台府上层忙得焦头烂额,早把穆丰给忘记了。

    虽然谈开崖一直没机会和穆丰接触,但穆丰这个人早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不说爱子谈公雅对穆丰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说花陌、观行上师对穆丰超高的评价,不说穆丰早在宿竹心之事出现前就敏锐察觉出白翎军对古台府的图谋,单单二十多岁的太玄大能就让他无法小觑。

    更别说,暗地里,谈公雅对他道出,魔公玉无达、魔僧元品禅师跟穆丰隐晦的关系。

    “好好干,侍候好穆公子是你最大的任务!”

    谈开崖如是说。

    “好好侍候穆公子,一应要求随便说,谁敢阻挠或是耽搁,直接找我。”

    谈公雅如是说。

    “给你最大权利,无论家里还是外面,谁敢惹事,可以动用赤虎军。”

    谈枕霞更是赐给他一支赤虎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