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反目成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在释家的辈份一表露,眼前这场大战已然很难打开了。

    为了让花陌能平静的面对下面的事情,索性慈净和尚领着大家来到钟楼树荫下。

    有沙弥端来蒲团、石桌、粗茶糙碗,几人席地而坐。

    佛茶袅袅,禅意飘飘,在这一刻所有紧张的心情都舒缓下来。

    “这为是青牛观的夏为峰施主!”

    慈净和尚这才引着绿衣汉子给几人认识。

    夏为峰略有些拘谨的向四周一抱拳。

    花陌、穆丰、观行上师微微点头,宿竹心、旭日、谈公雅、玉胧烟、花月娇则站起身来回礼。

    穆丰单臂压着石桌,端起仿佛平民百姓用的粗瓷碗,看着里面飘荡着两片柳叶般的茶叶,随意的抿了一口。

    “咦,不错呀!”

    茶汤一入口,穆丰的眉头就是一挑。

    茶韵飘香,他不禁对这简陋的茶叶竟然能泡出如此清新茶韵,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抬起手,有轻轻抿了一口。

    “该到场的人都到场了,老兄,有啥说啥吧,是对是错,自由分辨!”

    穆丰茶碗一放,瓷碗碰击石桌发出清脆的响声,所有人脸色一正,认真的看着花陌。

    花陌端起茶碗仰头倒入,丝毫不在意滚烫的茶汤顺着口舌而入,刺激着喉咙肠胃。

    他大力的喘息一声,抬起头看了眼宿竹心,嘴角一翘,讲了起来。

    “这算是件让花家很丢脸的事”

    花陌的声音嘶哑着,也不知道是让茶汤烫的,还是心情激荡所致。

    丢脸的事,还是花家。

    所有人的心一提,感觉异常棘手。

    因为如果是花陌的事还好,可若是涉及到整个花家,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凭借他们这几个人绝对压服不了,更压服不下。

    花月娇眼眸似乎一红,宿竹心咧咧嘴,脖子一缩,低下了头。

    显然他也是这样认为的,并非花陌骇人听闻吓唬人。

    花陌目光炯炯的看着宿竹心,继续讲道。

    “花某有两女,月娇是小女儿,还有一位大女叫月娥,温柔娴静,是泽田有名的闺阁千金。去年,花某给他寻了门亲事,临猗狐家,狐子突的狐唐。”

    此话一落,所有人的眉头都是一皱。

    花陌再三追问宿竹心,要狐唐的下落,又言是涉及花家的丑事。

    大家就有猜测,此时再一明言,狐唐与其女有亲事,顿时都感到事情十分棘手。

    武林人不怕仇杀,就怕情杀。

    因仇而杀,可说和可插手,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因情而杀,就不同了,事关感情,谁对谁错,说不清呀!

    “然后呢?”

    此时,对于心情激动的花陌来说,只有穆丰能插得上话。

    花陌喘息一声,继续道:“婚事定在下月,可实际操作年前就开始了,众多远近亲朋能通知的都通知到了,甚至州府意外的亲友携带祝福提前感到。可是,狐家却在前几日带来手信,说新郎官不见了,要推迟婚礼,你们说,可能吗?”

    可能吗?

    一个回问,所有人都惊呆了。

    四目相对倍感苦涩!

    可能吗?当然不可能。

    世家婚丧嫁娶与平民百姓不同,那架势绝对就是脸面。

    丧礼还好些,毕竟那是不可预知的。

    婚嫁就不同了,基本都提前定亲,然后预留出很长时间让双方准备。

    越大的势力,准备的时间越长。

    因为他们触角伸展不知多长,往往从通知到准备,到大驾光临都要一年之久。

    这么大的动静,你说取缔就取缔,你说推延就推延。

    脸呢,大世家的脸不要了。

    搞出这一出闹剧,花家的脸能丢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这不是丑事?是什么事;这不是整个花家的事,是谁的事?这要不算仇,算什么?

    此话一出,不管是观行上师还是慈净和尚,甚至是旭日都不敢说话了。

    谈公雅、玉胧烟更是眼盯盯看着宿竹心,一眨都不眨。

    观行三个是和尚对世家的事,还不太清楚。他俩可是实打实的世家子弟,可是知道这种丑事对世家的杀伤力有多大。

    搞不好,就这么一件事,能让一个世家势力倒退十几年,对手再搞些失去,简直能压制他们几十年。

    杀伤力是相当的大。

    “然后呢?”

    花陌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感觉压抑了,凝重的气氛让空气都有些停滞。这种情况,也唯有穆丰能够打破。

    “然后呢?”花陌冷笑一声:“我当时就感觉不正常,于是上临猗狐家打探,结果他们说狐唐失踪,两月未有练习。我自然不信,就让家族收集狐唐的信息,经过半个月的追踪,一路寻着追到阜陵,在那里,得到狐唐跟宿竹心的踪影。然后就到了这里...”

    说完,花陌看着宿竹心冷笑不语。

    显然他就是要宿竹心吐口,说出回头的结果。

    瞬间,包括三个大和尚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宿竹心身上。

    天罡境巅峰的宿竹心,肩头仿佛一下子压过一座山峰,沉重得他几乎抬不起头、喘不过气。

    穆丰淡然一挥手,一股气劲在他身上拂过,清凉的空气扑鼻而来。

    宿竹心狠狠的大力的吸了两口,剧烈跳动的心和浑噩不知东西南北的脑才缓缓恢复过来。

    花陌和其他人,看着宿竹心铁青的脸,一点点恢复正常,才收回汹涌的气势。

    宿竹心别过头看着穆丰,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过头,异常认真的看着花陌道:“花世叔...”

    哼...

    花陌双目微垂,鼻音浓重的冷哼一声。

    宿竹心苦笑一声道:“狐唐之事,太过突然,擅自改变婚期也是为势所逼迫,无奈之举。可是,狐唐对月娥小姐爱慕之心天地可鉴,即便天崩地裂也从未改变。竹心可用性命来保证。”

    花陌眉头一蹙,不是好眼神的看着宿竹心:“如果真是这样,花陌还就不相信,什么样的势,能将他逼迫成这个样子,不惜用推迟婚期,让花家、狐家反目成仇也要行这无奈之举。”

    “反目成仇!!!”

    宿竹心先是讶然,随即脸色大变。

    穆丰伸手轻轻叩击着石桌,看着宿竹心淡然道:“其实不只是花家、狐家会因此事反目成仇,如果你继续遮掩不说,反目成仇的不仅是花家、狐家,还会有你宿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