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五十七章 玉皇庙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宝峰,玉皇庙...”

    花月娇的眼立刻来了精神,闪着某种莫名的精光,低头看着父亲惊叫起来。

    “要去那里,我要去那里...”

    玉胧烟有些愣然,不知道花月娇兴奋的是那个。

    穆丰慵懒的眼一翻,略略有了些精神。

    “去哪里吗?”

    说着他斜斜的看了一眼花陌。

    花陌略呆了一下,随即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走,去宝峰,目标玉皇庙!”

    穆丰拉长了声音叫了一声。

    “走啊!”

    花月娇叫着一迈腿,随即又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

    紧跟在她身后的玉胧烟随之也停了下来,纳闷的问了一句。

    花月娇尴尬的挤出一个笑脸,一伏身抓起两颗石子抛向傅一搏、苏久文。

    “你俩头前带路...”

    “啊!”

    傅一搏苏久文脸揪了一下,也不说话,一转身跑了起来。

    “呵呵呵...”

    玉胧烟、花陌、穆丰同时笑了起来。

    谈公雅虽然没敢笑出声来,但也咧着嘴角,脸上挂满了笑意。

    虽然一大一小俩座山,但大小也是山峰,要是不知道路随便走,天知道会走多远冤枉路。【】

    花月娇反应还挺快,一转眼就反应过来把两个小家伙给抓劳工了。

    望山跑死马,这话绝对没说错。

    站在山头望山头,宝峰玉皇庙跟他们相隔并不远,跑起来才知道,真的是很远。

    要从山上跑下,又要从山下跑上去。

    不认识路的话跑岔一条道,冤枉路最少十几里。

    当然,这是为了照顾两个小家伙,要不然,穆丰花陌一个纵身就能到。谈公雅他们三个天罡,也多费不了太多功夫。

    不过他们即不是打仗,也不赶时间,溜溜达达的连游山玩水都有了。

    随便两个小家伙如何的跑,五个人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看,的确跟郊游差不多。

    等跑到山头时,看着玉皇庙的黄砖红瓦,傅一搏苏久文跑了一头的汗,穆丰他们衣衫整洁,丝毫不乱,看上去跟在自家院子散步一般的悠闲。

    “一哥,看看公子,看看咱们,累得跟死狗差不多,回去必须要下苦功了。”

    “放心,九少,回去我看着你你看着我,谁偷懒罚谁!”

    两个小家伙咬牙切齿发誓起愿的,一定要苦修,直把后面几位乐得够呛。

    “几位施主...”

    临到山门,两位知客僧人端着笑脸迎了过来。

    知客僧,是寺院里专司接待宾客的僧人,眼光毒辣不比车船店脚牙那些社会油子差,甚至对社会顶层有权、有势、有钱人的熟悉程度比他们更强。

    两小太幼,两女不便,穆丰花陌身份尊贵,迎来往去,话语的人只能是谈公雅。

    “玉皇庙!”

    谈公雅折扇捶打着手心,淡然一笑。

    “是玉皇庙,小僧延弘!”

    “小僧,延法,玉皇庙知客!”

    谈公雅点头,折扇向前一挥率先走了进去。

    玉皇庙景色奇异,山门建在山腰,站在山脚就能看到它,可若走进寺院,却还需沿着一条狭窄的栈道攀援而上才行。

    栈道陡峭,狭窄难行,天冷气寒云雾缭绕,拾级而行,竟有种飘行天际的感觉。

    初行时,知客僧还有些担忧他们,却不想一行人都有功夫再身,不慌不忙飘飘然就等到山顶。

    迎面一道黄墙沿着绝壁环绕,一条青石小路指引着他们向南走去。

    一个拐角过后,眼前豁然开阔。

    一道三门殿巍峨耸立,殿内塑有两大金刚力士像。

    金刚力土是手执金刚杵,守护佛法的护法神,形象一般都是面貌雄伟,作忿怒相,头戴宝冠,上半身裸体,手执金刚杵,两脚张开。

    所不同者,只是左像怒颜张口,以金刚杵作打击之势,右像忿颜闭口,平托金刚杵,怒目睁视而已。

    由山门往北走去,内里可见松柏摇曳。

    东侧,一道高大柏树下,一座平面呈正方形,单层歇山顶式二层楼阁里悬吊着一口丈许高巨大铜钟。

    钟身无铭文,造型古朴,端庄大方。

    数百年以来,无有一日停歇的晨钟暮鼓,想来就是它的鸣叫。

    谈公雅赞叹一声,沿着中央正道向里继续前进。

    前方才是真正的玉皇庙,穆丰打量了一下顿时感觉此庙格局十分奇特。

    沿着中轴线能清楚看到这是个三进格局,第一重殿是大佛殿,殿中间供着一位大肚盈盈笑口常开的佛菩萨,身后一位威严肃穆双手合十的伟岸菩萨侍立。

    第二重是天王殿,四位天王各持武器,面色狰狞,不是穆丰印象中增广天王,而是四尊陌生的菩萨。

    不过,这不重要毕竟两方世界释家佛菩萨不可能一模一样。

    天王殿后才是玉皇殿。

    一座矗立在高台之上的玉皇宝殿。

    宝殿为明三暗五、四角八搭、五脊六兽、前出后包、金筒琉璃瓦盖顶的仿龙亭式建筑,金碧辉煌,气势宏伟。

    中央高台端坐的玉皇、王母以端庄、安详、威严、庄重的神态,俯视着人世间的风云变幻。

    陛下两排侍立着天将宫女,幢幡宝座,肃穆威严。

    这让穆丰感到十分奇怪,不仅如此,正殿两旁的配殿更让他奇怪得摸不清头脑。

    玉皇庙,从名字上感觉应该是道家庙宇。

    不过寺庙寺庙,寺庙不分家,释家不叫寺叫庙也可以。

    可是,释家的庙宇,无论是寺还是庙,正殿供奉的都应该是佛,最低也得是菩萨吧。

    玉皇庙却是不同,正殿竟然供奉着玉皇、王母,陪侍的是天将以及宫女。

    东西配殿里供奉的才是佛菩萨。

    西为佛祖殿,东为观音及老母洞。

    两庑,二十八宿殿,或是仙、或是佛、或是菩萨金刚。

    谈公雅带着两女走进玉皇大殿,穆丰心中感觉奇怪就没跟过去,而是在外随意走动,四处打量起来。

    这一打量,他更有些看不明白了。

    因为他发现除了山门、云路、以及大佛殿、天王殿、玉皇殿在中轴线外,其他左右配殿、两庑宿殿竟互不对称,疏密不一。

    流畅自然不说,还散而不乱。

    再一打量,穆丰有看出,这些配殿竟然都围绕玉皇殿而建,呈现出一种众星拱月之势。

    显然这还不是简单随意建筑的,仿佛刻意而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