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五十五章 宝峰晚钟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一个时辰转眼而过,当两个小家伙从静室走出来时,外面早就有两个健妇侍候在哪里。

    入厕、洗漱、换取新衣,然后摆上一桌肉食,让他二人好一顿吃喝。

    又一个时辰过后,吃饱喝得的两个小家伙就被花陌赶出去,睡觉。

    这一切事情都是张大年从庄里调来这两个健妇做的。

    傅一搏、苏久文是张大年做主赠给穆丰的,已经是穆丰的人了,并非谈府仆从。

    这几个老爷少爷小姐在,自然不能没有仆从侍候。

    补元培基,花陌不知经历过多少,自然知道成功后有那些事情要处理。

    他自是不能管这些杂事,但吩咐给张大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大年别的能耐没有,处理这些杂事还是得心应手的。

    虽然是为傅一搏、苏久文好一番忙碌,但张大年任劳任怨,绝没有任何杂念。

    人与人不同,出身不同、机缘不同,些许改变后,未来境遇也绝对不同。

    这些,张大年看的很清楚,他清晰的知道,自从遇到穆丰后,傅一搏苏久文就如大鹏遇清风,展翅翱翔九千里。

    现在还能看见,未来他将连他们的背影都看不到。

    可张大年绝对没有想到,就因为他明事理,竟然入得花陌、谈公雅之眼界。

    “公雅啊,无怪乎谈府二十年变化如此之大。”

    花陌指点着茫然无知的张大年,看着谈公雅赞叹一声。

    谈公雅有些愕然:“哦,世叔,此话怎讲?”

    “只是一个小小别园,不单有哪两个小家伙能入得穆兄弟之眼,就连这个庄头都如此不凡,让人赞叹啊!”

    花陌似乎是想到花家各支各脉,各处产业。

    也许这般人物花家也有,可他们却没有这个机遇进入花家上层人物的眼界,而他也没时间四处游走,为花家寻那一颗颗沧海遗珠。

    其实,即使他真能够找到,难道花家就有那个资源,那个位置去让那一颗颗沧海遗珠绽放光彩吗?

    腐朽没落的不仅仅是东陵王朝,世家宗门难道没有吗?

    淡淡的无奈在花陌心头掠过,随即随风消散。

    有些事不是没有人知道,也不是没有人想过改变。

    如山一样沉重的规矩,仿佛枷锁一样将所有人牢牢锁定,一丝一毫都逾越不得。

    坐在榕树下,守在池塘旁,感受着微凉的清风,看着莲叶随风荡漾。

    花陌努力的把这些不愉快抛在脑后,尽量把心放空,不思不想,感受着这难得的半日清闲。

    谈公雅往摇椅上一靠,挥手将张大年叫来,吩咐他去古台府寻七伯打听一下消息。

    打探消息???

    张大年带着一分忐忑一分欣喜一分激动,一分慌张和一分茫然,骑上驽马向古台府奔去。

    大公子出行,身后自然不能没有仆人跟随。

    有事不吩咐仆人去做,而找他,张大年不能不分心多想。

    难道大公子看上我了!

    初时,张大年心生忐忑,随后升起一股欣喜,激动得纵马狂奔。

    可随着古台府距离越来越近,心中骤然升起一股慌张。

    如果是他所猜想那样还好,如果不是怎么办。

    慌张、激动两种心情在他心中一起一落,一起一落,最后化作一片茫然。

    因为花陌一句话,改变了谈公雅的想法,也改变了张大年的未来。

    这种改变对张大年很重要,花陌、谈公雅却并未在意,蚂蚁的任何改变对大象来说都毫无意义。

    “好多年没来了,偶尔来一次竟然发现这里很不错!”

    谈公雅的手随意垂落,指尖沾着池水,一撩一撩的很是惬意。

    玉胧烟轻抬莲步,走到池水旁,抬头眺望四周,轻笑一声:“你这里,似乎还不完整!”

    谈公雅点点头,手向后一挥,立刻有两个仆从带着一些蒲团、小桌跑了过来。

    “这里是家母选的位置,原本是送给我和姐姐避暑休闲的园子,一切修筑都随我们心意。只是刚修了一年,我俩就拜进了宗门,于是就停了下来。”

    谈公雅看着眼前的少谷雅居,满脸可惜。

    “虽然后来我和姐姐也来住过几回,却再也没有心情继续修筑了。”

    玉胧烟选了一个蒲团坐下,听到谈公雅的话点点头,似乎也有点感到可惜。

    少男少女们,谁没希望有过一个属于自己的园子。

    不管大小,主要里面一切都属于自己,楼、亭、阁、榭、山、水、池、林,一切的一切都自己说了算,想要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

    既然提到这个,谈公雅似乎来了劲,站起身来,指着木楼道:“这是主楼,那是副楼,主楼要堂堂正正,副楼要优雅别致。这里是假山、池塘,那里是梅林、竹林,看到山上的溪水没,引流而下注入池塘,一个环绕流到山下,还能灌溉农田。”

    谈公雅指点江山般,讲起当年他和谈枕霞的设想。

    “梅林旁原本是姐姐的小阁楼,竹林是我的,不要阁楼,要个竹院。那里,就是池塘溪水拐角处,本来是建个凉亭来着。那里...”

    看到谈公雅激情昂扬,兴奋的回忆,花陌笑了笑,坐起身来随意打量下。

    这里的确不错,里面一栋主楼,然后是假山、池塘,少谷峰上一道白练汩汩而来,注入到池塘里,又从东侧汩汩而下,垂直的流淌到小谷村外农田里。

    梅林已经成型,占地足有数亩,竹林还差很多,东一簇西一簇的不成样子。当然,要是有人打理的话,成型不过一两年。

    一大天的时间过去,此时临近傍晚,傅一搏苏久文吃过洗过,走进木楼休息去了。

    几名妇人、仆从又开始忙碌,给几位主子准备晚餐。

    这时,一道清越悠扬的钟声突然从东山传来。

    钟声响起,山下村子就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就看到村外田地里劳作的人们加快了速度,收拾农具,准备回家。

    炊烟袅袅升起,欢声笑语响彻林间。

    一派乡土气息不因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时间而改变。

    花陌站起身来,转过身,抬起头向东山眺望。

    那里,一座高于少谷峰一倍有余的山峰,青松绿林间一角黄砖红瓦时隐时现。

    “那是宝峰,玉皇庙,古台府释宗主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