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九章 热身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把傅一搏、苏久文形容成漏网之鱼不太妥帖,若说成沧海遗珠还差不多。

    不过,意思没差。

    现在谈枕霞的心思已经不再穆丰如何能给十岁超龄少年补元培基,而是想怎么才能提高家族摸骨师的能力,让傅一搏这样的鱼完全拦在网里,不再遗漏。

    至于穆丰补元培基一事,先不说秘法能不能拿到手里,至少傅一搏、苏久文谈家已经不用惦记了。

    傅一搏无父无母,张大年就能为他做主。苏久文虽有父母,但兄弟姊妹众多,不差他一个,所以他们已经将由张大年做主送给了穆丰。

    当然,即使傅一搏、苏久文还属于小谷村,穆丰为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心血,谈家也不可能腆着脸将他们在要回去。

    再说了,一个世家的陡然崛起也许是因为一个人的崛起而崛起,但若长盛不衰却需要整个家族的努力。

    心中有事,谈枕霞自然有些心烦意乱,可玉胧烟、花月娇当面她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强打精神,面带笑颜的与之周旋。

    “穆叔叔在处理材料,毕竟原石并不能直接使用,父亲掌握家族秘法,能帮得上忙,穆叔叔又不在意秘法被父亲学会。”

    花月娇为谈氏姐弟解释修炼室在做什么。

    玉胧烟却感到有些可惜:“谁让咱们修为低,功力浅呢,不但帮不上忙,还净添乱,被撵出来了。”

    说着她美眸一转,一个大大的白眼丢给了花月娇。

    花月娇忍不住粉面一红,娇嗔着拎起拳头,用力锤着玉胧烟的肩头。

    玉胧烟咯咯笑着,抓住花月娇双腕,防了起来。

    两女毫不矫揉做作的动作,以及清冽的笑声让谈公雅脸色一红,退败出去。同时也吸引心烦意乱的谈枕霞的目光,不经意间的心情好转了许多。

    既然不能离去,还烦恼他做什么?

    谈枕霞心头一畅,索性将一切烦恼甩在头后,兴趣盎然的把头一探,看起热闹来。

    室外一片欢畅,室内却气氛紧张。

    两块原石外附的废料已经除去,只剩下干净的精石。

    阳启石七根,长柱体,呈棕黄色,半透明状态,筷子般粗细,有成人尾指般长度,外有丝绢样光泽。

    寒精石同样七根,片状体,墨玉色,有食指肚般大小。初看黑得发亮,在阳光透射下却发现,它是黑中透绿,带有一抹琉璃样的光泽。

    剥离废料,没费穆丰花陌多大功法,但把整块的精石处理成七根成品,精微细处让两人费了老大心力。

    的确,这两种精石是为了给两个小家伙补元培基用的,打磨时是不允许随意传输元力的,否则度入两小体内,真元混杂,不但不是补元培基,相反还成了障碍。

    那样还不如不用。

    不过两人到底是太玄大能,手法之精准,对力量的精微控制不是他人可比拟的。

    主要材料制成,穆丰又开始配伍药液。

    一种是对精石浸泡,一种是给两小外用炼体的药液。

    精石经过浸泡才能完美的将精华度入人体。

    补元培基时,外涂药液才能将周身毛窍封闭,使得体内精华不致外漏。

    全部配好,穆丰才将两个小家伙召唤过来。

    修炼室不是一间房,而是两间,一间异常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宽敞的是修炼外功用的,另一间自然就是修炼内功所用。

    在穆丰花陌炼制材料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一直在内功室站桩功。

    两个半人高木桶,灌进充满浓郁味道的药液,再倒进滚烫的沸水,稍一搅拌,立刻刺鼻的气味飘了出来,瞬间连木楼外偷窥的四个公子小姐都有些享受不了。

    “又是这个味道,不,比我们补元培基时的味道还要猛烈,我受不了了!!!”

    谈公雅一咧嘴,捂着鼻子连连后退,而这个时候,他的耳边骤然响起花月娇惨烈的叫声。

    玉胧烟和谈枕霞粉面同时色变,仿佛早被遗忘的痛苦再度从心头泛起。

    这种味道虽然难闻,谈公雅一个少年还好些,少女显然是绝对享受不了。

    那是多么不堪回忆的往事啊

    谈公雅瞥着嘴,厌恶的神情再看到三个少女惨烈的样子时,嘴角不由向上微微翘起。

    这似乎证明了人的劣性之一,有的人的快乐往往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

    “跳进去”

    穆丰指了指似乎还在沸腾的木桶。

    傅一搏苏久文脸色一呆,有些傻傻的看着穆丰:“公子,你不是想把我俩炖了当晚餐吧?”

    “噗呲”

    花陌没忍住,笑出了声。

    穆丰的嘴也咧了一下,眼神悠长的看着两个小家伙,上下打量下:“你的肉很多吗?想吃,也得多养两天。”

    傅一搏脑袋缩了缩,没敢说话,三下五除二褪下衣物,看着冒着热气的木桶,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一闭眼,身子一纵,噗通一声跳了进去。

    “好烫”

    还在翻滚的热水能不热吗?傅一搏忍不住惨叫一声。

    耳中听到傅一搏的惨叫,正褪裤子的苏久文身子控制不住的一抖,然后小心翼翼的转过头,悄悄的偷窥一下穆丰。

    穆丰面无表情的看着木桶内扑腾的傅一搏:“给我停住,死不了人的。站稳了,吸气,跷起左腿,向左抬,身子右转下伏,对,站好,右腿微曲支撑住。”

    苏久文吸了一口气,心一狠,亵裤褪下,用力向后一甩,身子一纵也跳了进去。

    还不待他感受药液的温度,就按照穆丰刚才所说的姿势摆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就是感觉药液的温度太热,到不是怕穆丰把他俩给炖了。

    三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穆丰如何,他俩早就感受到了。

    别说是沸水浸泡的药液,就是刀山火海,穆丰真吩咐下来,他俩也能一闭眼睛跳进去。

    “两臂向两侧平举,微往后伸,站好,右脚趾扣住地面。”

    “头往上抬,扬起眉毛,鼓足气力,如鸟舒展羽翼,展翅欲飞状。”

    “呼气,左腿回落地面,两臂回落腿侧。然后抬起右腿做刚才一样的动作。”

    木桶够大,两个小家伙在穆丰低声沉喝中做出一个大鹏展翅的姿势。

    花陌眼珠一瞪,惊声道:“这这是”

    穆丰面无表情的道:“羽族禽类炼皮的功法。”

    花陌嘘了一口气道:“果然,莫不是鹏魔羽翼功。”

    穆丰嘴一撇:“我能教那玩意,练那玩意的有几个落得好的。”雨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