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八章 漏网之鱼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这个穆公子,怎么跟我朦胧坊弟子纠缠在一起了呢?难道是月儿替他引荐朦胧坊了?”

    谈枕霞蹙着眉头,万分不解。

    谈公雅看着谈枕霞,同样迷惑不解:“我听他们说过,昨天只是第一次相识,怎么能随意就引荐到宗门呢?”

    也是,陌生人很少随意引荐宗门的,尤其穆丰身为太玄大能,身份不但尊崇,更是敏感。

    冒然引荐到宗门,会被很多有心人胡思乱想,任意猜测的。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穆丰去朦胧坊是因为求取补元培基的材料。

    补元培基不是小事,当然,如果是在泽田,依花家的底蕴,即便是阳启石、寒精石也不算稀缺之物。

    可偏偏他们是在古台府,即便是花陌亲自出面也未见起有朦胧坊可依靠的花月娇强。

    再加上阴差阳错的让他们偶然遇到玉胧烟,一个魔公玉无达将一切事情都搞乱。

    如此这般,无论是谈开崖,还是谈公雅,或是谈枕霞,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所以,当他们在少谷雅居看到玉胧烟时都瞪大了眼睛。

    “烟师姐,你怎么在这里?”

    谈枕霞脸上明显有些意外的叫了一声。

    玉胧烟嫣然一笑,伸手轻轻拥了一下谈枕霞,娇声笑道:“霞师妹也来了。早就听闻你在少谷有一间避暑雅居,却不想有一天会在这里看到你。这就是你那天才弟弟吧?”

    “这是同门师姐,玉胧烟,你也叫姐姐吧!”

    谈枕霞伸手替弟弟引见。

    “烟姐姐”

    谈公雅脸色一正,双手作揖。

    “见过公雅弟弟!”

    玉胧烟笑着双手虚托,然后才回答谈枕霞刚才的问询:“穆叔叔暂居你这里,有些事情要做,姐姐自然要过来看看!”

    有些事,哦,就是魔公玉无达的事情,根本无法明说,索性玉胧烟将穆丰真的当做叔叔看待。

    太玄大能,尤其是二十多点的太玄大能,再加上玉无达的关系,有这么一个叔叔对玉胧烟来说并非什么接受不了的,反正也不是坏事。

    “穆叔叔”

    谈枕霞瞬间失声叫了起来,随即伸手掩住。

    是师门长辈?

    不不不,心神一转,谈枕霞就想到不是师门长辈,应该是玉家长辈。

    姓穆,叫穆叔叔,应该也不是玉家长辈,是玉家同好。

    本身谈枕霞就认为穆丰是大世家出身,虽然没听到过有这么一个穆家,但天下也不是所有世家都好名,数千年漫长历史长河里,还是有很多隐世或没落,但底蕴绝不平凡的世家存在这。

    也许穆家就是这样一个家族。

    而今,玉胧烟对穆丰的称谓显然再一次印证了她的猜想。

    能让玉胧烟这样的人,如此亲热的称呼。

    穆丰,这个被谈公雅印证了的太玄大能再一次加重了他在谈枕霞心中的地位。

    谈枕霞姐弟的到来让小谷村轰动不小,她们姐弟是不记得,张大年却清楚记得她们已经有七年没来小谷村了。

    仅是这一个原因就让小谷村家族关注低了不下一倍,甚至连村民的生活水平都低了不只一等。

    不仅如此,当谈枕霞、谈公雅两位尊贵的公子小姐站在房门紧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闭修炼室,狠狠的吃了一个闭门羹,还不敢打扰,只能跟玉胧烟、花月娇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穆丰、花陌从修炼室里主动出来。

    张大年的心更提到了嗓子眼。

    幸好,幸好这几个月对穆公子规规矩矩、恭恭敬敬,一切供应充裕而又准时,平时也不敢稍有惊扰。

    否则看公子小姐对他那份尊敬样,如有怠慢,还不弄死他呀!

    事实虽不中,亦不远矣。

    张大年如果真敢怠慢的话,穆丰倒是不会说些什么,可谈府却受不了。

    世家是最注重颜面,不说穆丰的身份以及未来潜力如何,单单他现在绝对能被谈府尊为贵客的身份,如果被一个小小的下人怠慢了,传出去必然会被人耻笑。

    到那时谈府的颜面无存,受罪的挨刀的只能是张大年。

    张大年吓得后背冒了一层冷汗。

    谈枕霞却没在意,领着谈公雅拉着玉胧烟的手,聊了起来。

    这一聊,谈公雅才知道三女虽然都是朦胧坊弟子,实则却不属同一宗门。只是因为古台府有朦胧坊势力存在,属下弟子才知道有谈枕霞这么一个同门。

    朦胧坊是实实在在的大宗门,地位等同宝室九仙天门下的羽化天宫。甚至,认真说起,恐怕朦胧坊还略强于羽化天宫。

    因此,朦胧坊麾下的中小势力也极其繁多。

    玉胧烟和花月娇是一个门派,谈枕霞是另一门派,不过门派相近往来繁多,倒比其他同门来说关系亲近许多。

    这样的宗门其实有很多。

    好比昨天穆丰他们提到的点苍剑派,点苍洛家是一份,谈公雅同样也是点苍剑派,可提到洛家是他面无表情,就好像说的是旁人一般。

    显然谈公雅的点苍剑派是韵州点苍剑派,而洛家则是古州点苍剑派,说是同门,恐怕都有几百年没有接触过了,谁还认他们。

    这就是东陵王朝地大物博的弊端之一,不说是他们这些宗门,就连王朝皇族的大帝与诸王又何尝不如此呢!

    世道崩坏,白翎军数年间席卷天下,其主要原因跟这个也脱离不了。

    “补元培基??还是小谷村里的孩子??”

    当谈枕霞和谈公雅听到穆丰进城的原因,不由转过头,近乎傻傻的看着窗门紧闭的修炼室。

    随即,姐弟俩有紧锁眉头的看了张大年一眼。

    这让不明所以的张大年心头一跳,连忙回想自己这几个月是否有说不到的地方。

    想了半天,他都没想到自己哪里出过错。

    村里,所有人,不用张大年吩咐都知道能住进少谷雅居的人,都是贵人,基本不管有事没事绝不来打扰。

    就连村里熊孩子闹事,都跟傅景文那样,回去找妈妈,让妈妈再去找张大年。

    哪里还会有人能惹到穆公子呢?

    谈枕霞不会去管张大年想些什么,她只是知道,自家摸骨师漏鱼了。

    尤其是在她听到穆丰为此付出的代价时,心更有些隐隐作痛。

    不管穆丰此次作为是成功还是失败,傅一搏苏久文绝对是藏在顽石内的璞玉。否则,穆丰绝不会冒着失败的危险,还要为他们俩补元培基。

    想一想一个小谷村就漏了两个璞玉,整个古台府这么多年又会漏掉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