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六章 张大年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晚宴很丰盛,虽不算奢华,但鱼、虾、牛、羊、蔬菜、水果,应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并且张大年还找了四个模样清秀的少女侍候,别的不说,至少大方面看的过去。

    这里不过是一个庄子,主子还很久不来了,让他们死劲弄,又能弄到多好。

    再好,对穆丰、花陌他们来说,也只能是一般,更别说他们还不在意。

    不过无论是好还是不好,至少张大年他们上心了,用心就行。

    两男两女四个主子算一桌,两男两女两个小家伙六个仆从算一桌。

    穆丰、花陌有些安静,自顾自的吃喝着,时而探讨下补元培基的高深问题。

    玉胧烟、花月娇有些骚动,她俩还在为没能把傅一搏、苏久文迷得神魂颠倒而耿耿于怀。

    朦胧坊虽然不算邪魔鬼道但她们的功夫里,也算深得迷、幻二字之精髓。

    本意只是想小刀一试,却不想失手了,这让她俩不得开怀。

    而花茗花盏他们这四个仆从自然明白自己小祖宗的心思,虽然跟两个小家伙不认不识的,饭桌上却不一样,三言两语就混熟悉了,言语间不知不觉套出许多事情来。

    迷幻功法,如果不涉及神魂领域,比的多是心理。

    陌生的对手,靠的只能是观察,察言观色摸清对手的心理状态,衣着举止摸清对手的生活习惯。

    这点,不只玉胧烟、花月娇学过,酹月她俩也掌握。

    仆从就是这样,只要主人在,即使是吃饭也不会消停,一边吃着喝着还要一边留意着。

    很简单的就让她们发现,两位小主人还在留意两个小家伙。

    立刻,四个大人眼神一对就开始套路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凭借两位小祖宗的小心眼,绝不会放过他俩。多套套话,让两个小姐多知道些,对付起来也能轻松些。

    而这一切完全落入穆丰、花陌眼中。

    两人忍不住想笑。

    这几个家伙也太有意思了?

    两人一乐,玉胧烟立刻察觉到,顿时低下头来,一张粉面羞得通红,宛如牡丹般娇艳炫丽,让人望之感叹。

    这副模样,绝对配得上秀色可餐。

    餐罢,四位村女将酒席撤下。酹月、浣竹连忙奉上香茗,花陌、花盏则去安顿车马,这可是宝贝,尤其对外出行走的人来说,些许马虎都要不得。

    天色渐晚,侍女收拾好房屋,花陌知道穆丰明天要很忙碌,今天必须得好好休息,就招呼着两位少女退下。

    而这个时候,少女突然发现,傅一搏和苏久文竟然还守着穆丰的练功室,没有离开,显然是因为多了几个陌生人,心有提防。【】

    不禁赶到又想气,又想笑。

    花月娇低声怒骂一句:“这两个臭小子,竟然还防备起我们来。”

    玉胧烟也笑道:“他们那知道你是谁,里面那么多好东西,丢了呢?”

    “我,我...咯咯...”

    花月娇气了两声,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那个花枝招展,看的两个小家伙又直了眼。

    “你呀!”

    花陌抬手敲了宝贝闺女一下。

    “如果你穆叔叔补元培基成功了,他们也算是你们的小师弟,今天要出了丑,小心他们记恨你啊!”

    花月娇一愣,随即摇头道:“十岁的娃,还能成功吗?”

    玉胧烟也点头表示赞同。

    花陌似笑非笑的扫了两个少女一眼:“你说呢?”

    其实三个人都不认为穆丰能成功,可是,这份不认同似乎并不是那么肯定。

    否则,依照玉胧烟和花月娇的身份不可能有心情戏弄两个仆从。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想想穆丰的神奇,二十多岁的太玄大能,魔公玉无达五个字出口时给他们的震撼。还有,永远一副风淡云轻不慌不忙的神色,仿佛一切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的样子。

    他能用伏魔真言这么重要的修魂典籍换取一个必定失败的结果吗?

    三个人似乎一下子静默起来,不再言语,悄然走回房间。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看明天穆丰如何去做吧!

    反正结果也就在这一两日之间。

    翌日清晨,东方的天刚刚泛起白光,太阳还没完全升起,张大年就骑上一匹驽马,泼喇喇的奔向古台府跑去。

    寅时刚过古台府的城门吱扭扭一声打开,张大年提着一块令牌晃了晃,没人敢于他争抢,率先冲进古台府。

    “是谈家的玉虎铁令,闪开!”

    城门卫一声断喝,所有人都把道路让开,让张大年策马奔行冲了过去。

    玉虎令,又名都天玉虎令,无论它是铁令、铜令、金令,还是代表最高等级的玉令,代表的都是古台谈府的脸面,免检骑乘都是小事,真要是重大事情,半夜开启城门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铁令,是权限最低的令牌,基本是谈府最底层的管事们,遇到要事才能动用的最高权限。

    张大年贪,还有野心,但他这个人有个最大好处,那就是明事理,知道什么是重,什么是轻,否则也不能让花陌认可。

    昨晚很好的处理了穆丰迎客宴席一事,他就隐隐约约察觉了花陌几人的身份,不敢耽搁,赶早前来向二管家汇报。

    二管家,就是七伯。

    七伯是外事总管,或者叫外事大总管,总管古台谈家府外一应外事,是谈家最顶端的几个人之一,不过,外事大总管在谈家只能算二管家,因为还有一个内事大总管在他之上。

    外事大总管,是主管张大年最高级别的顶头上司。

    平日里依张大年这个级别的管事,是根本见不到七伯的。

    可谁叫他命好呢,大小姐安排穆丰一事是七伯提议的,也是他亲自吩咐给张大年。

    现在跟穆丰有关事需要向上禀报,正好给他一个觐见七伯的最好不过的借口。

    “穆公子的事?他还没走,是恢复好了吗?”

    七伯听到张大年有事禀报,蹙了下眉头,略一思索,就想了起来。

    世家公子没小事,连忙将张大年召见过来。

    而张大年的仔细禀报,让七伯神色郑重起来。

    “世家、花家、朦胧坊...”

    花家,是张大年从侍女口中听到的。

    朦胧坊,是双驾马车上的标记。

    双驾马车,贵人所用,可不是谁想用就用的,几乎每一驾马车上必须有势力铭牌标记。

    认铭牌,也算是所有世家所有管事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