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初见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小谷村外这番表演,张大年以为就他跟傅老三在,却不想太玄大能的耳目是如何的灵敏。

    相隔数百丈,马车行驶途中。

    村口处的交锋,仍然清晰的落入穆丰、花陌耳中。

    “兄弟好手段啊,这般吸血蠹虫也会大出血!”

    花陌摇头叹息。

    “其实,都是为了活着。”穆丰淡然笑了一声:“他不吸血,就会跟脚底下的烂泥一样的活着,吸血虽然不能让他变得更好,最起码比身边的人要强一些。”

    花陌也笑了,没在说些什么。

    他不是只知清高,不通世事的人,世俗的苦见多了,世家的丑恶见的更多。花家蠹虫更是不知被他亲手清理过多少,像张大年这般人,这般行事其实还算好的。

    花陌只是感慨,穆丰一锭银子就能收买一份人心,手段甚是高明。

    少谷雅居建在山坡上,藏在密林中,车马自然是上不去的。

    在山脚下,玉胧烟和花月娇就已经下了马车,沿着碎石山路走了上去。

    几人的动静很大,傅一搏、苏久文早早就被惊动,爬在竹门前向下眺望。

    玉胧烟、花月娇的美貌,只是一眼就让两个家伙迷失了方向,呆鄂的,一眼都不眨的看着她们。

    “咦,这里有两个小鬼耶!”

    花月娇白净的小脸奉出一抹娇媚的微笑,细长如笋尖般的手指了过来。【】

    玉胧烟看到花月娇异常做作的模样,明显是在戏弄两个小鬼,也不揭穿,而是掩鼻而笑。

    花枝招展、随风摇曳、千娇百媚。

    玉家大小姐,朦胧坊真传弟子,很多时候无需更多表现,随意而动就能动人心神。

    可惜,穆丰能入得眼的人又岂是一般。

    玉胧烟和花月娇两人一番表演,傅一搏、苏久文并未能如她们所想那样,色眯眯的虎扑过来。

    而是迷离着眼神,别过头低声耳语起来。

    “一搏,一搏,这两个小娘子真美,以后我也要找这样的婆娘暖被窝...”

    “太好看了,我怕你看不住!”

    “也是哈,真要不老实咋整,也不能天天守在家里?真愁人!”

    “所以,我找婆娘就不找太好看的,只找能对眼的。”

    “可我就喜欢好看的,咋办?”

    “挑好看的看,娶能看对眼的!”

    “也是个哈?”

    “就是,谁说好看的非得娶回家,咱的被窝不是谁想暖就能暖的!”

    两个小家伙自顾自的咬着耳朵,早忘了看美女。

    却不想,他们的低声细语已经清晰的落在对面耳中。

    两个小姐气红了脸,更远处的男人笑弯了腰。

    “他们,他们太意思了,这么小就开始琢磨娶什么样的婆娘暖被窝了。”

    花陌捂着肚子,一阵开怀。

    穆丰也有些苦恼的揉了揉额头:“是有点早,才十岁就开始挑挑捡捡的,成何体统。”

    “十...十岁了?”

    穆丰的话音刚落,花陌冷不丁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结巴了一下。

    “啊,十岁,怎么了?“

    穆丰茫然的看着一脸呆鄂,尽显不敢相信的脸的花陌。

    花陌慢慢站直了腰,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液:“十岁,补元培基,可能吗?”

    “噢!!!”

    穆丰这才明白,原来花陌是被穆丰给十岁孩子补元培基给惊呆了。

    毕竟,东陵王朝补元培基,基本都在六到八岁孩子之间举行。

    世家豪门或宗门,弟子从小就被充满元气的膳食补给着,发育自然比平民要早,筋骨体质要好,所以经过测试,可以提前一年举行。

    平民百姓家孩子,吃不好,甚至吃不饱,身体匮乏,如果资质根骨可以的话,要经一年的时间补足,故而要晚一年举行。

    可无论如何,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晚上两三年,到了十岁才补元培基的。

    想想穆丰付出的代价,那可是用道家真传伏魔真言换来的材料,花陌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他异常认真的看着穆丰:“小弟,值得吗?你说过,他们只是谈家庄园佃户之子,并不熟识。再好的根骨,值得吗?”

    小弟...

    穆丰仅仅听到这两个字,其他的话,穆丰并未注意去听。

    小弟,曾经这样称呼他的人,前世有高宠,岳家军那群莽汉,今世有苏云、无知、断刃三人。

    好熟悉,又好亲切的称呼。

    “呵呵,花兄,这不是值不值得的事,而是你想或不想。”

    穆丰也认真的对视着花陌。

    花陌一皱眉,这个问题他跟穆丰探讨过数次,尤其是在车上,在他听到穆丰讲起傅一搏、苏久文身份时,他已经反对过。

    他不想在和穆丰争论这个问题,而是想起十岁这个让人无法相信的关键。

    “十岁,补元培基能行吗?”

    花陌认真的问道,言语间充满十足的疑问。

    “哈哈...”穆丰笑了:“这个更不用争论,你看着就可以了。”

    穆丰大笑着想少谷雅居走去。

    “公子回来了...”

    还未走两步,竹门一推,傅一搏、苏久文跑了出来。

    少谷雅居,在两个家伙看来,这里有穆丰的种种隐秘,未经允许他们从来不让任何人进来。

    即便是几天一送补给的张大年,都被他俩关在门外。

    一切事物,从来都是两个小家伙自行解决。

    所以,即使他们看到貌美如何,能令他俩神魂颠倒的玉胧烟、花月娇,也只是关在门里欣赏,而不给开门。

    从言语、到神态、到不动声色的行为,两个小家伙却不知道,他们让两位美貌少女伤透了心。

    “姑奶奶我的美貌,竟然还不如一个臭男人,真真气死我了...”

    花月娇愤气填膺,几乎不能自己。

    玉胧烟虽然也是怒火难平,却毕竟能够自持,一把拉住花月娇,闪到一旁冷眼观看。

    “好好,你俩把这些东西拿到练功室。”

    穆丰拍了怕两个小家伙的头,指着车上一堆材料吩咐着。

    “嗯...”

    两个小家伙一边点着头,一边两眼充满了稀奇的看着高大骏马,奢华车厢。

    他们那里有机会如此近距离接触这般东西。

    这可是朦胧坊的车驾,无处不显奢华,根本不是小门小户所能比拟。

    可即便是这样,他俩还在空余时间偷偷窥视着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姐们。

    对少年来说,再好的东西也比不了异性的吸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