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朦胧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我说,那俩孩子不是我的什么人。”

    “不是你的什么人,你还愿意付出这般代价!”

    “愿意,就是因为愿意。”穆丰轻轻嘘出一口气,淡然道:“有时候心最重要,想,就去做。”

    穆丰抬头找了找玉胧烟。

    玉胧烟走的很急,疾步如飞,几乎话的功法就将他们甩得很远。

    穆丰也不待花陌再说什么,抬腿追了过去。

    “你...”

    花陌张嘴刚想说话,又无奈的咽了回去。

    摇了摇头,抬腿跟了过去。

    踏过天地朦胧的棂星门,是一片梅林,十几块石碑矗立在哪里。

    有书法、有石刻,疏疏散散的有几个人在哪里观摩。

    再往里行进,树影斑驳下是一条看上去就有些年头的青石甬道。

    甬道的另一头搭在异常舒缓的小岗。

    到了这时,穆丰才发现这里不仅占地面积奇大,竟然还是一座小山岗。

    这就了不得了。

    “不过,朦胧坊,有这实力。”

    穆丰想到棂星门上那四个字,一切都放下了。

    脚步加快速度,一转眼穆丰就跟着玉胧烟沿着坡道走到岗上。

    咦,竟然是湖泊。

    走到小岗之上,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波碧水。【】

    “好水,好景。”

    穆丰忍不住驻步欣赏起来。

    “是啊!钟灵毓秀,让人欣喜。”

    穆丰脚步一停,就听身后传来一句赞叹。

    不怪穆丰花陌两人称赞,这里景色的确不同寻常。

    湖泊不大,小巧精致,仿佛珍珠般被一条小溪流穿过,溪水在碧波荡漾中汩汩流淌。

    岸边有不少精致的建筑小品,远远望去就仿佛掌上山水、案头清供。

    东北角空地有小亭,四角飞檐高高翘起,旁边一株小叶黄芽老树静立在旁,盘根错节,枝繁叶茂。

    亭畔还有白石假山一座,数簇修竹迎风摇曳。

    假山根部有几丛箭兰,九月正是箭兰怒放末期,微风中带着淡雅兰香,使人倍感清幽。

    凉亭外,假山旁,一眼单孔桥,从岸边延伸到湖中,哪里正停泊着两栋精美、怪异的画舫。

    玉胧烟回眸一扫看到穆丰、花陌停驻在小亭旁,遂一转身,沿着小桥拾阶几步走进画舫。

    画舫,穆丰一眼就看出,这是艘平乘舫沙船,宝船类型,就是元宝般中间平底,两头翘起的样子。

    这种船,不仅可停可靠,还可商可战,可近游可远航,并非单单的普通观赏游玩之用。【】

    穆丰看到的精致,是因为远远望去,画舫上下两层,在两层之上前后各有一个飞檐翘角的四角凉亭。然后它由美人靠、有雕花栏杆,有浮雕祥云,有盘龙柱子,还有墨笔彩画。

    每一个都是精雕细琢,每一个都是浓墨重彩,一刀刀一笔笔都出自名人大家之手,富贵、奢华、精细到了极致,绝对能让人流连忘返,不舍离开。

    不用近身躯看,就这远远观赏已经让花陌失神惊叹。

    感觉怪异,是因为两条画舫似乎各有缺陷,仿佛一副美丽画卷各自缺少一半,让人望之忍不住产生一种遗憾,一种极致的遗憾。

    正是这种遗憾,对人产生一种吸引,呵护,仿佛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来填补。

    可实际上,这么美丽精致的画舫能有这种缺陷,会让他有这种遗憾吗?

    不能。

    因为,舫,本身就是指两船相并,合而为一。

    此时的怪异,是因为这座湖泊过于精致,根本不足以让画舫直接出入,只好将画舫拆成两船。

    “它才是朦胧坊,真正的朦胧坊!”

    穆丰赞叹一声,转身走进凉亭,随意寻了方木凳坐了下来。

    “兄弟也知道朦胧坊?”

    赞叹声不经意将花陌惊醒,拍了下额头,游戏而不舍的将头扭过来,才走进凉亭。

    按着木桌,花陌迟疑了一下,身子一绕背向着画舫的方向坐下。

    “花兄,至于吗?”

    穆丰轻笑一声。

    花陌翻了翻眼皮,头一歪,看着自己的两个健仆花茗、花盏,下巴点了点。

    不言而喻,那两个家伙还痴痴的望着画舫,不住的惊叹着。

    穆丰轻笑:“多少年了,朦胧坊游历天下周游九州,惊叹的不只是他们两个。”

    花陌一耸肩:“还包括我。”

    他的话停顿一下,有些惊异的看着穆丰:“似乎不包括你?你,曾经看到过?”

    穆丰微微摇头,向远处静谧的画舫处眺望一下,几乎将声音压制到极低极低,仅有花陌才能听到的程度,道:“花兄没有到近处看过,朦胧坊外的雕花、彩画都不寻常。”

    花陌一皱眉:“又何不寻常?”

    穆丰轻笑道:“花兄难道不知道,朦胧坊什么技艺最为擅长!”

    花陌皱着眉头回思道:“技艺,太细致的不知道,不过他们似乎是以奇幻、灵巧、峻险著称。“

    穆丰一点头道:“没错。”

    说完下颌向画舫一点。

    “那不就是奇幻吗?”

    花陌眼皮一眨:“奇幻,迷幻...”

    穆丰颔首道:“不错,应该是有大家将功法糅合在阵法中,最后以奇淫技巧展现出来,所以才有这种迷魂慑魄的效果。而兄弟不才,偏偏不惧这些!”

    的确,穆丰修行勾魂集之后,几乎克制一切迷阵幻阵。

    朦胧坊奇功绝艺也许连太玄大能一不小心都会中招,偏偏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花陌中招,朦胧坊上没有人在意,因为中招的太玄大能不是一个两个,可穆丰随意看看就转到凉亭,然后面对这画舫侃侃而谈的模样却让画舫内的人惊诧不已。

    “烟儿,原本你的要求,师叔不会答应,不过既然为了这个妙人,师叔答应你!”

    画舫,窗口静静的站着一位轻盈飘逸,云英紫裙的宫衣女子,她正满脸好奇的看着穆丰。

    “真的,那烟儿谢过师叔了!”

    玉胧烟不知道岸上穆丰的表现,心中还在好奇师叔为什么说他是个妙人呢?

    宫衣女子翩然一笑:“你等会儿,我先去找你紫蝶师叔。”

    “谢师叔了!”

    玉胧烟连连致谢。

    宫衣女子纤手一摆,指了指桌上六瓣圆囊紫砂壶:“既然都是你的长辈,虽然我们也不能失礼,你先去奉茶,我求来阳启石、寒精石后,跟你紫蝶师叔一起去见见。怎么说,也是太玄大能,出去迎接一下,也不算辱没。”2103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