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四十章 心障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魔公玉无达啊,那可是魔公玉无达。【】

    花陌强自将目光从穆丰身上移开,他怕自己继续看下去会忍不住开口去问。

    魔公玉无达,中州能与金刀向百陌平起平坐的玉家奇才。

    金刀向百陌可是神机侯府第一高手,是能镇压九州的惊天九人龙之一。

    也就是说,魔公玉无达是一位惊天九人龙级别的超级大能。

    花陌想了又想,还是克制住求知的欲望。

    他身子骨弱,花家是世家不错,可分跟谁比,如果硬要跟这般庞然大物相比,身板还是小点。

    不过他脑海还是遏制不住去想去分析,穆丰说自己是从天涯山脉出来的,难道魔公玉无达在天涯山脉?

    还是不要想了,这种事情接触多了不好。

    亏得花陌身为太玄大能,有意志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杂念,否则真要追寻穆丰进入天涯山脉的步伐的话,魔公玉无达他是找不到,却极有可能找到一个比魔公玉无达可怕多得多的老不死。

    花陌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杂念,一抬头,却看到神色复杂的穆丰。

    “怎么了兄弟?”

    神情恢复正常的花陌忍不住拍了下穆丰的肘臂。

    穆丰恍惚了一下,停下脚步,近乎苦笑的道:“那个,玉胧烟付出如此代价,兄弟怎么也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吧?”

    花陌随着穆丰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听到穆丰的话,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能看得出,玉胧烟因为玉无达的名字,做事完全不求回报。

    可也正因如此,穆丰才有些为难,接受不好,推辞似乎更不好。

    毕竟,魔公玉无达的事,不仅是江陵玉家,中州玉家,几乎整个这一脉都感觉亏欠。

    穆丰接受还好点,不接受的话,恐怕会从江陵玉家一直蔓延到中州玉家。

    当然,其实从穆丰把魔公玉无达这五个字吐出口那一刻起,无论他接受不接受都会惊动中州玉家。

    “这个,哥哥我不好为你做主!”

    花陌无奈的叹息一声。

    穆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我就不应该报出玉无达的名头,麻烦,怎么地都得欠他一个人情。”

    看到穆丰一脸嫌恶的样子,花陌几乎忍不住又向问他一句,玉无达你们熟吗?

    的确,看穆丰的样子似乎跟魔公玉无达很熟悉。

    幸好花陌的控制力还不错,强自把到了嘴边的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主要还看你感觉值不值得,那两个孩子跟你关系好吗?值不值得你下这么大力量去培养?哥哥不知道,一切还要你自己做出决定?为难的话,多想想,值得不值得!”

    花陌的反应十分快,张嘴就把话转到了另一边。【】

    值得不值得,旁人无法决定,最后还要看穆丰自己。

    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值得吗?关系好不好?”

    穆丰没注意花陌的表情,他心一直徘徊着这两句话。

    这个世界没有我值得不值得的事,只有我想还是不想做的事。

    穆丰突然想到,这个世间他其实是了无牵挂的。

    晓月阁,母系家族只有一个穆静文,还未他而死去。

    无为居,父系家族,一个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还从未见过。

    这是羁绊,可惜,那个他都不想搭理。

    万一碰巧能遇到的话。

    好与不好,如何应对跟这羁绊都无关系,只能看他当时的心情如何。

    其他的,有师傅、有师兄、有师弟。

    说是有感情,不光是一个名分,还有一年共同生活的接触。

    没有什么虚情假意,都是真情付出。

    在他和北渊凌,也就是悲哥,身陷天涯山脉时,都全身心的想要解救过他,二师兄太铭道人甚至还身负重伤。

    说是没有触动是假,但要说有太多真情,未必是真。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会承认,那是他的师傅,那是他的师兄弟。

    为此,穆丰可以为对方付出性命。

    可,即使穆丰愿意为对方付出性命,也无关感情,只为道义。

    感情,这个世界里,想要穆丰为谁付出感情,实在太难了。

    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如果说,有谁能让穆丰付出真情,是穆丰唯一羁绊的话。

    恐怕只有荀洛,只有这个似乎完全只有付出,而让他无法回报的人。

    感觉付出值不值得?

    关系好不好?

    穆丰的大脑一直回味着这两句话。

    突然,他笑了。

    因为穆丰想到了苏云,想到了无知,还有高阳博。

    苏云、无知,是穆丰很少能认可的几个人,或是说是穆丰来到这个世界上,首先认可的两个兄弟。

    起因都是因为九方阴屠戮世家,几个人都是热血心肠,或是准确的说,都看不惯九方阴心狠手辣,无辜屠戮。

    按照三个人当时的情况,苏云、无知面对穆丰都属于折节下交。

    因为在当时,无知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玄大能,苏云也是寻求突破的天罡巅峰大圆满。

    唯有穆丰只是修身巅峰大圆满,还只是个小小武者,连武修都算不上的求学者。

    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跟苏云无知相比都是草芥,可偏偏穆丰当时展现出来的勇气、担当和超人一等的风范入得两人的眼。

    尤其是最后,在北渊谷穆丰在短暂的时间内硬抗天罡高手魈,有勇有谋永不放弃的精神让两人身为动容。

    其实,后来能轻松的拜入飞羽真人门下,与穆丰当时的表现绝对有关联。

    他们求什么了吗?

    穆丰缓缓的抬起头,仿佛在天边再度看到当时的场景。

    他又想起高阳博跟师弟的相识相交。

    想到两人巨大的身份差距,以及超越自己的深厚友谊,似乎也是如此。

    高阳博在悲哥哪里求什么了,或是得到什么了吗?

    有时,有的人做些什么事,不需要问值得,还是不值得。也不需要想关系好还是不好,不需要想付出什么,回报什么。

    只要问你自己,想不想做,想,那就去做,不想那就不做。

    “你的事,只是你的事,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穆丰抬手叩了叩额头,仿佛破除心头上的一层障碍般,神识更加清明。

    不由‘哈哈’一声,大笑起来。

    花陌看着穆丰,笑着问道:“想明白了兄弟?”

    “想明白了,那是两个好孩子,不能耽搁了。”

    穆丰肯定的一点头。

    “哦!”花陌眉头一挑:“那要恭喜兄弟,培养出两个人才啊!”

    穆丰一耸肩头:“什么培养,又不是我的人,就是遇到了,不能浪费,补元培基后就踢走,能变成什么样,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去。”

    “什么?”

    花陌有些不明白了,愕然呆立。913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