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断言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上一世,穆丰生长在开平王高怀德后裔府上,虽然王府已然落魄,但大世家的气派和规矩是没有变化的,否则也不能百年之后再出高宠这位天下第一猛将。

    再说,后来穆丰进入岳家军,凭借高宠的恩荫,再加上他举世无双的战力,受诸位哥哥的宠爱还来不及,哪里会有人欺负他。

    这一世,即使十五年前是在谿谷重狱受难,可是,不说那七位顶级猎食者和梁丘邑、吴孝子等人对他的照顾,只说他当年那一夜流血也没有几个敢欺负他的。

    就更别说其后桐城关那三年多,荀洛、柳东篱是他的靠山,就连身份地位都与古台府守谈开崖平起平坐的桐城关城守黄鹏岳,对穆丰也是言听计从。

    那三年,穆丰完全大权在握,万千人随他指挥,瞬间让他找回了前世的风采和气度。

    要不怎么会说,男儿不可一日无权呢?

    风采、气度,完全就是靠权财撑腰。

    穆丰无一样有缺,他为什么不能有超人一等的气势呢?

    其实不仅是他,谈公雅也是一样,古台府守大公子,谈家嫡系继承人,除了修为差了点,也是无一样有缺的人。

    有家族底蕴支撑,无论气度风范在同龄间也是首屈一指的人,聪明侃快。

    在穆丰一句调笑下,他索性直接问了出来:“刚才前辈有所思,是不是跟公雅有关?”

    穆丰缓缓抬起头,看了眼谈公雅,眼眸一转又看了一眼花陌。

    花陌的脸色也有些紧张,眼神带着一抹凝重看着他。

    他是想听听穆丰的话,与自己的猜测对应一下。

    如果他二人的猜测能对应上的话,那事情真就**不离十了。

    瞬间,穆丰就懂了,脸色一苦,叹息一声:“其实,刚才我真想马上离开这里。”

    “什么?”

    谈公雅一愣,脸色有些茫然。

    “什么?”

    花月娇也是一愣,她也想过许多,但没想到穆丰会这么说。

    花陌也是一声苦笑:“如果不是真有事,其实我也想马上离开这里!”

    “什么?”

    “什么?”

    谈公雅、花月娇几乎同时又一次发出惊呼。

    呆愕的看着穆丰、花陌。

    穆丰缓缓的扭过头,认真的看着花陌,轻启双唇吐出两个字:“白翎!”

    花陌脸色一白,也异常凝重的吐出一句话:“白翎军,古台府!”

    谈公雅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毫无一丝血色:“白翎军,前辈看到白翎军了?他们要攻打古台府吗?”

    穆丰指了下花陌道:“阜陵,白翎军起事,花兄说过,公雅没听说?”

    谈公雅愣愣的看了眼花陌。

    花陌微微颔首。

    谈公雅有些诧异的看着穆丰和花陌,道:“阜陵,白翎军起事,古台府早几天就曾听闻。可是,阜陵在古泾河对面,有古泾河相隔,他们不可能觊觎古台府的。应该,也没那个胆子啊!!!”

    穆丰、花陌四目相对,均不约而同叹息一声。

    古台府这么想,或者说不仅是古台府这么想的,所有清楚古台府实力,清楚古泾河港口状况的人几乎都是这么想的。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i style=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古泾河,东陵第一大河,宽广辽阔,宽的地方长大数里,窄点的河面也在百丈之间。

    远远望去都不敢相信这是河,因为它恍如一面湖泊般静立在哪里,仿佛随随便便就可以来一场浩大的海战。

    而且就古泾河面这宽度,从河这头到那头绝不是想过就过的。

    突袭,简直就是笑话。

    用战船的话,还没到就会被人发现。用小舟偷渡,更是难于飞天,都不用打,随便一个浪过来就能给拍灭掉。

    古台府就在古泾河畔二十里外,他的地理位置太过优越了,尤其是古泾河港口的位置。

    穆丰从哪走过,用战略的眼光来看,这个港口几乎符合易守难攻的一切条件,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

    外部,东侧有巍峨数百里的翠屏山倚河而立,西侧虽无高山,却有高岗像个老牛背一般静卧在哪里。

    古泾河港口就夹在翠屏山、老牛背之间。

    哪里,入口宽不过百丈,出去港口外其余地方礁石遍布,战船连靠近都不可能。

    再说内部,随时都有一个卫所把守。

    虽然一个卫所不可能所有人都驻扎在哪里,可即使是轮换,每日也会有百人驻防。

    就更不用说平日在港口里刨时,装卸使唤的汉子每日也有数百。

    在港口里刨食的苦力,身体没有差的,差的也吃不了这个苦。

    而他们,别看平日是苦力,可真要有战事来临,给把刀就是战士,一样能杀人,敢杀人。

    就是因为这个,别看所有人明知道对面有白翎军起事,还真不怕他们敢觊觎古台府。

    所以,听到穆丰和花陌担忧白翎军过河,谈公雅才有些诧异。

    穆丰叹息一声道:“不是我和花兄杞人忧天,主要是匠师交易大会即将开始。”

    “匠师交易大会和白翎军有关系?”

    谈公雅略略犹豫了一下,随即低头陷入沉思。

    如果这种担忧是普通人的话,谈公雅根本不屑一顾,可是穆丰、花陌不是普通人,他们说的话他必须慎重思考。

    结果,几息之后谈公雅就抬起了头,眼中有一丝惊骇,直盯盯的看着穆丰,声音都有些颤抖:“可是为了兵器?”

    穆丰长长叹息一声:“白翎军起事,初起了了,不过疥癣之疾。如果那时,朝廷能在翻手之间将他覆灭,影响虽有,但绝不大。可现在,经过三年的时间酝酿,他们不仅没有被朝廷覆灭,甚至还如星星之火般在九州开花。”

    花陌、谈公雅、花月娇同时点头,但没有人说话,继续听穆丰再说。

    穆丰手指轻轻叩了叩桌子,酝酿一下道:“就是因为这个,阜陵骤现白翎军,必然不是盲从,而是早有预谋。按我猜想,绝不会仅是韵州,应该是九州共同响应的一个前奏。”

    说着穆丰的目光落在谈公雅脸上,十分认真的道:“虽然白翎军早有预谋,可朝廷也不是吃素的。即使是失败,有些东西也绝不会给白翎军留下。兵械、粮草、钱物,短时间内应该都是短缺,急缺的。而解决的办法能有几个,古台府必然在他们图谋之中!”

    穆丰斩钉截铁的做出断言。

    谈公雅、花陌、花月娇脸色同时色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