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八章 奇妙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世家公子什么样,穆丰很清楚。

    有秉性和善的,也有脾气暴躁的,有外表谦和的,也有伪善实恶的,有沐如春风的,也有城府颇深的。

    但无论他们是哪一种,最起码相遇时,只要不是真有矛盾,都会在表面维持一种假象。

    那就是天下世家一家亲。

    而若到了撕破脸,大动干戈时,那事情一定到了不可调节的时候。

    显然,谈公雅和程家公子哥还没到这种地步。

    既然这样,他俩在翠碧楼还要动手,事情也不能小了。

    当然,世家公子没有傻子,真不占理了,也会表面过得去,就像刚才穆丰一出手,两人立刻收摄脾气,团团圆圆的和解。

    能让一个陌生人随意调节的矛盾,再大也大不到那去。

    这也无怪乎穆丰会认为是他所知道的,公子们之间的狗皮倒灶事。

    哪知道穆丰一问,谈公雅一说,大家都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古台府,不用细问,一听就能知道,这里曾经有个‘台’,望文思意的想,应该是很久之前有个台,所以才叫古台。到了东陵王朝设立越州,再此立府,才成为现在的古台府。

    那么,这个台到底是什么样的台呢?

    听到谈公雅的解释,穆丰才恍然明白过来。【】

    古台府,是个很奇妙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河流,地理环境十分优越。

    河流,不用说,自然是距离他二三十里的东陵第一大河,古泾河。

    至于山,古台府差了些,因为它的周边没有名山大川,也没有高山险峰。

    但若是环顾四周就会发现,古台府内百丈山峰不计其数。

    不说别的,穆丰现在住的少谷就属翠屏山一脉。

    其实,认真的说,古台府没有名山是假话,他不仅有,而且还是名传东陵,声扬九州的大名山。

    单说古台府西北侧有一座百丈雄峰,名唤铁犁山。

    百丈山峰不过是小山小峰一座,遍数古台府不下几十座,怎么还能叫雄峰。

    无他,因为广阔也。

    铁犁山高百丈,占地几百里,地势平缓,边缘能住人,在古台府算是实打实的大山。

    千年以前,那是东陵王朝尚未建立,古台府地广人稀的,可居住地方实在太多,铁犁山并不引人注意。

    再说,铁犁山土地贫瘠,不像翠屏山,松木青翠,美妙如画般让人流连忘返。

    它是土壤浅薄,青石外露,树木低矮难堪,几乎到了种草草不生,种树树不长的地步。

    后来,偶然的一天,一位铸造师来到了这里,愕然发现铁犁山脚下有一泓翠汪汪的湖水,清澈甘冽又冰寒刺骨,不禁大喜过望。

    因为这湖水竟然是难得的淬锋之水,于是呼朋唤友的招来一批匠师过来试验。

    试验的结果很是喜人,用这湖水淬炼的兵器,锋利坚韧,遍数九州都可入前三之列。

    于是,这批匠师三三两两的暂居在这里。

    而后更让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铁犁山脚下的湖水,时而高涨时而跌落,一年三变。

    匠师们于是好奇的寻起根由来。

    这时他们才发现,湖水南端竟然连接一条小河,曲曲折折的直通古泾河。

    小河浅薄细长,宽处只有三五丈,窄的地方不过一两丈,深度更是高不过人,低不过膝。所以到了干旱季节,古泾河水位略有波动,小河即会断流,于是那泓湖水也随之高涨低落起来。

    世间事就是这么奇妙,正是因为如此,小湖一年数次涨落,将它冲刷得清澈通透,一眼过去,即能望到底。

    就是因为一眼就能望到底,才让匠师们惊奇的发现,湖底散落无数寒石。

    有人下水将寒石捞起,随即发现竟然是寒精石,能提炼出超凡寒铁的寒精石。

    那时,在场的都是锻铸大家,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铁犁山如此贫瘠,因为他就是一座露天铁矿啊!

    这是一个惊人的发现,几乎是让铁犁山一夜之间名传天下。

    当无数个匠师来到铁犁山后发现,原本发现铁矿的那批匠师们,为了不破坏那泓湖水,在远离湖水数里外的山腰寻了一处平台开始了锻铸。

    这是为了试验铁矿的资质,却不想结果很是喜人。

    能在湖底洗刷出寒精石的矿石,质量哪能不好。经过一次二次三次的试验,锻铸出的兵器无不证明,铁犁山出好铁。

    而后,当天下大乱,东陵大帝刘良崛起时,铁犁山成了义军宝地,源源不断的供给这东陵大军征伐天下。

    铁犁山下更是因其建筑了一方城市。

    这方城市后来在东陵王朝建国后,被第一任韵州元氏王亲自命名为台县。

    虽然随着东陵建国,征伐日益减少,台县的重要性不断的渐弱,可只要铁犁山一日不被挖空,湖水一日不会干涸,台县就会日益壮大。

    其后百年,台县不断的向南扩张,开辟出古泾河港口,商业更加发达。

    又过数百年,日益繁华兴盛的台县终于取代了县府的位置,晋级成为了古台府。

    “事情的起因就是这铁犁山。”

    谈公雅一个开头首先讲起了古台府的由来,然后在指了指北方讲起了他与程家公子哥的恩怨。

    “天下造化很奇妙,不知蕴藏什么样的玄机。单说这古泾河,他起源于水州,结束在定州。从水州一路向西横穿整个古州,最终在燕王烈州国的烈方州外向南拐过,笔直的进入韵州。”

    说着谈公雅又指了指脚底下。

    “古泾河从烈州烈方州由东西向骤然变成南北向,而在途经越州时又斜斜的由南北向变成了一个大甩尾,拐向了西南,一路奔波着冲进了定州。”

    谈公雅的话顿了一下,穆丰仔细的听着,眨眨眼,没有说话。

    “古泾河第一次变向是因为烈方州的炎城,哪里有号称东陵王朝第一火的火狱山,所以是东陵王朝匠师公认的锻铸圣地。古泾河第二次变向是因为越州的古台府,而这里又东陵王朝第一寒铁的铁犁山,又有东陵王朝第三淬水的寒精湖,是匠师们公认的第二锻铸圣地。“

    谈公雅的话略略一停,穆丰的眉梢瞬间一挑。

    “一阴一阳,一火一寒,如太极阴阳鱼般的玄妙,不可思议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