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五章 解惑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和花陌对视一眼,同时笑了。

    世家嫡子就是世家嫡子,别的不说,接人待物几乎就是本能。

    穆丰既然出手就不可能视谈公雅如无物,跟没事一样,转身而走。

    谈公雅稍作邀请,两人没有推却,顺势应了下来,跟在谈公雅身后来到左方第一间厢房。

    天字第一号,每个大点的酒楼都有,基本就是酒楼最大最豪华的房间。

    平日里这间房是不迎客的,都是备着,等有贵客光临时才会开启。

    这个贵客必须要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才行,差一点都不行。

    谈公雅,是再合适不过的贵客,因为古台府少府主的身份让他具备所有条件。而看他那架势,显然在翠碧楼开启天字第一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穆丰笑了一下,率先走进厢房,然后停下脚步,手臂示意,邀请花陌走向主座。

    花陌微微摇了摇头,在主陪座位坐下。

    谈公雅站在穆丰身后看到这里,不由迟疑了一下:“前辈...”

    穆丰也摇了摇头,走到花陌身旁,也就是主宾座位坐了下来。

    “这么客气做什么!”

    花陌笑了一下。

    “谁叫您大呢!”

    穆丰随即调侃句。

    “你呀!”花陌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抬头看着谈公雅,脸色一冷:“怎么不坐。【】”

    谈公雅一愣,连忙笑道:“我还得招呼...”

    “不用,我刚才已经吩咐小二了。”

    花陌摆摆手,示意谈公雅和女儿在一旁坐下。

    谈公雅略略迟疑,随即就听话的走到另一旁坐下。

    世家公子就这点好,审时度势、察言观色几乎不用人教。

    谈公雅邀请两位前辈来天字第一号,两位前辈也顺应的走了进来。

    一方表现出善意,一方也接受了善意,这就够了。

    到了他们这种地位和身份,根本无需用奢侈豪华的大餐来标榜。

    简单的两句话过后,侍者已经来到门外,轻轻叩了两下门,随后就络绎不绝的出入,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整张桌子铺满。

    “酒家,你去跟管事的说,来一份清炒驼峰丝,一份香糟猩唇。”

    侍者刚要走,谈公雅突然将他叫住。

    “啊,谈公子!”

    侍者一愣。

    谈公雅笑道:“别和我胡说,我可是知道,你们昨天刚刚入了一只瀚海单峰驼。”

    侍者顿时尴尬的一点头:“我这就跟胡管事去说。”

    驼峰、猩唇,是动八珍之二,在任何地方都是无上珍品。

    谈公雅没多点,更没对花陌点的酒菜指手画脚,仅是填了两道佳肴,即表现出他的意愿又不让穆丰他们反感,他这一举动恰到好处的展现了世家嫡子的风范,让花陌、穆丰不禁连连颔首。

    侍者乖巧的将门从外关上,仅留下一位侍女捧着酒瓮围着酒桌侍候着。

    “前辈...”

    谈公雅捻起酒爵,看着穆丰、花陌迟疑了一下。

    他不认识这两位突然出现的大高手,穆丰还好点,最少对他表现出善意,花陌父女却是完全陌生。

    不过从一开始,到走进天字第一号落座,谈公雅都看到穆丰一直都对花陌表现出尊重,这让他也不得不对花陌表示出一份尊重来。

    看到谈公雅有些迟疑,穆丰笑了,伸手示意花陌道:“这位是泽田花陌花前辈,哪位是花前辈爱女。”

    “泽田花陌,竟然是花世叔...”

    穆丰的话音一落,谈公雅忍不住有些兴奋的站了起来,惊喜的叫了一声。

    “是我...”

    花陌微微颔首。

    谈公雅将酒爵放下,转身向花月娇一抱手:“这位莫不是家姐经常挂在嘴边的手帕之交,世叔家哪位艳压泽田府的月娇姐姐。”

    花月娇也站了起来,身子一侧,微微一福:“多谢枕霞姐姐赞誉。”

    一两句寒暄过后,谈公雅才正式的向穆丰一揖:“还未请教这位前辈高姓大名。”

    “古州兴德府穆丰。”穆丰举手回礼后,手向下摆了摆:“行了,坐下吧。既然都认识,就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多礼。”

    谈公雅一愣,有些茫然的看着穆丰。

    古州兴德府穆丰,很陌生的一个名字,其实不仅是他,他还敏锐的发现,花氏父女对这个名字同样没有表情。

    也是,古州、韵州,相差何止万水千山。

    “行了,别想了,韵州能知道我的人没几个,至少是传不到你的耳朵了。”

    穆丰淡淡一笑,这句话在他从谿谷重狱离开后的今天,几乎就是绝对。

    再说了,即便是当年,韵州能知道他也就那几个人。即使荀洛将他从谿谷重狱里劫出,说是通缉他,也仅是六扇门暗中通缉,并未四面八方张贴通缉令。

    “哦!”

    谈公雅茫然的应了一声,穆丰这么说他也没有理由判断对错。

    可他还是有些迷惑,如果刚才出手的是花陌,他还能理解,可换做穆丰出手,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

    “别想了,没听过我的名字,想破头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谈公雅眼中的迷惘,穆丰笑了一下。

    “我欠你家枕霞小姐一个人情。”

    谈公雅的脸一揪,又是姐姐。

    穆丰拾起酒爵,在桌面微微一墩:“来,酒温菜美,正好饮胜。”

    “好,好,饮胜!”

    不知为何,花陌看到谈公雅的窘态,心情大好,跟着穆丰叫了起来。

    就连花月娇在一旁也掩着口发出低低的轻笑。

    谈公雅无奈的一咧嘴,捻起酒爵向穆丰两人一示意,满爵酒仰头饮下。

    今天似乎不是谈公雅的幸运日,或则不如说他的倒霉日。

    先是惨败在老对手之下,紧接着又两连败在亲姐手上。

    “那个,是哪家的?”

    一爵饮胜,花陌抹了把下巴,拾起筷子,突然想起那位不凡的公子哥,不由问了起来。

    此话一出口,谈公雅刚举起筷子的手不由一顿,随即怅然一笑:“程家,大叶程家,不知花世叔知否。”

    “大叶程家!!!”

    花陌的手也是一顿,然后缓缓的将手落了下来。

    “什么大叶程家。”看到他俩这个样子穆丰眉头一挑,心头不禁升起一抹好奇:“那个,给我说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