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四章 指点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稳稳的一剑刺来,不偏不倚、不动不摇的,没有光彩照影,也没有疾速剑光夺人双目。

    就那么轻飘飘的,无声无息刺了过来。

    公子哥原本凝重的眼微显轻松,七尺玉具剑陡然洒出清冷的淡淡的无限月光,瞬间将整个三楼映成玉色的海底。

    可惜,任凭公子哥如何调动玉色月光,都无法奈何穆丰淡然的一剑。

    极水辰星剑无视一切阻挡,用着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普通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的速度洞穿一切,就那么淡然的出现在公子哥咽喉前三寸的地方。

    “怎么可能,我这可是剑域呀!”

    公子哥的脸涨得通红,不甘心的发出一声怒吼。

    无限月光陡然一收,如乳燕归巢般凝缩在丈许方圆,形成一面圆形盾牌随着七尺玉具剑的舞动撞击在极水辰星剑上。

    铛铛铛...

    月光随着七尺玉具剑的跳动,一下又一下的击打在极水辰星剑上,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频率节奏极其快捷,仿如骤雨冰雹跌落青石地面,又仿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散成一片。

    可惜,一切都是无用功。

    极水辰星剑就在他咽喉前三寸之地,屹然不动。

    当然,也不是真正的一动不动。

    在花陌,还有公子哥、谈公雅的眼里,那一剑随着月光的击打发出些微的颤抖,时而左右时而上下的在方寸之地颤动。【】

    “好精微的控制!”

    花陌的赞叹在公子哥剑域消散的最后一刻轻轻响起,也道出了穆丰长剑颤抖的原因。

    “控制!”

    谈公雅扭头看了一眼身旁英俊的大叔,满心迷惑随之道出。

    “对,就是控制、卸力。”花陌微微点头,眼中带着惊叹带着忍不住的欣赏解释道:“你没发现,穆兄弟这一手基础剑法的刺,所用力量其实并未超出你的能力掌控。”

    “什么?”

    谈公雅失声惊呼。

    公子哥的身子也忍不住一顿,面色黯然的收回手中长剑。

    极水辰星剑就停在那里,任由他动用一切手段攻击。

    剑域攻击无果,甚至就连实剑夹击都无可奈何,他哪里还有脸皮继续攻击下去,再加上花陌的话印证了他心中猜想,索性直接认输。

    “为什么?我那可是剑域呀!”

    认输是认输,公子哥却怎么都想不出自己输在哪里,两眼充满不甘的瞪着穆丰。

    瞬间,谈公雅也紧张的看着穆丰,他其实比公子哥更想知道答案。【】

    穆丰一笑,长剑收回。

    手腕微微一抖,剑化流光,刷的一声,落入谈公雅手中剑鞘之中。

    “你这剑域突破只有三两天吧,掌控的太过粗鄙,漏洞太多了。”

    穆丰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公子哥。

    “啊,你怎么知道的!”

    公子哥一愣,惊异的叫了起来。

    穆丰微微摇头,又伸出第二根手指:“你修为不过天罡境,尚未抵至巅峰。我就纳闷,你有多充沛的罡元让你有胆在平等对手面前撑起剑域。”

    说着,穆丰回手点了点谈公雅:“也就那个傻子,一见到剑域就不管不顾的冲过去。要是我,都不用攻击,站那看着你,不消片刻你自己就败了。”

    就这一句,谈公雅、公子哥,腾的一下,脸同时红了。

    自家人知自家事。

    穆丰说的他俩其实不是不知道,可傲娇的贵公子尊严根本不容他俩像穆丰说的那样,一个傻傻的撑着剑域,一个傻傻的看着。

    太丑了。

    可是,穆丰还不罢了,第三根手指又伸了出来。

    “最主要的是,你俩对自身力量的掌控太粗糙了。剑域本身就面前支撑,力量有太过分散。你说,这一剑我明显在告诉你,取的是你的咽喉,可你还傻傻的防御全身。你说你,防御后背做什么,防御下身做什么。”

    穆丰的手摆了一下,狠狠的打击公子哥后,又赞了一句。

    “不过,最后你那一手还有些看头,否则我根本不屑跟你继续玩下去。”

    这一句几个人都懂了,因为最后一刻,穆丰长剑停摆,任由公子哥攻击时显露的才是最精妙的技巧。

    在穆丰竖起第四根手指时,微微侧过头扫了一眼谈公雅。

    谈公雅身子一正,做出个晚辈侧耳倾听的姿态。

    此时他眼神清明已然从混乱状态清醒过来,清楚的知道穆丰是位大高手,还是与谈家亲近的大高手。

    指点的寓意很明显,哪里还会在意刚才被大高手劈手夺去宝剑,明显丢脸的小事。

    穆丰一笑,把手收了回来,道:“你,实际表现比他还不如。”

    谈公雅脸色一红,羞涩的没有说话。

    这个,其实不用穆丰说,大家都看在眼里。

    “他防守,力量分散有情可原,你攻击就聚力攻击呗,分散成千百道做什么。不知道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才能攻无不破吗?”

    说着穆丰摇了摇头,谈公雅、公子哥这个档次的武修,一看就知道是家里保护的太好了,还未经风霜磨砺,境界、功力都够用了,经验却一点都没有。

    别说现在的他,欺负他们就跟欺负小孩一样,就连跟龙尾山大捷前的他和悲哥都不如。

    “好了,酒菜该好了吧。”

    穆丰的话,最后一收尾,花陌就知道几人的谈话到此告一段落,随即笑着走了过来。

    刚才那一战,事由如何他和穆丰都未过问。

    也许,这事在谈公雅和公子哥看来,很重要。

    落入穆丰他们眼里,就是小孩过家家。

    事起原因、过程,乃至结果,都无关重要。

    左右不过是世家公子哥之间那点狗皮倒灶的事,穆丰、花陌他们见到听到的太多了。

    你输我赢,三番五次,丢点颜面无伤大雅。

    毕竟,世家子弟,豪门公子也不是傻子,大庭广众之下不会把事起牵扯到家族身上。真要是那样,即使如谈公雅这般嫡系主脉子弟,未来必然要继承家主身份的人,也是不敢。

    事实也是如此,花陌一开口,公子哥立刻收起长剑,叉手为礼,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向花陌、穆丰告别。

    谈公雅却是不然,抖手把长剑抛给身后随从,屁颠屁颠的贴了过来:“两位前辈,去天字第一号,去天字第一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