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三章 插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点点寒星以极高的频率击打着玉色霞光。

    玉色霞光笼罩着的公子哥傲然而立,口中不停的讥讽着谈公雅,以及他手上的极水辰星剑。

    穆丰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不住叹息一声:“剑不是你这样用的。”

    说完,身形晃动,斜刺刺的插入两人之间。

    劈手夺下极水辰星剑:“这是**元兵,不是砍菜刀。”

    元兵,可以承受真元的兵器顾谓元兵。

    武者突破真元境之后,成为武修。

    武修修炼的是真元,力可摧金断玉根本不是普通兵器可以承受得了的。

    故而,有人提取矿中之精,这才锻铸出可以承受真元的兵器,故而名为元兵。

    能承受得了真元的是下品元兵,能承受罡元的是中品元兵,能承受玄元的为上品元兵。

    不但能承受元力,还能让元力在元兵内通行无阻,进而将矿石之力加持在元力上的方为**元兵。

    七尺玉具剑、极水辰星剑显然都是**元兵。

    因为在挥舞中一个挥洒着玉色霞光,一个散发着氤氲水汽。

    玉色霞光,不用说,是七尺玉具剑的玉之精华。

    氤氲水汽自然就是极水辰星剑的水之精华。

    剑,绝对是好剑,任何一柄出现都能让武修为之疯狂。

    手持玉剑的公子哥还好点,至少发挥出剑域来,可谈公雅的表现却惨不忍睹,让穆丰再也看不下去了。

    如若不是有枕霞大**的关系,穆丰还可以当乐子看。

    可他们,明明是陌生人,偏偏多出来一个谈枕霞。

    这就让穆丰实在不好意思看着谈公雅在这丢人现眼。

    有些无奈,却又没更好的办法。

    穆丰索性直接出手。

    事出突然,功夫又相差悬殊。

    在谈公雅根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连剑都被穆丰夺去,他还在惊愕。

    这个人谁呀?

    不仅毫不客气的把剑劈手夺去,还老气横秋的训斥着他。

    一时间,谈公雅呆鹅般的站立在哪里,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听清楚穆丰说的是啥。

    极水辰星剑一入穆丰之手,玄元在呼吸间,水银泻地般的在剑内打了个来回。

    瞬间,宝剑就欢呼雀跃的在他手上跳跃起来。

    谈公雅和对面公子哥不知道怎么回事,花陌的脸色却是一变。

    这是什么?

    剑心、通灵

    功夫又高低身份有贵贱,世间事本就没有平等而言,武修更是如此。

    有些人,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

    没有走对路,还且罢了,一旦让他们走对了路,一马就会一骑绝尘,甩得同行人,尾巴都看不着。

    无他,天赋而已。

    就好比北宋年间的苏洵,年二十七始学书,不消五六年的刻苦研读就学问有成,谒见翰林学士当时的文坛盟主欧阳修,其文章被赞为可与刘向、贾谊相媲美,于是向朝廷推荐苏洵。公卿士大夫争相传诵苏洵,苏洵文名因而大盛。

    后世苏洵与其子苏澈、苏轼并以著称于世,世称“三苏”,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天赋,还有这样的行为,想一想就让人绝望。

    文修如此,武修也不例外。

    有的天生剑心,不习剑还且罢了,一旦学剑,自然通神,一日可当别人百日。

    这还仅是单一天赋,更有可怕的通灵天赋。

    无论是刀枪剑戟,还是长拳短打,只消你能教的,十八般武艺他能样样通灵。

    而且他们不仅是武艺通神,就连神兵利刃落入他们之手,也是如此。

    简直是可怕的让人无语。

    极水辰星剑在谈公雅手中安然无恙,不运真元与木棒别无两样。

    可是,换做穆丰立刻妍光焕发,熠熠生辉,甚至还能恍如觉醒灵性一般,欢呼跳跃。

    这般景象,不能不让花陌暗自揣测。

    是天赋,还不是天赋,旁人不知穆丰还能不知道。

    花陌有此猜测,也只有花陌能有此猜测。

    穆丰在动手之时就已经想到了。

    太玄境大能的神识何等强大,更有太玄境的玄元感知,翠碧楼只有他们这两位太玄大能。

    花陌不是多嘴的人,这点穆丰能够肯定。

    所以,在穆丰决定动手的那一刻起,就不在犹豫。

    斜斜的看了一眼呆鹅状的谈公雅,穆丰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看着同样有些愕然的公子哥,一晃手中的剑:“加持好你的防御,看我一剑破你。”

    穆丰很无奈,他不想参与这两个公子哥间的事情,可谁让他赶上了呢。

    也许他不说谈枕霞永远不知道谈公雅丢人时,他在一旁观看。

    可一个人做事,重要的不是旁人如何说、如何想,而是要问自己,你的心如是何想的。

    就像今天,谈公雅这事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既然让他遇上了,放任不管的话,他做不到冷眼旁观,说服不了自己放任自流。

    所以,穆丰即使再无奈,不想管都不行。

    至于两位公子哥因何而斗,或是谁对谁错,那些才真正跟穆丰无关。

    再说了,不用问他们为什么而斗,单看公子哥一个劲的埋汰极水辰星剑穆丰就知道,这两个人的事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甚至都不是谁想干涉就能干涉的。

    拿着极水辰星剑,还是谈开崖的嫡子,能成为他的对手绝不是小人物

    而且能稳赢谈公雅,还骚包到拿七尺玉具剑做**的人,身份相低都低不了。

    这些换做他人,不管是拉架还是动手,怎么地也得想一想,考虑一下吧。

    偏偏穆丰毫不在意,动手之初就直接点明,小心点,我一剑破你。

    花陌没有在意,谈公雅也好,这位骚包的公子哥也好,刚才那战气势恢宏,实际都不过是天罡境罡元外放的效果。

    这些,在旁人眼里不但非常好看,更强大无比。

    可要是换做太玄大能,都是小打小闹。

    因为功夫,不是好看就强大,不是场面恢弘的大招就强大。

    真正的大能就像谿谷重狱的大肚汉、粉姑婆一般,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在精准的掌控之下。

    力量够用就行,一丝一毫都不消浪费。

    所以,当公子哥撑起剑域之时,穆丰长剑一伸,不见任何华丽的景象,轻飘飘的,无声无息的刺穿剑域,极水辰星剑就问问的抵在他的咽喉前三寸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