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二章 对剑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爷,您往这里走。”

    随着伙计一声叫喝,翠碧楼里又一名伙计颠颠跑了过来,弓着腰伸着手将五个人往三楼上引。

    “菜随便上几样,但我要最好的酒。”

    花陌随意的吩咐了句,率先迈上三楼,他一边走着一边给穆丰介绍起来。

    “着翠碧楼是玉家的产业,玉家秋露白可是酒中上品,虽然在这里吃不到陈酿,但今年新品那股子辛辣却适合现在的心情。”

    “好嘞,您稍等。”

    小二满脸喜意,爽快的回了句。

    这是熟客,了解翠碧楼,所以上就一定都是最好的,而这样的客人是最招小二们喜欢的,要求不多,出手还大方。

    待到三楼入口处,小二招来一名小二侍候着,吩咐两句后就冲忙的跑出去厨房交待。

    翠碧楼十分讲究气派,一层有一层专用侍者招待。

    一楼二楼侍候的小二是男的,而三楼,门外侍者是男的,里面侍候的却是侍女。

    哦,小二是普通饭馆或客栈的叫法,这里应该叫酒保。

    穆丰微微点头时,目光已然在三楼环视一圈。

    眼前的场景让穆丰感觉十分新奇,因为翠碧楼三层是个环形场所,一圈雅致的厢房在中间围了一处空白之地。

    哪里,原本应该摆放着鲜花异草、碧玉雕龙,原本应是花枝招展、莺歌燕舞之处。

    此时却站立着一对持剑而立的英姿少年。

    一位手中宝剑是异样的长,竟然堪与穆丰原来的錾金虎头枪长枪相仿佛。

    穆丰眉头一挑,不由仔细打量下这柄长剑,随即恍然。

    “这是柄七尺玉具剑!”

    七尺玉具剑本是势剑,代表着一种权势,因为它本来是皇帝的御用兵器,赐予元老重臣,赋予特权。

    冯异传:赤眉***,三辅以冯异为征西将军讨之,车驾送至河南,赐以乘舆、七尺玉具剑。

    再看眼前这位少年手中的七尺玉具剑,美玉制的剑首、美玉制的剑格,还有镶满美玉的剑鞘,以及腰间悬挂的玉璏。

    “用这种剑,得是一个多骚包的人呀!!”

    上一世,七尺玉具剑是柄权势之剑,多数作为尚方宝剑之用,代表着皇权。

    这一世基本上也不例外,它多是显示身份的高贵,炫耀身份与威风,除了祭祀天地日月、贵族豪门相互馈赠外,只有一些盛大庄重的场面,那些王公贵族、世家豪门才会佩戴以示尊贵。

    真正对战,还真没听说谁会用这种剑做武器,而这位公子爷竟然堂而皇之的拿了出来,不是骚包是什么。

    花陌和穆丰古怪的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抚了抚额头。

    然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这位公子爷的对面,更准确的说是落在那位公子爷的手中。

    既然这位公子爷用的是七尺玉具剑了,那位公子爷的剑也绝对不同凡响。

    世家子弟嘛,做什么都讲究个平等。

    这位都拿出七尺玉具剑了,哪位也绝对差不了。

    果然,当穆丰的眼眸落下时,一抹阴柔到了极致的碧绿水色映入眼帘。

    仅是一眼,宝剑的名字就从穆丰的心底泛起。

    极水辰星剑,七曜之极水辰星剑。

    七曜又称七政、七纬、七耀,为紫炁、月孛、太白、岁星、辰星、荧惑、镇星,源自远古时期人们对星辰自然的崇拜。

    这个,穆丰并不陌生,不只是上一世,即便今生柳家就有一整套关于七曜的基础功法。

    七星手、揽月手、七星揽月斩、七星揽月轮回斩。

    只不过柳家的七星仅仅是日月五行之星,跟虽是同样七颗星,却要称之为七曜的还有本质上的区别。

    “极水辰星剑啊!”

    穆丰低低的赞了一句。

    “竟然是极水辰星剑!”

    穆丰的声音虽然低微,却瞒不过站在他身旁的花陌。

    声音入耳,原本双眼就些迷茫的花陌就是一定,同时身子微微动了一下。

    他不仅震惊两柄宝剑的出现,更震惊穆丰敏锐的目光。

    其实不是穆丰目光敏锐,而是说明了他的底蕴,出身大势力的底蕴。

    什么是底蕴?

    别人不知道的东西,你知道别人没见过的事情,你见过别人不会的本事,你会,这就是底蕴。

    穆丰、花陌小小互动,无人知晓更无人察觉。

    而这时,剑随手动,起落间,长剑飞过留下道道水影。

    水影似有一种极之玄妙的引力,让它在空中曼舞,犹若空山灵雨般的天河在随风舞动。

    美则美矣,看到他的人却都知道,这种美是要人命的美,是真能吸魂断魄的。

    “谈公子,终于忍不住出绝招了。”

    天河舞动间,美公子朗声长笑,手中七尺玉具剑陡然一跳,刹那间,整个天地骤然变色,玉光淡淡乳一样的白。

    穆丰和花陌愕然发现,七尺玉具剑不只是用玉来装饰,它根本就是柄玉做的剑。

    挥舞间,如同月光般洒落满天。

    玉剑随着公子的手徐徐升空,扫断一切水影,扫落一切水光,如明月倒悬天际,普照众生。

    “谈公子,在古台府被人称之为谈公子,还手持极水辰星剑的”

    穆丰没有在意两人的交手,而是将心神转向另一边。

    不知不觉间,头靠向花陌耳旁,低低细语一声。

    “不用猜,自然是古台府守都天玉虎谈开崖家的公子,谈公雅。”

    花陌一听就懂,也不回头,在全神贯注注视着谈公雅的同时,随口回了句。

    穆丰眉头微蹙旋即散开,也认真的看起对战来。

    此时面对仿佛能扫落一切的月色,谈公雅脸色骤然一沉。

    目光闪过一丝绝望,随即又化作毅然决然。

    “寒星”

    仅是两个字却又仿佛是从谈公雅牙缝中挤出一般,坚定而一往直前。

    寒星两字尚未消去,满天水色化作满天氤氲,乳雀回巢般扑向极水辰星剑。

    转瞬间,碧绿的极水辰星剑变作墨黑如晶。

    随着谈公雅手臂舞动,剑身过处虚空显出一片连光芒也无法洞穿的神秘幽暗。

    一种玄奥的韵动随剑影落处飞速涌现。

    “没用的,你这垃圾的宝剑根本连我的剑域都破不开。”

    公子哥冷然的看着谈公雅只身飞舞,七尺玉具剑摆下剑域任凭谈公雅攻击。

    狸猫戏鼠般的看着谈公雅,目光中的讥讽毫不掩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