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二十一章 翠碧楼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小谷村距离古台府二十余里,即使他是从港口处绕过,也不能说是有多远。

    从港口处绕过来,也就是说花家父女是乘船而来,刚从古泾河上走下。

    站在古台府城门口,穆丰停了下来,别过头看着花陌,脸上略显迟疑之色。

    他不知道花氏父女为何而来,是分道扬镳还是与他饮茶。

    “走,喝茶去!”

    花陌一把抓住穆丰的手,大笑着走进城门。

    花月娇翻身跳下马,牵着缰绳跟了过去,只余健仆从城卫军旁走过时,抖手仍去一枚碎银。

    城门守卫不仅有护卫城门的重任,还有查勘不轨之徒的责任。

    小商小贩是要被搜身的,如果携带大批货物的,本城或是熟识的还好,外地商贩还要开箱接受检查。

    四乡八邻,经常往来的普通行人还且罢了,外地来客就必须要登记在册。

    不过,这都是普通人,上阶层次是不会在意他们的。

    就好比穆丰、花陌父女一般,行走如风,说进就进说出就出。

    而城门守卫都有着一双敏锐的目光,谁贵谁贱,孰是孰非一眼即知。

    当然,世家豪门在意的只是脸面,城门卫不做阻挠,给了情面,多数都会跟健仆一般给予些小恩小惠。

    这是世人熟知的规则。

    毕竟只要不是非常时期,豪门世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老老实实的排着队,等着搜查登记。

    如果是那样,不消一天就会跟笑话一样,传遍整座城池。

    穆丰跟着花陌从城门洞内走过,通过的时候,他歪着脑袋扫了眼拄着长枪笔直挺立的城门卫。

    摇摇头,低低的叹息一声,然后转身而过。

    “穆兄弟,对他们有想法?”

    刚刚穿过城门,花陌突然别过头,轻声问了句。

    穆丰转过头,一笑:“我在想,这样轻松的时间不多了。”

    “阜陵,白翎军起事,穆兄弟也听说了。”花陌眉头一挑,旋即也笑了:“哦,是我疏忽,穆兄弟是在外行走,出门游历的。”

    穆丰脚下一顿,随即又跟了上去。

    他从桐城关遁出已经大半年,如果算上他在桐城关那段时间,白翎军起事已有一年有余,再慢的速度也应该蔓延到韵州国了。

    “果然是乱世将临啊!”

    穆丰忍不住叹息一声。

    花陌闻听,脚步也是一顿,嘴角那抹微笑渐渐收了回去,一丝苦涩忍不住露了出来。

    穆丰能有这份感叹,他老走江湖之人自然更有感觉。

    江湖武林人原本是最好热闹的,可他们喜好的是江湖武林里的热闹,而不是这种遍及天下,涉及百姓的乱世。

    可惜,像这种级别的大事,根本就不是江湖武林人能够参与的,即使有份参与的人,最多也只能做些帮闲小事。

    用力的甩了甩头,花陌似乎是将脸上的苦涩甩掉,人变的豪爽起来:“走,咱们不喝茶,吃酒去。”

    穆丰也笑着一点头,脚步轻快的跟了过去。

    虽然他在桐城关生活这么多年,全程的参与并守护,参与并征战。

    看上去穆丰似乎融入到这方世界,可实际他的心并不那么容易融化。

    他,还是原来的那个他,并没有改变。

    只不过,大世之争若是真正来临,穆丰前世的两宋之乱,恐怕立刻会在他眼前重现。

    重新经历那地狱般的场景,怎么能不让穆丰心有戚戚。

    “走,吃酒去!”

    穆丰一声朗笑,紧跟着花陌一起去找酒楼。

    花陌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古台府,对这里十分熟悉,带着穆丰东拐西拐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一栋酒楼前。

    “就这里了。”

    “唉,两位爷”

    花陌停下脚步间向伙计招了招手:“一间厢房,两坛老酒,配些热菜。”

    “唉,您请好了,爷。”

    伙计应声叫了起来。

    “对了,我们这四个宝贝舟车劳顿,还没回复过来,配好料。”

    健仆走过,抖手又是一枚碎银扔了过来。

    “好累,差不了您的!谢爷的赏!”

    伙计慌手慌脚的接过碎银,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同时高声喝叫起来。

    出手就是银子,就算再少也够他们累死累活的忙乎一个月。

    贵人,就是豪爽。

    伙计满脸堆着笑,异常敞亮的应和着,就连跑前跑后的速度都提了一个层次。

    银子,果然是好东西。

    其实穆丰不知道,伙计的热情不仅是银子的威力,还有他们一行人的装扮。

    车船店脚牙,想要做得好,都有一对好眸子,谁是贵人,谁是普通人,谁又是江湖客。

    这些不仅看穿着,还要看气势。

    贵人、江湖客、普通人在他们眼里是有根本性区别的。

    普通人,赚钱难所以花钱也难,消费是消费却斤斤计较。

    江湖客比普通人强很多,可他们从来不在意表面上的东西,穿着打扮那都是外物,要的是吃得饱喝的好。只有吃好喝好了,他们花销才会豪爽。

    贵人却是不同,初起就十分豪爽,因为那是面子。

    但,贵人也不是傻子,他们的豪爽是有代价的。而且这份代价还十分挑剔,因为贵人不仅吃的要讲究,喝的要讲究,侍候尤其要讲究。

    不过只要你把他们侍候舒服了,打赏绝对会源源不断,让无比的你满意的。

    这不,贵人还没进门,出手就是银子,就让伙计得到了他一个月都不曾赚得到的赏钱。

    翠碧楼虽然不在城中心,却仍是古台府数得上数的酒楼。

    他不仅装饰华贵,菜香酒美,就连进出的客人在古台府也有着一等一的身份。

    基本上,翠碧楼在古台府是普通百姓想进来却根本不敢奢望的高雅场所。

    但这里绝不排除江湖客的出入。

    毕竟古台府外有着越州毗邻古泾河最大的港口。

    往来的除了商人就是修者、江湖客。

    拒绝江湖客,翠碧楼的客人就得少一半。

    “爷,您想吃点什么?”

    伙计殷勤的问着。

    穆丰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花陌身后。

    他倒是想说,可兜里没钱啊。

    “三楼。”

    花陌淡淡的回了句后,抬腿就往楼上走。

    “额,三楼来客人了。”

    伙计一喜。

    三楼,那是豪客啊,随后扯着脖子吼了一声。

    翠碧楼一层有一层规矩的,普通客人都在一楼,讲究点的客人去二楼,三楼就只有豪客才敢进入的。

    那里,随便一点花销就够二层吃饱,一层吃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