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一十八章 想法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九月末的清晨,秋风瑟瑟落叶飘零,穆丰走在小谷村,竟然感觉到微微有些发凉。

    别看穆丰住进木楼四个月,小谷村看到他的人其实并不多。他从村中走过,许多人看他的眼神都露出一抹好奇。

    看到他的人不多,知道他的人却是不少,也许除了不太懂事的孩子几乎都知道吧。

    毕竟是贵人,张大年可是怕有人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惊扰到他,那可就坏菜了。

    贵人都是大人物,什么稀奇古怪脾气的都有,谁知道他是哪一种。

    其实是张大年多虑了,穆丰是什么性格。

    你说他脾气好也行,说他脾气不好也可以,但无论好与不好,怎么也不至于跟这些社会最底层人发泄。

    所以,穆丰就在小谷村村民复杂、小心的观望眼神中施施然的走到村外。

    小谷村外,不多的零散的农田已经一片金黄,三三两两的汉子们正里外忙碌着,各自在自己的田地里视察着,研究秋收的问题。

    看样子今年的收成会很不错,谷穗饱满,沉甸甸的将秸秆坠弯了腰。

    村民们在笑,穆丰也在笑,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不掺杂任何别物的微笑了。

    单纯的,只是为了笑而笑的笑。

    “真好!”

    穆丰甩了甩衣袖,轻叹一声,脚步在远方驻留了很久。

    直到田地里有人察觉他,然后小心翼翼的止住了微笑时,他才怅然若失的转身飘走。

    村民无意识的举动让穆丰很是无奈,可惜,不论前生还是今世,他从来都不属于这一块,也不可能属于这一块。

    看似村民白纸一般的单纯,小小丰收就能让他们如此欢喜,着实让人羡慕。

    可他们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谈家,建立在谈家家主谈开崖如此开明上,如果换二一个人,生活还能如此吗?

    把自己的生活甚至生命寄托在某一人或某一势力上的事情,穆丰从来不干。

    即便是前生他常年身处岳家军,岳家军上至岳飞岳鹏举,下至兵卒伙夫对他都如同亲兄弟一般,乃至最后身残身死都是为了岳家军。

    即便如此,他一直都只是客居岳家军。

    强者,生活乃至生命,都只能由自己来掌控。

    如何活的开心,我说了算,如何生或如何死同样也要我说了算。

    一切,都跟他人无关,穆丰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就好比现在,明明兜里空空无有,两袖清风的他,偏偏要去古台府走一趟,为的是想给两个小家伙寻找补元培基的引介物。【】

    补元培基引介物,可以是矿石、可以是植物、可以是动物的皮毛和血液。

    当然,如果有灵性的神兵利刃,或是灵兽脏器就最好的了。

    可是不管哪一种,绝对都是稀罕东西,有价无市。

    而真有出售的让他遇到,价格也绝对能飞上天。

    这种情况穆丰不是不知道,而是早有所料,即便是这样,两袖清风的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准备趟一遍。

    有没有银子是一回事,能不能买到是一回事。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想买而没地方买。

    “通灵神兵是不要想的,那东西别说补元培基了,就连太玄大能当趁手武器都没几个。”

    穆丰长袖飘飘的向前走着。

    二十来里的路程,他没用任何功法,真的就这么用脚丈量。

    反正事不着急,他有这样心情的时候并不多,率性而为他还感觉心情很不错。

    “要是能捧到阳启石、寒精石是最好的了,如果没有的话,烈日乌金焱、九幽妖水也可以,如果还是没有,紫晶烈焰果、清风凝露也不是不行。实在没有的话,就只能是瀚海赤龙血、大泽冰蚕血了。”

    穆丰脸色复杂的在哪里纠结着,却不知道他喃喃自语的这些让人听到,还会以为碰到个疯子。

    而知道傅一搏苏久文情况的人听到,却会惊为天人。

    一个补元培基,有人能知道一种秘法,想到一种引介物就很了不得了。

    听穆丰喃喃自语却会发现,他不仅知道多种办法,还将这些从高到低列举出来。

    阳启石寒精石是原石,是尚未切割过的原石,没切割过就代表里面还有形成矿石的元气。这种元气是形成矿石的根本,比矿石还要珍贵百倍的东西,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将他提取出来,更很少有人将他提取并填补人的元气。

    如果有人会,那他是比补元培基秘法还要珍贵千百倍,被人知道绝对会疯狂。

    至于其后的烈日乌金焱和九幽妖水,是两种矿石提炼后的精铁,其珍贵程度已然比阳启石寒精石差上不止一筹。

    紫荆烈焰果和清风凝露已经是果实了,又差一筹。

    最后的瀚海赤龙血和大泽冰蚕血属于灵兽血液,是差中之差了,是穆丰最最无奈后的选择。

    这也是穆丰广闻博识,换其他人,别说挑选,有一种能用的让他们用,就很不错了。

    “咯咯,父亲你看,那里有个书生,摇头晃脑的,是不是要作诗呀?”

    穆丰的眉头一直在皱着,右手在身前有意无意的捻着,左手拎着把折扇背在身后,一会儿大开一会儿合上的,来回反复的揉搓着。

    动作非常熟练,却很是违背人之常理。

    毕竟折扇的制作是供人右手是用的,大开合上,几乎所有人用手都会非常熟稔,可要换做左手,能做到完全大开完全合上的都不多,更别说反复开合灵巧无比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是穆丰锻炼左手灵活度的一种方法。

    真正武者,坐立行走皆可练功,其勤奋程度是普通人所无法想象的。

    穆丰就是这样,他很多时候都习惯给自己找点事做,有意无意中就能让自己习惯些什么或是改进些什么。

    像似谿谷重狱时手脚套上锁链就是其中一种,天长日久,他就会比旁人多出很多绝活。

    “有人?”

    一声轻笑打破穆丰的沉思,他恍然抬起头,眼前恍恍惚惚似乎矗立一个黑影,是座城池的轮廓,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有些看不清。

    “哦,能看到古台府,快到了。”

    穆丰呆滞了一下才慢慢转过头向身旁看去。

    一中年,一少女,两个仆人,四个人正忍着笑意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