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百一十七章 填补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最快更新天下我为峰最新章节!

    人生十岁,五藏始定,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故好趋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里始疏,荣华颓落,发颇斑白,平盛不摇,故好坐。

    这是黄帝内经灵枢中天年篇所述,它似乎给了穆丰一些操作的可能。

    灵枢又称针经、九针,前世医道中最著名也最重要的医学理论著作。成书于战国时期,为后世医家各大流派中流转,无一人敢忽视。

    其书共九卷,八十一篇,与素问九卷合称黄帝内经,在针灸一道上有绝对权威。

    穆丰脑海里回忆着天年篇的一字一句,他突然发现,似乎本世界对人体的一些理论研究与上一世有所不同。

    比如,习武筑基从三岁开始,补元培基锁定在七岁,真元境突破锁定在十六岁,其后如何就不在限定。

    为什么有这个限定呢?

    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认为,三岁智慧初开,方能与人正式交流,七岁脏腑始定,才好补元培基,十六岁根骨定型,未来不在变化,突破真元境后才不会生变化。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真的不会再有变化吗?

    不尽然吧?

    穆丰知道东陵王朝对人身体的研究很深,但更深的还是经脉、元海、魂魄,至于身体肌骨脏腑的研究不见得比前世更强。

    这是因为,这方世界的上限比上一世无限的提高,进而对基础理论的研究虽然重视,但并未达到非常重视的地步。

    而上一世却不不然,因为他的上下限区别不那么的大,所以无论基础还是精深跟这方世界比较,其实都还是在基础里徘徊。

    进而,如果用上一世理论切合这方世界,误差并不太大。

    “那么说,这里的限定其实太过死板,毕竟人与人的成长并非固定的,并非一成不变的。十岁五脏始定,二十岁肌肉方长,三十岁五脏大定,血脉盛满,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

    想到这里,穆丰的目光再度投向傅一搏苏久文,他笑了。

    “是与不是,在他们身上探察一翻不就知道了吗?如果真是这样,就有的玩了。”

    穆丰似乎想到什么,不禁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于是,在两个小家伙晨练完成后,就被穆丰叫了过来,脱掉衣物,被他运用各种手法在身体刺探起来。

    “公子”

    两个小家伙光着身体,像两只脱毛小鸡一般,战战兢兢的看着穆丰一会儿摸骨,一会儿探脉,时不时的按着各大穴道鼓秋起来。

    他俩经过四个月的学习,已经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纸,看到穆丰的手法清楚的知道,公子可能对他们又有什么想法了。

    面对未知,他俩虽然有些激动,但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没事,看看能不能为你俩补元培基。”

    穆丰一边探察一边开心的笑了,因为两个小家伙的身体告诉他,他心中所猜想的没有错。

    骨缝离合,还未闭合,显然身体还在成长之中,这不重要,因为两个孩子距离突破真元境还有一段时间。

    让穆丰真正开心的是,两个孩子真正的还未成人,或者说脏腑还未真正的长成。

    首先,从声音上听,两个小家伙还是童音未泯。喉咙已下属五脏,喉应天气,乃肺之系也。

    其次穆丰又从精气神上查探,细细感受着其气在下,故好走,肌肉方长,故好趋。的差别。

    观其齿,探其穴,肌肤腠理脉内阴阳,种种感觉告诉穆丰,两个孩子还未完全长成,补元培基正是其时。

    “还好,还好”

    穆丰笑吟吟的在两个小家伙的屁股上用力一拍。

    “啊呀!”

    两个小家伙狗跳一般蹿了起来,忙三火四的把衣服套了上去。

    衣服刚刚套上,苏久文冷不丁停了下来,然后紧张的回头看向穆丰:“公子,你刚才说的还好还好是什么意思?”

    傅一搏的身子也一下定住,硬邦邦的扭过头,目光热切的看向穆丰。

    补元培基,原本两个家伙就知道,却从来没往自己身上按过,因为那种秘法,那种消耗一向是大人物的特权,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能享受的,甚至想一想都是罪过。

    所以穆丰叫他们来时,虽然也说过看看能不能为他俩补元培基。

    两人心中只是热了一下,却从未真正的想过。

    毕竟,七岁补元培基是定论。

    可现在,公子给他俩检查后说还好,还好。

    这可不是随便的一句话。

    公子是神人,这几乎深入两个小家伙的脑海甚至骨髓。

    神人的话能是笑话吗?

    果然,穆丰很是随意的转过身,就着铜盆洗了洗手,一边洗着一边笑吟吟的道:“你俩很幸运,因为根骨的原因,从小吃食都供给给根骨了,所以脏腑尚未长成。在今年补元培基还有希望。”

    “什么,还有希望”

    几乎是瞬间,穆丰话音刚落,两个小家伙就跳了起来。

    哎呦

    然后,在穆丰笑吟吟的目光中,苏久文是跳起来了,傅一搏却在双脚刚刚离地的那一霎那,木橛子般硬生生的撞向苏久文。

    一声惊呼中,两个人同时折倒在地。

    不是谁想坏谁,只是因为傅一搏的衣物还没穿好,亵裤绊着双腿,让他根本跳不起来。

    只是苦了苏久文,被身子骨硬得跟墙一样的家伙撞得鼻青脸肿,骨肉生疼。

    “好了,你俩练功去吧,我想想,用什么给你俩补元培基好呢?”

    穆丰随意的挥了挥手,将两个小家伙赶了出去。

    “嗯!”

    两个小家伙小脑袋如同小鸡嘬米般点动,然后麻溜的跑了出去。

    “我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穆丰身手叩了叩脑袋,感觉脑瓜仁一阵生疼。

    补元培基可不是简单的说说,秘法他有,而且还不是一种。

    谿谷重狱,穆丰一生中的重中之重,因为在哪里,他得到了让他能纵横这方世界的武学的最基础。

    补元培基秘法,就是其中一项。

    母亲留下的传承里有,天禽老人那七位顶级猎食者与他交换里有,还有梁丘邑吴孝子他们的偏向更不用说。

    可是,秘法有了,引介物呢?
小说推荐